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原来我并非无用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136 2019.06.15 09:41

  “这位牲口大哥……”一位听傻了的衙差,小声出口。

  “你说什么?”林寿愣了一下,“牲口?”

  “不,是林顾问。”那衙差赶忙改嘴道,“敢问您是从哪里学到这些东西?真是让小的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林寿呵呵一笑,自然不可明说。

  因为这些技巧,属于前世侦查探案中的“步法追踪”,是警校高级学科的知识,它主要应用与疑案的追查和反推理,是每个高级私家侦探必修的课程之一,今日林寿用它来剖析一个窃贼遗留下的脚印,其实还是大材小用了。

  王公公哈哈一笑,肥厚的手掌使劲拍着林寿稚嫩的肩膀,大声夸赞:“不愧为咱家看中的人,胸中果然有两把刷子,听你这一番推论,咱家忽然发觉这件窃贼案也是不过如此嘛,林顾问,此案一破,咱家重重有赏!”

  “公公大人谬赞了,学生一定倾尽所能,不负所托!”林寿陪着笑,苦着脸揉着被砸痛的小肩膀,他这刚大病初愈的小身板,可是经不起公公大人的蹂躏啊。

  “什么林顾问,他不是一个秀才吗?”王典史此时才从王公公的话中寻到了一个新称呼,他在银丰县当值十几年,还从未听说县衙之中有这“顾问”一职。

  先前传令的胖瘦衙差赶紧小声道:“四老爷有所不知,他刚被公公大人升为此件窃案的总顾问,我们举县上下无论大小官吏皆听他调遣!”

  “什么,总顾问?”王典史牙尖一咬,差点咬到舌头。

  想他王哲自被朝廷升为银丰县典史,至今兢兢业业十余年,自认为自己破了不知多少大案小案奇案怪案,却从未得上司赏识而升迁过,而今日一个只是会拍几句马屁的小小秀才,居然三言两语就爬到了他的头顶,这让他心里更加感到五味杂谈,有几分羡慕,又有几分嫉妒,更多的则是被抢了风头和升职机会的恨意!

  看着意气风发享受着众人推崇的林寿,王典史歪着嘴巴向着地上狠啐了一口,恨恨不平地骂道:“真是癞蛤蟆插鸡毛毯子,装他娘的大尾巴狗!”

  “错啦,癞蛤蟆插鸡毛毯子……”站在一侧孙县丞又小声提醒改正道:“是装大尾巴狼。”

  “狼和狗还不一个样!”王典史又啐了一口,想想又实在不解恨,冲着一侧的胖瘦衙差吩咐道:“去,跟县衙食堂说一声,今天中午吃狗肉,某家请!”

  “好嘞!”胖瘦衙差立刻欢喜地应了一声,接过王典史递来买狗肉的银钱,欢欢喜喜的去跟食堂做饭的厨师报喜去了。

  “唉,老王啊,你就是心太着急……”孙县丞却是微微地摇了摇头,忽又道:“你还得跟他们嘱咐一声,顺便多买些花椒回来,吃狗肉得配着花椒粉才好吃,咱大老爷也好这口。”

  “……”

  。

  在众人崇拜和敬仰的目光中,林寿突然发觉,原来他并非只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啊!

  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大明朝,林寿的心里就一直充满着对未来的彷徨和无助,在这个“科举至上”的封建王朝里,他不知他这个不会写八股文,读不懂四书五经的书生能干些什么,会干些什么?

  特别是他刚刚有了一个至亲的妹子,收获了一份难能可贵的亲情,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双腿俱废地躺在床头,而他这个做兄长的,却连区区五两纹银的药汤钱都掏不出,想想都让他感到心如刀割。

  他林寿不是一个胸无大志的废物,更不是一个无欲无求的圣人,他也想给自家的林妹子有个舒适的家庭,能穿得起绫罗绸缎,能住得起府宅大院,能雇得起女仆伺候,能有山珍海味来享受,一碗清粥能吃得一脸满足的模样,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了。

  你们可以说他林寿想的粗俗,可以骂他没有达济天下的抱负,但这确实是他林寿现阶段最大的奋斗目标,因为饿肚子的感觉,他也一辈子不想再感受了。

  依照先前林秀才的晋级之路,也就是科举考试,通过院试、乡试、会试、殿试,层层考过,一直到金榜题名外放为官,这条路他林寿根本连想都不敢想,古人十年寒窗苦读,都不敢保证能绝对金榜题名,他这个连《三字经》都背不全的现代人,又怎么可能考到最后?

  他本以为此生就此碌碌无为,他本以为他确实变成了一个大明朝百无一用的书生,不,可能连书生都算不上,因为他可能连毛笔字都写不好。

  但是现在,经过这件世人看来都无法破解的神偷窃案,他林寿的眼前,突然好似被拨开了云雾见了青天!

  是的,他确实读不懂四书五经,他确实写不出辞藻华丽的八股文,更做不出让人惊叹四起的诗词歌赋,但是,他这具骨瘦如柴的身体里,却隐藏着一个超过这个时代六百年的现代灵魂!

  六百年,明朝和清朝两个国祚加起来也不足六百年啊,而他林寿,就偏偏比现今这个时代,多了足足六百多年的智慧!

  就像现在这件窃案,在大明朝被口耳相传成了一件神偷谜案,但在他林寿的眼前,却是破绽百出!

  这,就是来自智慧上的压制!

  这,就是他林寿以后立足于世的根本!

  他突然间就发现,他不应该再有彷徨和无助,因为现在需要这种负面情绪的,应该是现在的大明朝,是那个高高在上俯览众生的万历皇帝!

  因为,他林寿降临到了这个时代!

  “原来,是我自己一直小瞧了自己!”

  林寿猛然攥紧了拳头,心性豁然开朗!

  他的心境就在这王家老宅外,陡然跃上了另一层高度,整个人的气质也随之焕然一新!

  初时,他的身上或许还残留有一点大明书生的腐儒之气,而现在,真是胸有诗书气自华,整个人的气质给人一种跃与尘世、别具一格的特殊气息。

  这种气息,一者来源于他那种由内到外散发出的浓浓自信,二者则是来源于他那优越常人的高瞻远瞩。

  超过这个时代六百年的智慧结晶,足够让他在智商上,完美压制这个时代的所有大儒或是才子!

  当然,前提是别比考八股文或是考诗词歌赋!

  ……

  “林顾问,不知你冥思良久,可曾想到其他线索?”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王公公终于忍不住拿手轻轻捅了捅林寿的腰眼,这个去了势的公公,似乎很喜欢触摸林寿这个敏感的地方。

  林寿这才从刚刚那种意境中清醒了过来,整个人瞬时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虽然在场诸人都不懂道家中的“顿悟”是为何物,但是包括周围聚拢的皂隶衙差在内,都隐隐感觉到,这个新上任的林顾问,似乎与刚刚有些不同,至于哪里不同,他们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公公大人,学生再请多问一句,那窃贼是否只窃了圣旨,这王家老宅里查抄的金银珠宝可曾遗失半分?”林寿一双丹凤眼内黑白分明,此刻直视着王公公时,竟然没有了初时见面时的惶恐。

  这不仅让见多识广的王公公暗暗称奇,不过此时他心系窃案,也没多想,照实回道:“今日清晨咱家让占七检查过,王家老宅所查抄的所有贵重宝物一概不缺,唯独就丢失了咱家枕下的圣旨还有几锭压床的银锭子,咱家认为,那窃贼就是冲着咱家来的,想要置咱家于死地!”

  说到最后,王公公已经声嘶力竭,两眼通红,显然这件窃案让他的情绪已经失控。

  “压床的银锭子?”林寿也是随即双眼微微一眯,滚着一双漆黑的眼珠,问,“那是何物?”

  “林顾问有所不知。”占七出声解释道,“我家公公是个信道的信徒,每日入睡前都会在枕头下压上几锭银锭子,辟邪保平安的,都是一两重的散碎,不值什么钱,想来那窃贼在偷窃圣旨时,也不慎将那几枚银锭子也一起卷了去了。”

  “如此看来,那窃贼绝非是觊觎钱财而来!”林寿当即下了决断,同时又给王公公吃了一口定心丸道,“依照学生看来,此事完全无关公公大人何事,若是皇帝委派他人前来传旨,那圣旨也必定会窃!”

  “为何?”王公公见林寿言之凿凿,竟然不由得信了八分。

  “因为,这是内贼所为!”林寿语出惊人,当场让所有人震惊!

  “怎么可能?这王家上下已经俱由本县全部缉拿归案,并锁与先祖堂中由重兵把守,断不会逃出一人窃走那圣旨!林顾问,你可莫要空口白牙的胡说!”作为银丰县的掌舵人,赵知县首先跳出来否定,因为王家抄家一案,便是由巡检司派兵实施,他赵知县亲率六房胥吏从旁协助,若是真是内贼所为,他也断然逃脱不了干系。

  就见王公公白嫩的脸皮上,突然多了几分狰狞,慢慢地转头望向赵知县,声音冰冷,尖声道:“赵知县,莫非是你要害咱家不成?!对,咱家可是听人说过,你与那抄家发配的给事中王世兴乃是同科进士,莫非是你心中隐有不平才纵贼做出这如此诛九族之事?”

  赵知县惶惶退步:“公公,你可莫要怀疑下官,下官对待朝廷之心可彰日月,怎能做这知法犯法之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