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天罗地网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796 2019.06.23 06:32

  而此时的银丰县城中,终于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关于“王家窃案”和“皇帝另派圣旨”的传言开始风靡在整座银丰县城的街头巷尾里。

  永远不要小瞧咱们中国任何朝代的平民百姓,他们在茶余饭后永远都缺少不了津津乐谈的话题,无形中则就跌入了林寿精心编制的流言里,成为他圈套能否成功的第三个重要因素——“东风”!

  “隔壁老张啊,你听说了吗,当今皇帝居然又派了一个天使要来王家颁圣旨了,好像这次要将王家女眷全部贬入教坊司为妓呢。”

  “哎呀,我滴个乖乖,为妓啊,这么狠,我可听说王世兴他娘今年可八十有六了,怎么,也要接客吗?”

  “那谁知道啊,不过我猜应该不至于吧,那么大的年纪谁有兴趣光顾她?不怕晚上做噩梦?”

  “我觉得也是,不过保不齐有特殊嗜好的呢,我可听说京城里的人连男人都嫖呢。”

  “额,他们城里人真会玩……”

  像这种交谈在银丰城里此起彼伏,似乎一夜之间,关于皇帝另派圣旨要将王家女眷贬入教坊司的流言,逐渐变成了人人皆知的事实,而且传得有鼻有眼的,容不得人们不信。

  而云来客栈刘掌柜今日的奇怪行为,更是在这句流言上添上了一笔浓墨的渲染。

  刘掌柜今天特别的忙,他跟店小二两人赶着牛车不断奔波在银丰县城里的各大店铺里:江南织造的上好床褥要全套,望春台里订好的席面要一桌,在大观园里唱小调的卖唱女也寻了一头毛驴拉上,还有香柏木的浴桶,西城贩来的上好青盐,京都制造的熏香……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连同锅碗瓢盆,全部满满地堆在了牛车上。

  话说大明朝里从不缺乏好奇的民众,也有相熟刘掌柜的朋友,忍不住出声问道:“老刘啊,话说你那小店半年也没几个旅客光顾,怎么今日竟购得如此多的贵重东西?”

  刘掌柜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咧嘴笑道:“不瞒老兄,小店今日蓬荜生辉迎来一位贵客,那客爷身子金贵,用不习惯我那小店里的便宜家什,这不让我等赶紧来县城中置办嘛。”

  那朋友登时被引来了兴趣,追问道:“快些说说那贵客有多贵重,竟然如此挑剔,可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还是达官显贵的妻妾?”

  刘掌柜傲然道:“我家贵客可比那千金小姐贵重多了,说出来吓死你们,乃是当今陛下向王家遗孀下达圣旨的传旨太监,可算是朝廷天使,你说贵不贵重!”

  周围人群顿时都吓了一跳,道:“吓,若真如你所说,岂不是皇帝真就又另派了一个传达圣旨的天使下来?”

  刘掌柜看着周围人惊讶的表情,虚荣心大涨,道:“那能假的了?如今那天使都已经在俺小店里住下了,喏,我这牛车上拉的可都是给他老人家预备的,嘿嘿,不能再跟你们聊了,我得及早赶回去伺候朝廷天使去了。”

  “喂,喂,先别走啊,跟我们说说那天使长啥样子呗……“

  “……”

  刘掌柜赶着牛车牵着毛驴离开后,银丰县城里重新又掀起了一轮七嘴八舌的议论声,而这次议论的焦点,全都聚焦在了那位夜宿在云来客栈里的传旨太监的身上。

  “喂喂喂,隔壁老王,你听说了吗,那朝廷传旨的天使已经到了城外了,只怕明日就要入城了。”

  “唉,我也听说了,我还知道那一主一仆今晚就住在城外的云来客栈里,这是要拖上一日再传旨啊。”

  “唉,可怜的王家女眷,以后要想见她们一眼,只能得去京城的教坊司了,真可谓是丢煞了祖宗颜面啊。”

  “可不是嘛,这皇帝,真小心眼,只会拿女人撒气……”

  “……”

  当众人都在街头巷尾为王家女眷鸣不平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一个隐秘的街角,一个瘦小的身影抱膝蹲坐在地,双肩耸动,已然是哭得泪流满面。

  她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压着她光洁的额头,身上穿着一身褐色的书生直缀,肩膀上挎着一个帆布包,是那种丢在人堆中都不会打眼注意到的路人。

  过了片刻,她倔强地抹干净脸上的泪水,透过草帽上的缝隙,一双好看的杏花眼恶狠狠地扫了一眼城外,然后双腿一弹,来回踏着两边墙壁,几个起跃,就消失无踪。

  ……

  此时王家府邸内的王公公,正一脸忧伤地站在厢窗前极目远眺,窗外一缕东风轻轻拂过,吹扬起了他额前飘荡的秀发,也吹散了他凌乱的心潮,他的眼神空洞,像一个遭到男人抛弃的深闺怨妇,让人忍不住心生恻隐之心。

  寂静的厢房中,身上只穿着一件粉红肚兜的翠屏,走过去轻柔的将他拥抱在怀中,用粉嫩的脸颊轻轻地摩擦着王公公的额头,柔声道:“相公,看你这般伤神,奴家的心都快要碎了,你有什么心事可以跟奴家倾诉,莫要憋在心里憋坏了自己的身子。”

  “唉!”王公公轻轻地叹了口气,望着天上时卷时舒的悠悠白云,满目忧伤的长叹道:“林小哥儿啊林小哥儿,你的所有要求咱家可都是满足你了,今儿可是第三天了,你可莫要负了咱家呀……”

  这一声长叹,如悲似泣,好似诉尽了离别,浸透了相思,让背后的翠屏都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心中大骂:好一个不知羞耻的林秀才,居然连TMD太监都想要跟老娘抢,你丫的就不能给老娘一个攀龙附凤的机会啊……

  。

  俗话说,月黑风高杀人夜,精进人亡三更时……额,不对,是夜半无人行窃时,今夜,好似上天都在为林寿大开方便之门,子时过后,乌云遮月,星月朦胧,正是梁上君子入室行窃的好时机。

  今日林寿吃罢了晚饭,便早早的回房歇息了,搞得大张旗鼓献殷勤的刘掌柜大失所望,本来还想着好好巴结一番,让本家一个侄子也能跟着入宫去吃皇粮,然而林寿的护卫黄三横眉怒瞪的像一头猛虎,愣是吓得伺候在左右的刘掌柜一个字也没敢说。

  林寿的客房是这座简陋的云来客栈里最好的厢房,虽然也只是一座茅草屋,不过里面已经早早让让掌柜的浑家打扫得干干净净,又备上了一铺江南织造的上好锦绣被褥,香柏木的浴桶里也盛着刚煮好的洗澡水,屋角一座青铜香炉内,还燃着一片刘掌柜特别准备的苏合熏香,搞得一座茅屋愣是有了几分古色古香的韵味。

  黄三的卧室在林寿的旁边,只有一墙之隔,不过为了让这个圈套更加真实,林寿特别要求黄三把守在厢房门口,倒没特别要求他一定要严阵以待,上半夜可以小眯一会儿,但是下半夜必须要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黄三曾悄声问过林寿:“林顾问,你猜那女贼会选择几时入室行窃?”

  林寿笃定道:“如果我推测没错,那女贼定会选择四更天(凌晨1.00~3.00)至五更天时分(凌晨3.00~5.00),四更天是人体睡得最沉的时候,而五更天则是人体最犯困的时辰,依照那女贼前次行窃经验来看,今日五更初时应该是那女贼最会出手的时间。”

  黄三听完不禁暗暗点头,别看林顾问只刚刚及弱冠之龄,但却心思缜密,完全不像是一个只会读圣贤书的呆书生,倒是像极了一个有着多年破案经验的衙门铺头。

  只是不知那女贼今夜会不会来,虽然他这三天来亲眼目睹着林寿为捉拿女贼而设下了环环相扣的圈套,他本人更是被林寿内心中那些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和计谋手段而深深折服,但是若那女贼最后没能跌入他设下的圈套中,那这三天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水中月镜中花而已。

  所以黄三忍不住问道:“不知林顾问对今夜之事有几成把握?”

  林寿虽然内心中已有八成把握,但是话到嘴边也没有说得太满,只是叹道:“世间万事谁又能做到尽善尽美,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吧,反正我已做到极致,今夜之事能不能成功,就盼上天垂怜了……”

  黄三听完忍不住双肩微微耸动,悄悄地冲林寿竖起了根大拇指:小小少年,竟然也能装出一手好B,某家给你跪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