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庆有余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759 2019.07.02 10:20

  桃花村的林家,今日柴房的烟筒里终于多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一团薪火,在黑漆漆的炉灶内悄然燃起,照亮了这座已经有些年头的破茅草屋。

  林寿捋着袖子站在案板旁,舀水,和面,做得有模有样,今日他要亲自下厨,为自家妹子蒸一笼屉白面馒头解解馋。

  一直在旁边喋喋不休的林大娘终于还是被撵了出去,只能踱步在柴房外面干着急,她是真心为林寿的秀才身份着想,可是柴房里的秀才公,却全然不把他身上所穿的那一袭澜衫放在心上。

  还是因为那句话,自古君子远庖厨,若是哪家的书生亲自下了柴房,这要是传扬出去,会让整个家中的女眷都会被外人戳破脊梁骨的。

  更别说像林寿这样有了功名的秀才公,他天生就应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才对,家中女眷来侍奉他那是应知应分的,绝对不能让他入了柴房干起了下九流的庖厨营生。

  只是可惜,林家大郎天生就是一副犟牛的脾气,只要打定了主意,就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再者说了,林寿心里压根就没瞧得上身上这顶“秀才公”的名头,他就简单的认为:自家亲哥给自家亲妹子下厨做一顿好吃的,天公地道,外人有什么资格可说的?笑话!

  亲情,无论在哪个时代,永远都是最弥足珍贵的宝物,特别是像林寿这种前世从未体会过亲情的孤家寡人,今世就更加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兄妹情感了。

  只是可惜中国人传递情感的方式太含蓄,不像外国人,一句“我爱你”说的脸不红心不跳,中国人脸皮薄,张不开这个嘴,所以他们只会把自己炽热的情感寄托在某一个物件上,比如游子身上那件母亲一针一线绣出来的衣裳,再比如,为自己最爱的人做一顿丰盛的饭食。

  前世有一句话说得好:在一生中,总有一顿饭,值得你亲力亲为。

  林寿深以为然。

  废话少话,先蒸主食,上馒头。

  现在在山东布政司境内,馒头还不叫馒头,而是叫馍馍,而且又根据粮食成分不同,又各分为不同品种的馍馍。

  最普通的就是杂和面馍馍,里面掺杂着高粱面、小米面、豆类以及少量的面粉,这种馍馍也不是一般平民百姓能吃得起的,只有一些家中有十几亩田产的小地主,才能偶尔吃得起这种杂和面馍馍。

  像现在这般大旱年景里,农户家里过年走亲戚若是包袱里能有几个这样的杂和面馍馍,那在亲戚面前都是一件很有面子的礼物。

  而最好的馍馍,自然就是全是小麦粉蒸制的白面馒头了,大锅蒸熟,又白又软,甜香扑鼻,这是上等官僚豪绅才能吃得起的东西,

  就如前几天林寿在王家府邸时曾听衙役们讲过一个笑话:说是有两个农户,坐在自家田间地头上聊天,一个农户说了,若他当了皇帝,就天天躺在床上喝香油,另一个农户就笑话他,说,都当了皇帝咋还只想着喝香油呢,你不得顿顿来个白面馍馍吃。

  这虽说是一个一说一乐的笑话,但也从片面中说明,在当今农户人的眼中,能顿顿吃上白面馍馍,那就是皇帝过的日子。

  只是今日还略有一点不足,林寿没有买到发面的酵母,所以他蒸出来的馒头其实是死面的,看着又白又大,吃起来也有嚼劲,但是吃到肚里却不好消化,是一种不易多食的主食。

  哎呀呀,也是林寿矫情了,在这年头里能吃上一口饱饭就不错了,哪里还管你是死面的还是活面的,吃在嘴里,总比那掺了沙子的杂和面窝窝头好吃不是。

  又一笼屉蒸完,林寿唤林大娘进来,语重心长道:“大娘,这两年我卧病在床,只留我家丫头一人忙里忙外,周围邻里八舍肯定没少帮忙,今日我多蒸了一笼屉,您帮着俺们给各家分散一下聊表谢意吧。”

  林大娘望着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满脸的不舍,道:“哎呀呀,林家儿,你这实在是太客气了,这可是白面馍馍啊,金贵着呢,老身我都好几年没吃上这么一口全是白面的了,就这么送人,多可惜了啊。”

  林寿认真道:“大娘,邻里之间情谊为重,咱家不能白受这些恩惠,现在别看这些馍馍金贵,若真遇到事儿,还是邻里八舍的最指望得上。”

  他这么说了,林大娘也不好再计较了,虽然心里还是有万分的不舍,但还是寻了一个干净的笸箩,将笼屉里的馒头一个个拾出来,开始挨家挨户的送去。

  林寿在柴房里能清晰的听到从屋外传来的邻居的惊喜声,还有连连的推却之声,农家人实在,不讲究送礼这一说,好在林大娘能说会道,最终都还是喜滋滋的收下了。

  林寿舒心一笑。

  虽说山野人家生活有些不易,但是还胜在民风淳朴,人心向善,少有投机取巧之人,更别说作奸犯科之徒,邻里相处,皆能交心。

  这会儿趁着林大娘不在,林寿决定任性的挥霍一把,各色食材他早已买好,各类调味料也已准备妥当,满汉全席他做不出,但家常小菜却是能得心应手。

  今日,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也该让她林大娘尝尝什么叫真正的厨艺了。

  中国烹饪一直讲求色香味俱全,如果只像林大娘那般将之淡而无味的煮熟便能上桌,那不仅浪费了食材,也失去了食物中最质朴的味道。

  比如这补气益血的鸡汤,必须首选年份越老的散养老母鸡,先用生姜、大葱等去腥,再用八角、桂皮、花椒、食盐等入味,汤里还要搭配红枣、枸杞、桂圆、莲子等食材,文火烹煮一个时辰,才能熬出一锅色香味俱佳的鸡汤出来,不仅滋补暖身,还能补气养颜。

  炒菜用的食用油,也得选用刚压榨出来的鲜油,这才能突出食物的鲜味。

  人得吃油啊,这几乎是现代人众所周知的事实,可是在这里,估计梨花村内大多数百姓家中的餐桌上都飘不起半点的油花。

  据记载,祖籍美洲的花生这才刚刚传入中国,还没有进入大范围的种植,更别说被压榨出油了,所以明朝所吃的食用油,还是南方菜籽油,北方食猪油。

  好在林寿买了五斤肥猪膘,洗净,切碎,铁锅烧热,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里,一层明晃晃的猪油就被煎了出来。

  煎完了猪油的油渣也不能扔了,捞出来,趁热撒上一层细盐,夹在热腾腾的大白馒头里卷着吃,也是一种无上的美味。

  家中有了油,林寿才能烹饪他的拿手好菜。

  排骨切成小段,热水焯去血沫,起锅烧油,葱姜蒜爆香,待排骨入锅炸至金黄,加水炖煮,八成熟后再加上一颗洗净的大白菜,加盐入味,稍倾过后,一锅香喷喷的白菜排骨就做好了。

  最后还要再来上一盆浓郁喷香的小米粥,谷米要熬得粘粘的,米油要熬得厚厚的,里面还要加上几根东北人参须子,临上桌前再在上面撒上半勺红糖,这才是一碗小米粥的正确食用方式,像半碗米配上两瓢水的苦日子,林寿这辈子都不想再体会了。

  ……

  今日,整座桃花村里的村民都知道林家的晚饭很丰厚,因为所有人都能闻到空气里飘荡着浓浓的肉香味,让人垂涎欲滴,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他们一年到头都见不得一点肉星的饭桌上,这简直是一种赤.裸裸的诱人犯罪。

  病床上的林婉儿轻轻地吸了吸鼻腔,她已经闻到了从厢窗外传进来的饭香,小肚子竟很不争气的开始咕噜咕噜直响。

  “哥,做的啥好吃的?这么香。”

  林寿捧着碗碟一进门,她就忍不住挣扎起身,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直向林寿的手中瞟。

  林寿赶紧将碗碟放在桌上跑过去搀住她,一脸宠溺的在她的鼻梁上刮了一道,笑骂道:“你这个小馋猫,着什么急,难道你哥我还差你这口吃的,快些坐好,我将饭桌搬到床上,今儿你能吃多少算多少!”

  林婉儿嘿嘿一笑,脸颊上竟多了几分红晕。

  不得不承认,那张大夫的医术确实不负盛名,今日只扎了几针,喝了一味汤药,林婉儿的气色就明显见好了许多,也让林寿心宽了不少。

  吃,更得吃一顿,庆贺一下才对。

  似乎在中国人眼里,家里无论有什么红白喜事,没有什么比大吃一顿更能体现自己喜悦的心情了,如果不够,那就大吃两顿。

  一桌饭食芳香扑鼻,让人食欲大振。

  林寿指着桌上的各色美食,献宝似的介绍道:“丫头,这砂锅里是枸杞炖鸡汤,这汤盘里是排骨炖白菜,还有这一盆可了不得,是你最爱喝的小米粥,哥还加上人参根足足熬了小半个时辰呢,对你最是滋补,来,快些尝尝哥哥的手艺,好不好吃,咦,大娘人呢?”

  林寿这才发现,刚刚还站在他身后喋喋不休的林大娘转眼间就没了身影,再向后一瞅,得,林大娘正拘谨地站在门外,低着头,捻着脚尖,像个鹌鹑。

  “来啊,大娘,坐啊,一起吃,您客气什么呢。”林寿招呼道。

  “林家儿,算了吧,给我一个馍馍吃就行。”没想到这个平日间作风彪悍的女汉子,今日竟扭捏了起来。

  林寿笑了,感情她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几步走过去便将她直接拉过来摁在了板凳上,笑道:“大娘,您见外了不是,想当初我林家家道中落,我又犯了瘫病在床,当年若不是您收留我兄妹二人,只怕现在我那坟头上的草都得长到一人高了吧,您的大恩大德,我们兄妹二人时刻铭记于心感激不尽,今日只是区区一桌饭食而已,您何必跟我们客气呢。”

  林婉儿也笑道:“对,我哥说的对,大娘啊,咱们是一家人,快些过来吃,这汤汤菜菜的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林大娘的脸上这才堆积出一层满足的笑意,走到床前,还不忘用食指点了点林婉儿的小脑壳,道:“算你们兄妹俩有良心,没白瞎大娘白疼你们一回。”

  一家人皆大欢喜,其乐融融。

  只是其中也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就是林婉儿在吃到兴处多嘴问了一句:“哥,你啥时候会的这些厨艺?以前没见你亲自下过厨啊?手艺竟然这么好,真香!”

  林寿被问的哑口无言,纠结了半天,只得搪塞回道:“也许是你哥我天资过人,无师自通吧……”

  这谎话说的,连他自己都不信。

  好在林婉儿并未深究,也就让他这么有惊无险的给糊弄过去了,为了压惊,他又忍不住多吃了一个白面馒头,晚上撑的直胃疼。

  ……

  窗外夕阳沉落,红彤彤的余光洒在这座低矮的东厢房上,这是这座房门唯一能照到太阳光的时刻,门框上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一副过年时张贴的春联,红色的纸张虽已有些褪色,但春联上的两行字迹还清晰可见。

  正是一句: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

  似乎也在昭示着,桃花村里的林家终于熬过了春寒的苦日子,否极泰来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