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圣旨寻回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427 2019.07.01 19:32

  “林大哥,不知可是……那圣物?”

  刘七和张千见林寿迟迟不作答复,忍不住追问出声。

  他们二人本是狱中贼犯,是被王公公从狱中特赦出来的,圣旨是否追回,也关系着两人未来的前途命运。

  林寿赶紧抽回了手指,也收回了目光,抬头看了一眼一脸忐忑的黄三,又看了一眼满脸焦急的刘七和张千二贼,这才喘出了胸膛中憋了数日的大气,冲他们使劲点了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耶,我们终于自由了!”

  两个小贼首先忍不住击掌相贺。

  确实,此案告破,圣旨追回,他们的牢狱之灾便可以用戴罪立功来解除了,自然也就恢复成了自由人。

  黄三也兴奋地舞起了手中的朴刀,像这种惊天大案,绝对是军士功劳簿上华丽丽的一笔,以后升职有望,喜悦自然无以言表。

  当然,三人更知道今日能侦破此案追回圣旨,全依仗的是身旁这位林寿秀才的足智多谋,能在毫无头绪的迷案中设下层层妙计,最终将那女贼引蛇出洞,人赃俱获。

  “林先生真乃诸葛在世也!”

  三人冲着林寿拱手一礼,心悦诚服。

  林寿淡定一笑,不骄不躁,回敬一礼诚恳回道:“岂敢,岂敢,今日微末之功学生不敢独贪,全赖各位弟兄鼎力相助才能寻得圣物破得此案,待回去之后学生定会详细禀告给王公公,想必他老人家定当对各位另有厚报!”

  古语云:君子谦谦,温和有礼,有才而不骄,得志而不傲,居于谷而不卑——便是如现在林寿这般如此。

  黄三等三人再次拜服!

  其实,这其中也就只有林寿自己知道,他今日的成功是有多么的侥幸,比如:若是那窃贼没有上当怎么办?若是那窃贼已经将那圣旨烧成了飞灰又怎么办?

  不过好在天意垂怜,今日终于还是让林寿圆满完成任务了!

  此时窗外夜色还正浓,初春时节的天色亮得晚,时辰上虽已过五更,但至少还得等大半个时辰才能启明。

  林寿小心翼翼的将圣旨重新包好,贴身绑在了腰带里,像这等要命的东西,他自然要亲自看管着才安心。

  “林贤弟,如今大功告成,您定下的三日期限也到了,咱们何时启程回去?”黄三将那女贼提了起来,闷声问道。

  那女贼虽被五花大绑,但还在用力挣扎,绷得身上的牛皮筋都紧紧地,像是一头愤怒的小母牛,看着林寿的双眼内更是闪着愤怒、不屈、不甘等复杂的情绪,好似一团火焰,想要将林寿烧得干干净净。

  林寿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像是欣赏着一件精妙绝伦的瓷器,一言不发。

  她本是一个清纯脱俗的少女,如空谷幽兰,不问尘世,但却在王世兴一案中扮演了一个胆大包天的窃贼,这个低贱的身份,与她自身高贵的那份气质,现在看来依然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正如林寿初见她时所言的那句话——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呢?

  而且这个贼,在林寿的眼中还是个笨贼,是天下第一大笨贼!

  既做窃贼,普天之下偷什么不好,居然还敢去偷圣旨,圣旨是能随便能偷的吗?那可是皇帝的脸面,代表者皇权的象征,若非心有造反之意,哪个江洋大盗敢打圣旨的主意?

  而且,林寿能看出,已被擒拿归案的女贼现在依然认为她做的是一件为国为民的好事,完全没有一点悔改之心,更加全然不知若这圣旨遗失后会造成多大的后果,会有多少无辜的性命因她而死。

  如此愚不可及,真是白瞎了她那一张倾国倾城的皮囊!

  看着女贼那满眼不甘的脸庞,林寿心中不知怎么就窜出了一股无名火,突然抡起手掌,“啪”的一声,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

  这个巴掌扇得突然,力道也猛,不光将女贼扇懵了,还将黄三、刘七等哥三人也给惊呆在了当场,就看女贼那雪白的脸颊上,一个鲜红的掌印浮现,分外得醒目。

  “林贤弟,你这是?”黄三不解,出声问道。

  林寿瞪着一双冷冰冰的丹凤眼,一字一句的对那女贼说道:“这第一巴掌是打你自私自利,只顾一己之私不顾别人性命!你以为你偷窃了圣旨就可以救得了王家妇孺的性命吗?那你可曾想过圣旨遗失后会有多少人会因此而掉脑袋吗?”

  “我来告诉你,颁旨的王公公会死,银丰县衙上到县令下到六房司吏足足数十人都有可能牵连而掉脑袋,就连我这个小秀才,也会受这无妄之灾而死,你知道吗!”

  “……”

  女贼微微一呆,眼神中充沛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啪!”

  又是一声清脆。

  女贼的另一侧脸颊上也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力道之猛,连她嘴里塞的布条都给扇了出来。

  林寿声音略显嘶哑,却寒如冰刃,道:“这第二巴掌,是打你不知悔改,肆意妄为!你分明已经窃得一张圣旨,为何你还要来窃这第二次,莫非你当真以为这普天之下就没人能捉得住你吗?”

  “你是不是以为偷窃圣旨的罪名很小?我告诉你,这可是欺君大罪,轻则将你腰斩,重则可诛你三族,三族知道吗,即你父族、母族、夫族几百人皆会因你而死,你知道吗!”

  “不可能!”

  女贼惊呼出声,眼中顿显惊恐。

  “怎么不可能,我告诉你,事实就是如此残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朱家的天下,他们为了警示世人,用你一家三族的人头来献祭有何不可,你既上过私塾,当知永乐时的方孝孺大学士吧!”

  “方孝孺……”

  听到这个名字,女贼眼中的不信之色顿时消失,这个与她同为宁海人士的先辈她如何不知?

  而他,就是因为不给“靖难之役”的燕王朱棣草拟即位诏书而惨被朱棣杀害的,成为纵观历史上唯一一个被皇帝诛杀了十族的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是为了救王家人的,怎么可能最后会害了这么多人,不可能,你骗我对不对?”

  女贼似乎被林寿的话给吓到了,摇着脑袋踱踱退步。

  林寿冷笑道:“是非对错,等你被押上了金銮殿面君时自然一辩便知。”

  “不可能,不可能,你是骗我的,你肯定是骗我的,不可能……”

  女贼娇躯忍不住微微颤抖,她嘴里虽不承认,可是眼前却浮现出她三族亲人在午门外俯首待诛的场景。

  这不是她的初衷,绝对不是!

  她本为宁海一个渔家女,偶得王世兴垂爱收为义女才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为了报恩,她才胆大妄为的偷了圣旨,她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能拖延时间来挽救王家妇孺的性命,出手之前哪里会想到偷一个圣旨会牵扯到这么多她不懂的东西。

  罪及他人,祸连三族。

  这个责任,她担不起!

  “不可能,你是骗我的……”

  女贼摇着头,喃喃自语,可是当她看到黄三、刘七等三人都是一脸“心有戚戚焉”的表情时,就由不得她不得不相信了。

  她的娇躯忍不住一抖,漆黑的眼眸里两行清泪终于滚滚滑落,淌满了她整张俊俏的脸颊。

  林寿又扬起了手掌,只是看到她泪眼涟涟、悔恨难当的俏美容颜,终于还是没能忍下心肠来打上第三个巴掌。

  黄三也出声劝道:“算了,林贤弟,如此愚蠢的女流之辈,何必再与她斤斤计较。”

  林寿这才愤愤收起了巴掌,长袖一卷,道:“等你下了黄泉,方知你今日之举动是有多么的愚蠢!刘七去套车,三哥和张千好生押着她,咱们即刻回城!”

  “得令!”

  三人如释重负,赶紧依言分工行动。

  说实话,刚刚林顾问那满眼寒霜、声如冷刃的表情,确实让他们三人都忍不住心有余悸。

  这哪里像什么平时所看到的那些只会苦读圣贤书的呆书生,眼前的林秀才分明更像一个出手狠辣、言语如刀的草莽,而且还是能大马金刀占山为王的那种狠辣人物!

  此刻三人心中同时有了共鸣:这林秀才以后绝非池中之物!

  。

  在银丰城外的官道上,女贼在颠簸的马车车厢里变得异常的安静,两眼无神地望着黑漆漆的车顶,面如死灰。

  她没有再做挣扎,也没有伺机逃跑,更没有出口谩骂,只是安静地坐在一侧,像一个没有生气的陶俑,她原本骄傲的小心脏,似乎已被林寿那两个巴掌和一番话给撕裂成了碎片。

  哀默大于心死。

  好半响后,漆黑的车厢里,女贼突然出声问道:“难道我救人救错了吗?”

  虽未点名道姓,林寿也知她是在问自己,这个单纯的女孩如此不顾一切的去搭救王世兴的家人,这种白痴行为倒也让林寿心里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林寿轻叹一声,解释道:“你没有救错,只是你的方式不对,王世兴是被冤枉的,整座士林学子都知道,你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为王家伸冤,用不着用这么极端的方式。”

  “比如呢?”

  “比如?”林寿想了想,道,“你可以求助王世兴的同窗好友或是同年,也可以发动舆论,全天下的书生学子那么多,这也是可以借助的力量,甚至你可以去京城敲登闻鼓,告御状,虽然不知道这一招行不行,但是总比你偷圣旨的罪过小。”

  女贼的眼神中终于多了几分颜色。

  “你叫什么?”女贼忽然问。

  “我?”林寿有些不明白为何她会如此一问,不过见她可怜,老实回道,“我姓林,单名寿,字长青,林长青!”

  “你真的不是太监?”

  “你不是看到了嘛。”

  女贼俏脸一红,扭过头去,道:“谁稀罕看。”又等了等,似乎又想到刚刚被他那一针扎的屁股生疼,又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是个太监,也是个耍流氓的登徒子,你等着,老娘早晚会好好收拾你!”

  “如果你不死,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报仇。”林寿淡淡说道,其实这是一句废话,偷窃圣旨的欺君大罪,只要被押送进京城,她哪里还有半分生还的可能。

  车厢中又陷入了静默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