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该某家发威了吧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467 2019.07.10 00:42

  半月后。

  银丰县城,东四胡同。

  这条胡同里虽然只居住着两户人家,却在整座银丰县城里都赫赫有名。

  其中一座为县衙二老爷孙县丞的府宅,另一座是县衙四老爷王典史的宅子,两家比邻而居已有数年,所以孙县丞常唤王典史一声“隔壁老王”,确实当得上实至名归。

  说到隔壁老王,不免要多废些笔墨了。

  王典史本名王哲,原来是个外乡人,后经吏部栓选才到了银丰县为官。

  典史这个官帽在大明官僚制度里,位列从九品之后,属于无品阶的小官职,即“未入流”,但那也算是半步踏入了官场之内,一般只要在任熬满九年,考评中等,就可以有晋升为“流官”的机会,最差的也能混个从九品的官职。

  谁曾想这老王的官运竟十分的浅薄,在位已有十几个年头,却一直还是原地踏步走,别说升迁了,就连平调的机会都没得一个,硬生生从一个年轻小伙熬成了如今这般胡子拉碴的壮年,头顶上依然还戴着这顶不入流的典史帽子。

  其实,这也怨不得他的运道差,吏部三年一考绩,六年再考,九年考满,他每次的考评都是一个“不称职”,若非他暗地里悄悄使了些银钱上下打点,只怕这典史的官位都难保得住,怎么可能还会让他升迁呢。

  老王并未因此自暴自弃,他将这十几年的碌碌无为,全都归咎于在这银丰县中没有通天的大案让他施展抱负。

  好在天意垂怜,就在半月之前,朝廷下旨查抄王世兴老宅时,发生了一桩圣旨遗失案,这可绝绝对对的算是一桩百年难遇的通天大案了吧。

  老王当场意气风发,豪情万丈:这下,总该到了某家大显神威的机会了吧。

  然后……

  就如看官们所看到的那般,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这是一个悲剧,一个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的悲剧。

  圣旨遗失案顺利告破后,整座银丰县衙上到知县下到六房司吏,皆大欢喜,只有老王一人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萎靡不振了起来,他感觉他的满腔热血和抱负还没来得及释放,就被那个叫林寿的秀才给强行扼杀在了摇篮中。

  他感觉很颓废,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以前他下值后还会去百花楼中玩上一玩,现在也没有了那个闲情逸致,一个人躲在家中小院暗自神伤,自饮自酌,每日喝至半夜才会醺醺而睡。

  老王在这银丰县除了相识一些地痞流氓外,就再也没有一个有雅致的知己朋友了,所以他心中的忧伤无人能帮他排解,只能将之寄情与酒水之中,一解他心头之苦。

  桌上其实并无好菜,就像今日,只有一碟水煮豆子,他却也能自斟自酌的喝得迷迷糊糊,喝至酣处不时还破口大骂几声。

  醉酒后的老王,有点像得了疯病的土狗,双眼通红,气喘如牛,全身大汗淋漓,拉扯开胸襟上的衣衫,能看到胸脯上还长着一块黑乎乎的护心毛,很是彪悍。

  “他妈的,那圣旨遗失案明明都是某家的功劳,偏偏被那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给夺了去,天道不公啊!可恨那赵有德还有那没卵子的狗东西,都向着那死小子,偌大的一笔功劳,愣生生没有某家一点,若非某家当初在墙角下寻到了那一方脚印,那件窃案哪里能那般容易就破得了?若论首功,当某家才对!”

  骂到兴处,他手中的酒壶都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稀碎,吓得厢房内的婆娘都忍不住打着寒颤。

  “酒呢,再拿酒来,臭婆娘,你死哪去了!”

  老王的怒吼声好似要将这屋顶给掀起来。

  屋里的婆娘赶紧又拿出来一个新的酒壶,小心翼翼地放在桌边,她俊美的脸上却有一些淤青,这是被老王酒醉后不小心打伤的。

  老王见她战战兢兢的侍候在一侧,气就不打一处来,甩手又是一巴掌,“啪”的一声,她脸上又肿起来五个手指头印。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再给老子整点小菜去,怎么,连你也瞧不得我,你可别忘了,你可是老子花了足足五十两银子买来的,就是被老子打死了也没人敢替你喊个冤字,还不快去!”

  老王婆娘赶紧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捂着通红的脸颊慌慌张张向外跑。

  门外县衙二老爷孙县丞正巧推门而入,两人猝不及防竟撞在了一起,孙县丞哎哟一声,撞的头昏眼花差点摔倒,老王婆娘也站立不稳向后倒去,幸亏孙县丞眼明手快,赶紧一把拉住老王婆娘的手又给拽了回来。

  也许是力道有些使大了,老王婆娘反首就栽进了孙县丞的怀中,当场软玉在怀,两人四目相望,只见鼻翼之间只差分毫,两人呼吸之声尤在耳边。

  孙县丞老脸一红,赶紧撒手,老王婆娘更是当场羞涩的不敢抬头。

  这时小院里传来王典史醉醺醺的声音:“门外来的可是我孙二哥啊,您老来的正好,快来陪兄弟喝上几杯。”

  孙县丞如蒙大赦,朝老王婆娘拱了拱手,算是赔了个不是,慌忙走进小院中。

  老王婆娘偷偷瞅着他离去的修长背影,感受着刚刚被拥抱在怀的温柔,俏脸上不免竟又红了三分。

  醉酒中的王典史对门口之事丝毫不知,见到孙县丞来,赶紧拉他入座,邀请道:“来,孙二哥,快坐些,陪兄弟我喝上两盅。”

  孙县丞却一把摁住他的手腕,道:“老王,别喝了,别喝了,县里出大事了!”

  王典史醉眼惺忪,笑问道:“何事竟让堂堂县衙二爷如此急死火燎的?莫不是县衙着了大火?还是大老爷突犯了癔症?都不急不急,先陪兄弟喝上几杯。”

  “还喝什么呀。”孙县丞急道,“县里真是出大事了,布政司来人了,走,快跟我回县衙。”

  王典史却是坐着不动,似早已料到了一般,慢条斯理地问道:“是不是上边的封赏下来了?”

  “不错。”孙县丞点头。

  “那上面可有某家的名字?”

  “这倒没听说。”

  “那关我屁事!”

  这回答的干净利索,倒让孙县丞有点哑口无言起来。

  见王典史还在继续喝酒,孙县丞一把夺过他的酒壶来,大声道:“可是那传达封赏的天使却在牛头山下不知被哪路的歹人给半路劫走了,不光将那封赏全都劫了去,连那天使都生死不知,赵知县特命我来传你,让你即刻召集三班衙役,会同巡检司一众,立刻赶往牛头山侦破劫案寻回天使!”

  “老王啊老王,这时节你还喝什么酒,这可是一件大案子子,到了你立大功的时候了!”

  一听到“大案”这两个字,王典史当场就酒醒了一半。

  遥想他在位十几年都碌碌无为,好不容易遇到了圣旨遗失案,还被别人拔了头筹,实属是心不甘情不愿,却没想到,上天果然有好生之德,竟又让他遇到了一个大案子。

  想到此处,王典史猛一拍桌面霍然站起,根根竖眉直立,身上豪气万丈,道:“好,好,终于轮到某家大显神威的时候了,真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走,咱们即刻回衙门点齐人马,看某家如何大展神威破这一桩通天大劫案!”

  孙县丞等的便是这句话,两人赶紧出门向着县衙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