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窃贼好手段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105 2019.06.21 10:24

  林寿吸了几口凉气,定了定了心神。

  如今这件窃案已是让他骑虎难下,先不说了他已经得了王公公的青睐,最为主要的是他刚刚已从两个衙差的口中得知,他的姓名和昨日探案的经过,已被赵知县写进了上报给山东布政司衙门的奏表里。

  也就是说,从现在起,林寿的身家性命,也跟银丰县衙内的诸位官吏们一同系在了这件“圣旨遗失案”中,成了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此件圣旨遗失案若是成功告破,大家皆大欢喜,若是未能破案,颁布圣旨的王公公首当其冲是第一要犯,而作为此件窃案的主要负责人林寿,则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第二要犯。

  至于银丰县衙内的诸位属官,顶多落得个“查案不力”这种不痛不痒的罪名,最多只会被扒去官袍,不似王公公和林寿这般会有被拉上菜市场砍头的危险!

  如此一想,林寿也懂了为何昨日王典史等人离开王家老宅时,看他的表情会有几分幸灾乐祸,原来缘由皆是在此。

  唉,到底是林寿初来乍到,完全没有这些在官场上混迹了十几年的老狐狸们的心眼那么多,一不小心就被银丰县衙内的几位官老爷给坑了,而且还是往死里那么坑,这让林寿都有骂娘的冲动。

  整座厢房内自林寿陷入了沉思后,也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灼灼地瞧着位居正中的林寿。

  他们此刻看的其实不是人,而是他们能保住身上这件官衣和手中铁饭碗的希望!

  林寿从桌面上拿起一张丹青素描,这是那个偷窃圣旨的窃贼的模样,是个很俊俏婉约的女子,很有南方女子那种吴侬软语小女子姿态。

  执笔的画师先生技艺高超,寥寥几笔便将这女子的音容相貌跃于纸上,仔细瞅瞅,总让林寿感觉他拿的是一张现代刘亦菲饰演“小龙女”时的定妆照,而且还是水墨画般的。

  真心太像了。

  其实像这种窃案,林寿心中自有一番腹稿,只是不想过多牵扯进官府之事,而且刚刚才知还被赵知县给摆了一道,心中难免有些疙瘩。

  出手吧,心中实在是有些气不过,不出手吧,自己的身家性命也会跟着吃挂落,纵然不被砍了脑袋,估计也要蹲几年大狱,想想家中卧病在床的妹子也得需要人照顾,也确实有些得不偿失。

  只是……

  就这般红口白牙的替他们银丰县衙扛了,林寿感觉亏得很……

  你说这赵知县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就凭你说上几句好话加上一张嘴,就想让别人替你们卖命?

  我林寿又不欠你们的,凭什么嘛!

  “咳咳……”

  王公公这些年早在内宫之中练就了一颗七窍玲珑之心,一看林寿那表情心中已经了然了八分。

  这时他清了清喉咙,操着尖锐的嗓子冲着堂下众人吩咐道:“依照咱家看,尔等诸位还是先行下去稍事休息吧,等咱家与林小哥儿商讨妥当后再与你们详细说来可好?”

  “公公,不可!”赵知县皱起眉头率先出声,语气之中颇有怨念,道,“公公,本官贵为本县一县之长,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于情于理也应该第一时间得到破案的讯息,怎能无缘无故就被公公赶出去?”

  得,这孙子刚刚挨骂时还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会儿一看林寿来了,心知这窃案定能有所眉目,当即就换成了一副忠君爱国的可耻模样。

  “赵知县,你还有脸插嘴!”王公公面露不耐烦之色,冷哼一声,道,“若不是你们银丰县衙这群酒囊饭袋,咱家能被逼到这种地步吗?别以为咱家不清楚你们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眼下这个功劳,咱家劝你还是莫要揽得好,不然捉不到狐狸还得惹你一身骚!”

  “公公这是说的哪里话……”

  赵知县一下被王公公点破了心底的小算盘,老脸禁不住一红。

  他确实有想靠这件“破解圣旨遗失案”的功劳,来在他的官场履历表上填上华丽丽的一笔。

  只是王公公这几日早已对这个尸位素餐的知县看不顺眼,哪里还给他这个机会。

  赵知县看王公公瞧着他越来越不善的目光,只得强行压下心底的贪念,冲着王公公拱手一礼,悄悄地瞪了一眼林寿,似乎怪他如此不懂得奉承他这个一县之长,然后耷拉着一张驴脸领着身后县衙内的诸位司吏们走出了厢房。

  看他吃瘪,林寿心中大感舒畅,不过依旧装出一副满脸苦笑道:“公公,这下您可替我把我们县太爷给得罪惨了,只怕此事他不敢怨恨你,可得怨恨在学生的身上。”

  “林小哥儿放心。”王公公脸上挤出一丝和煦的微笑,拍着林寿的手掌,安慰道,“只要你能帮咱家寻回圣旨,从今往后你就是咱家的人,有咱家护着你保正没人给你穿小鞋!”

  他脸色接着一变,皱成了一朵雏菊花,弯腰拱手,可怜兮兮地道:“还请林小哥儿救命啊,如今这窃案就像是悬在咱家头上的铡刀,现在除了你,只怕咱家谁也指望不上了。”

  “公公言重了,学生何德何等,当不得您如此大礼。”林寿赶紧扶起他,面露为难之色,道,“唉,不是学生不想帮忙,只因家中清贫快要无米下锅,全家老少还得等学生去寻个营生赚钱呢。”

  言下之意,其实他已经有了擒贼之策,就看你王公公能不能出得起价钱了。

  本来像衙门里发生这种稽查探案的情况时,一直都是胥吏们上下其手大肆敛财的时机,林寿只不过入乡随俗罢了。

  “哎呀呀,这个怎么不早说。”王公公果然上道,立刻明了。

  “林小哥儿,只要你能帮助咱家破了此案,咱家定以厚礼相赠。”银牙一咬,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定,道,“二十两纹银如何,只要你能帮助咱家寻到圣旨,咱家就以二十两雪花纹银相赠!”

  林寿愣了一下,脸上随后涌上一抹狂喜。

  这二十两纹银,即使一个胥吏也得攒上两年之久,王公公这赏赐,果然是好大的手笔啊。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在林寿这里更是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当即拍着胸口下了保证:“公公放心,学生早已成竹在胸,定能将那女贼擒拿归案!”

  王公公顿时泪如雨下,一把攥住林寿的小手,哭得是梨花带雨:“林小哥儿,咱家就等你这句话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