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铁饭碗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716 2019.06.18 18:39

  “小秀才,你真是咱家的贵人啊!”

  王公公大为高兴,肥厚的大手使劲拍着林寿的肩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他此时激动的心情。

  林寿赶紧顺势垂手哈腰,让王公公拍得更舒服一些。

  “哪里哪里,公公谬赞了,学生只是平日间多读了一些杂书而已,今日有幸能帮上公公,也是纯属侥幸,惭愧,惭愧。”

  王公公更为欢喜,“恩,不错,谦虚谨慎,虚怀若谷,没想到小小县城还出了个人才!”

  林寿更是连连推辞,“公公才是人中之龙,今日学生能破得此案,也是公公大人洪福齐天,学生只是……只是躲在大树底下好乘凉罢了。”

  “哈哈,小子,孺子可教啊……”

  “哈哈,公公也是慧眼识珠啊……”

  一老一少两人旁若无人的相对吹捧,互刷着好友度,可是羞煞了银丰县的三位大佬了。

  特别是王典史,一张大脸黑的跟锅底一般无二,气的横眉瞪眼,粘上胡子那就是张飞啊。

  想他王典史才是整座县城唯一有资格的探案专家,现在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穷书生抢尽了风头,如何能不怒?

  “一个毛都没张齐的小小秀才,居然敢如此落了某家的面子,哼哼,等王公公走了,看某家怎么收拾你!”王典史暗自咬牙切齿。

  “老王先消消气。”孙县丞皱着眉头,小声道,“现在那林秀才对我们有大用,万不可一时气愤坏了大事,别忘了我们头上的乌纱帽还在人家王公公手里攥着呢!”

  王典史冷哼一声,自是气不过,转头对着一侧的黎教喻揶揄道:“黎先生,这就是你们学堂教出来的东西,溜须拍马,逢迎献媚,话说你们县儒学什么时候开始教授破案了?”

  黎教喻被噎得直发抖,手指着林寿的后背,气的胡子都在打颤,“想他林家祖辈,也算是书香门第,没想到今日居然出了这么一个自甘下贱的后辈,真是有辱斯文啊,老夫一定要上奏省儒学,一定要革了他的功名不可!”

  王典史跟孙县丞相视一眼,冷冷一笑。

  此时,日已偏斜,早已过了饭点,早饭都没吃的林寿,肚子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若不是悄悄的将腰带多缠了两道,只怕现在襕衫里面的里衣就滑到脚底面了。

  王公公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之辈,况且他也是从早上到现在也是颗粒未进,昨夜圣旨遗失已是将他快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

  但是现在听着林寿有理有据的推论,也让他对这件窃案的侦破有了无穷的信心,信心一有,他的大肚腩也开始有了食欲。

  占七是个打小就会伺候人的主,听着王公公肚中打鼓的声音,顺势问道:“公公,今日已经日过正午,这银丰县三班衙役也是累了,不如先让他们吃些饭食休息一下可好?”

  林寿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也是道:“是极是极,吃完之后,再破案也不迟。”

  王公公也便就坡下驴,胖手挥了挥手,道:“吩咐下去,吃饭吧。”

  身后三班衙差轰然叫好。

  银丰县衙的食堂早已经午饭备好多时,特别今日应王典史要求,多加了一道硬菜,一锅上好的煮狗肉,花椒也都细细地磨好,装在搪瓷碗里。

  俗话说“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在这寒春料峭里,有一锅鲜美的狗肉可吃,那实在是一种无比的味觉享受。

  这就是身为国家政府人员的好处之一了。

  在大明朝,下到县衙小吏,上到朝廷六部权官,都有权享用国家统一规划的“伙食福利”,官面上称作“吃食堂”,老百姓口中则被羡慕的称其为“吃皇粮”,俗话里所说的“铁打的饭碗”也是由此而来的。

  今日乃是举县办案,六房司吏皆在王家老宅,银丰县县衙食堂也便临时搬到了王家厨房里。

  每人定量三个馒头,又用木碗舀了一碗素菜,上面还盖着一块带皮的狗肉,外加一碗滚着热气的杂粮粥,伙食可谓是丰硕之极。

  这还只是身为胥隶的饭食,像赵知县、孙县丞、王典史这种县衙老爷们,那得专门开小灶,另外还有一壶上好的酒水,被一个肥头大脑的厨师悄悄地端进了房间里。

  “林先生,这是您的饭食,请您慢用,大老爷特别吩咐,今日先让你跟着我们这些胥吏一起吃,待破此案后,县老爷说一定给您在燕喜楼摆上一桌上好的席面款待您。”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厨师走过来,用荷叶包着三个杂和面馒头和一碗杂粮粥递给林寿,又从铁锅中舀出一大块狗肉码在素菜盘子里。

  林寿望着手里这三个馒头和一大块狗肉,眼泪差点都快流下来了,这还是他穿越大明朝以来,见过的最好的饭食。

  “果然还是政府官员的伙食最好……”

  就这区区一顿中午饭,就让林寿开始羡慕起这些县衙胥隶的生活来。

  虽然他们读不懂《四书五经》,写不了八股文,这辈子有可能永远不会有金榜题名策马游街的荣光,但是他们能吃饱饭。

  现在林寿才赤.裸裸地发现:人在这一生中能把自己的肚子填饱,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

  拿着筷子吃了几口素菜,林寿便想起了家中卧床重病的林妹子,又想到林大娘饭桌上那两个黑不溜秋的野菜窝窝,手中的馒头和狗肉是怎么也吃不下了。

  寻了几张草纸,将饭菜和狗肉全都密实的包起来,趁无人注意,赶紧塞在衣襟口袋内,这些饭菜足够家中的林妹子和林大娘两人食用了。

  他林寿自己只喝了一碗杂粮粥,好在县衙食堂做的杂粮粥量很足,喝掉粥水后还剩下小半碗五谷杂粮,倒也能顶点用。

  吃罢了午饭,县衙内众胥吏开始重新工作,虽说圣旨被窃,但是抄家还得继续,这王家老宅硕大的家产,也足够县衙内的诸人忙活好一阵。

  六房司吏掌笔,详细记下王家府邸内查抄的一切东西,包括: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卷绸丝绣、金银细软、琴棋书画、笔墨纸砚、家产田亩,甚至连跟王家签订了卖身契的家奴,也得详细的记上。

  三班衙役和巡检司的众官兵,经昨夜窃贼一案后,今日更是不敢再有丝毫马虎,个个兵威赫赫,严阵以待,彻底将整座王家老宅围成了一座牢笼。

  林寿左转右转,发现自己貌似没了用处,抄家他没有经验,王公公自打进了厢房,就再也没出来过。

  县衙里的赵知县吃完饭后,就领着孙县丞和王典史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好似县衙里又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情。

  倒是王典史在临出门时回头看林寿的眼神,颇有些让人有些难以理解,有几分嫉妒和仇恨,这能了解,但是还掺杂着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那就让人费解了。

  “这王典史,以后还得防着啊,这老狗估计不是个胸怀宽广的主。”

  林寿心里暗自多留了几分心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