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我讲个故事吧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765 2019.06.17 07:50

  时间足足过去了一炷香,那两个胖瘦衙差才先后从潭底慢慢悠悠地游了回来。

  众人赶紧将他二人拉上来,就这一会儿工夫,已经冻得他们二人脸色苍白,嘴唇铁青,手脚都僵硬了三分。

  “快,快,快把棉被和热汤端上来!”

  王家老宅里老于世故的老管家早把厚实的棉被备好,又差厨房早早烧好了一锅滚热的姜汤备用,两个胖瘦衙差脱得光洁溜溜裹在棉被里,又连喝了三大碗姜汤,冻僵的舌头这才能打弯儿。

  胖衙差吐着一口白雾先道:“回禀诸位大人,属下奉命查探潭水下游,发现潭底暗渠污泥堆积,阻塞严重,看情形,得有好几年不曾认真清理过了,属下看实在没办法潜过去这才返回。”

  林寿点点头,这一点早在他的意料之内,又询望向另一瘦衙差。

  兴许这瘦衙差家中清贫,身体里没有多少油水脂肪,体质上更是比那胖衙差弱了好几个档次,同样是下水探查,这货色足足将那一锅姜汤喝了个底朝天,身体才恢复了几分暖气,佝偻在棉被里,牙齿打着节拍说道:“回禀……禀诸位大人,属下奉命……命沿暗渠一路向上游,虽然暗渠……渠内略有泥……泥藻,但也有空隙能容一人……人通……通过过,而且属下还发现了这个!”

  他哆哆嗦嗦地说了半天废话,最后从裤裆里颤颤悠悠地掏出一根漆黑的铁条和一小块银锭子,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这种铁条散落一地,足有七八根,属下憋气不够,只捡回了一根……这块银锭子也是在那个泥沼中见到的……那个姜汤还有没,再给盛一碗呗。”

  老管家忍着笑意,只得将整个姜汤锅底都递给了他。

  林寿接过铁条在手,手掌感觉微微一沉,这根铁条长约一尺,手指粗细,表面生满了暗红色的铁锈,可见在水下已经待了许久,据目测而看,应该是建在潭底水渠入口,用来阻挡水藻和异物的防护栏。

  只是,这根锈铁条的断裂面,却是一道略有平整的刃面,若是因为河水腐蚀或是重物相撞而断,这刃面断然不会如此齐整,那就只剩下唯一一个解释——这些水下防护栏上的铁条,都是在水底被人用铁锯给锯断的!

  而那块一两重的银锭子,颜色虽然略有些发暗,但是表面并未受到水流腐蚀,显然是刚落水不久,占七也上前来仔细观察了一遍,确定这正是王公公昨夜枕在枕头下的压床钱。

  “果然如此!”林寿猛然攥紧了手中的铁条。

  “怎么,林顾问,莫非有结果了?”王公公狂喜问道。

  周围所有属官也俱都竖起了耳朵,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一个毫无线索的窃案,会在一个上午时间,被一个小小书生侦破了,而且全程在他们看来,那个窃贼几乎没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除了院墙外一方脚印,也就是那根林寿手中生锈的铁条,仅此而已。

  林寿手中把玩着铁条,嘴角微微一勾,勾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度,轻声笑道:“公公,还有诸位大人,且静静听我讲述一个故事。”

  “故事?”所有人顿时菊花一紧,若不是此时顾及着他王公公的脸面,估计所有人都得狠啐一口:这都最后关头了,你丫的不快点说出疑凶,你讲哪门子故事啊!

  王公公也是强忍着一脸便秘的表情,道:“速速讲来!”

  林寿干咳两声,眼神望着澄清的湖面,好似忽然之间化身成为了茶馆里说书的先生,双手一拍,当做惊堂木,这才开口徐徐讲道:“话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初春时节,五更时分。

  这个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因为在这黎明之前是人体最易瞌睡也是警戒之心最为放松之时,一个瘦小的黑影悄悄地潜入了王家老宅。

  在此之前,他已经将王家老宅上上下下聊熟于心,所以轻车熟路地绕到了王家老宅的后院院墙,一招轻功之中的“凌云纵”,让他轻松跃上了墙头,左右看看无人巡逻至此,这才如一狸猫一般跃下墙头。

  当夜,王家老宅内虽有巡检司昼夜巡逻,又有衙差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护卫可算是严密,可是黑衣人却十分熟悉府宅内一切隐秘之路,任何廊房、假山、灌木丛、水沟、桥下皆能隐藏住他瘦小的身体。

  他小心翼翼地避开巡逻的巡检司卫兵和衙差,蹑手蹑脚地寻到了王公公下榻的厢房,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进去,手里捏着一撮冰冷的细沙,轻轻扫过熟睡中王公公的脸颊,趁王公公脸颊受痒歪头之时机,他瞬间便那枕头下的圣旨偷了出来。

  神不知鬼不觉。

  此时,窗外天已开始蒙蒙亮,雄鸡报晓声也已划破天际。

  黑衣人自知不能再以老办法逃走,又为了避免身份泄露,他选择早已谋划好的第二条出路,那就是深潭底下的引水沟渠。

  他水性极好,事先也在肚中填满了抗寒之物,跃入冰冷刺骨的深潭中,对他来言犹如鱼入大海,龙出生天。

  期间,整座王家老宅内没有留下一丝多余的痕迹,遍观整个作案现场,也只在围墙外面的草地中留下了一方浅浅的脚印,还有床头上遗留下的一层细密的指间沙,仅此而已。

  就此,这一件偷窃圣旨的通天大案,就在那黑衣人的手中华丽丽的圆满完成!

  讲到最后,就连林寿都忍不住为那个胆大心细的窃贼暗赞不已,这一票干得漂亮,今日若非他林寿在此,此案真可谓是一桩古今第一大奇案!

  可惜,那个窃贼很不巧地遇到了横空出世的林寿!

  更不巧的是,林寿只从那水底沟渠里的一根断裂的铁条上,就详细叙述出了那个窃贼行窃的整个过程!

  有司吏插嘴问道:“既知行窃过程又有何用?县衙依然寻不得那窃贼的踪迹啊。”

  众人点头,确实如此,毫无作用啊、

  林寿长笑,斩钉截铁道:“既然已知窃贼逃生之法,自然可按图索骥!”

  “如何按图索骥?”众人打破砂锅问到底。

  “简单!”林寿意气风发,泼墨挥笔,“首先,先以王家遗孀为突破口,北方自古多旱鸭子,高官府宅之内的家眷能有如此水性者肯定并不多见,可先行逼问王家族人内何人善于泅水,定会有所收获。

  “二则,那窃贼从那冰冷潭水中潜逃上岸,必然冻僵了半个身子,清晨时河道两边又多有撒网捕鱼的渔翁,只要派人沿河寻找询问,那窃贼必然有踪迹可寻!”

  最后,林寿一言笃定,“如此双管齐下,犹如天网恢恢,定能将那胆大包天的窃贼绳之以法,将那滔滔天威的圣旨追回,此案必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听完林寿这一番有理有据的叙述,还有最后那斩钉截铁的论断,周围围观的银丰县的众官吏们终才恍然大悟,犹如拨开云雾见了青天。

  特别是站在众人身后,一直自诩为“包公在世”的王典史,更是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乳臭未干的穷书生,居然真就只凭着一点蛛丝马迹,居然将整件案件剖析的干干净净!

  “破案,居然可以如此神奇!”

  众人再看林寿的眼神时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虽然他身上的衣衫破旧,一脸的菜色,脚上的方头鞋跟上都打着补丁,但是此刻没有任何人再敢去小觑与他,因为他那一身破旧的衣衫,挡不住他那满腹的才华!

  “林顾问,威武!”

  县衙众人同时拱手,对林寿发自肺腑的敬叹!

  这也更让站在前面的王典史老脸通红,须发皆颤,越发有暴躁症的倾向。

  林寿呵呵一笑,被众人如此敬佩,他竟有些羞涩起来,不过看到身侧恼羞成怒的王典史,心中不免大为解气,他林寿本就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

  “哪里哪里,都是众兄弟一起帮衬,学生这才能探明此案,至于这块银锭子,是本案的证物,为了避免丢失,学生可就先收起来了。”

  然后在众人钦佩的眼神中,林寿又大义凛然的将那枚银锭子塞进了自己的衣兜内。

  吆西,发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