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出山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504 2019.05.30 15:51

  桃花村里是没有当铺的,要想典当东西,必须得去十几里外的银丰县城才可以。

  银丰县距离桃花村有一个时辰的路程,这一路上没有站台,也没有巴士,只有一条泥泞的山路,蜿蜒地绕过几座山峦。

  林寿只能靠着一双脚去走下这十几里的山路。

  山间春光还是不错的,特别是满山遍野盛开的迎春花,一簇簇,一颗颗,金黄炫目。

  可惜林寿却全无心思去欣赏山中的美景,今儿清早他只喝了几碗稀粥果腹,在路上尿了几泡黄尿后,肚子里就再也没有一点存粮了,饥肠辘辘的感觉总会让人心里感到发狂,就连看着地上的蚂蚁都想抓它几只尝尝味道。

  好不容易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进城卖炭的老翁,驾着一辆驴车,林寿花了两文钱打了个顺风车,又用仅余下的一文钱向老翁买了两个野菜窝窝,就着凉水吃下肚去才堪堪挽救了一下林寿的小命。

  “小哥以前一定是个富贵人家吧。”卖炭的老翁赶着驴车,转过头来突然出声问道。

  林寿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破旧的长衫和瘦成排骨的小体格,从哪里看也不像是一个富贵人家的打扮啊,不由得奇问道:“咦,老丈是如何看出来的?”

  老翁一脸心痛地扫了一眼林寿胸口上的食物残渣,恶狠狠地说道:“你见过哪家的贫家子弟会像你这般浪费那么多的粮食,还有你吃野菜窝窝时的样子,像死了亲娘似的,难道老丈家中的野菜窝窝做的就是那么的难吃吗?至于还让你吃得泪流满面?”

  林寿被羞了个大红脸,老实说,那野菜窝窝确实不是什么给人吃的东西,里面有各种杂粮和麸子也就算了,但是还搀着沙子和泥土那就是你的不对了,还有那野菜,你掺上点荠菜或是蒲公英也行啊,非得还得用上野葱,那是人吃的东西吗,又苦又涩的不说,还不熟,闻着葱味谁不流眼泪。

  在农家人面前,浪费粮食是一件可耻的行为,再说林寿还坐着人家的驴车,只得又低头将胸襟上沾的窝窝的残屑全都一一捡起来,在老翁监督的眼神下塞进了嘴中,老翁这才重新扭过头去赶着驴车继续前进。

  银丰县只是一座小县城,青灰色的城墙证明着它已经耸立了不短的年岁,斑驳的墙皮上贴着一张张硕大的告示。

  林寿凑近扫了一圈,是今年县衙颁布的几项新的民政措施,林寿有心想要拜读一下,了解了解银丰县的风土人情,可惜上面还沾了好几块乌黑的泥巴,凑近闻了闻,尼玛,是狗.屎。

  进了城门,林寿就辞别了卖炭的老翁,毕竟马上就要正午了,家里的妹子还等着食物下锅呢,慢不得。

  分别时老翁倒是很热情的冲林寿嘱咐,假如他再想坐着驴车回去,可以去城东刘员外家的后门找他,若是还想吃他家的野菜窝窝,就得提前说一声,让自家婆娘下次多蒸几个,价格依旧不变。

  老翁的热情换来了林寿的白眼,妈的,老子这辈子再吃一口你家的野菜窝窝,老子就随你的姓!

  老翁呵呵笑着摆摆手,大声喊道:“记着,老丈跟你一个姓,也姓林……”

  “……”

  。

  这还是林寿醒来后,第一次见到真实的大明朝。

  一条宽阔的长街连通着城门口,街道两旁是一排排古色古香的小店面,头顶上飘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店家幌子,卖酒的小二大声招呼着进店的顾客,挑着担子沿街甩卖的卖货郎卖力地摇着手中的拨浪鼓……这些曾经只会出现在电视上的一景一物,让见惯了车流不息的林寿泪流满面。

  汽车拥挤的十字街头,你们在哪里;挥舞着木棒大声叫骂的城管,你们在哪里;躺在地上装死等着讹钱的大爷大娘们,你们又在哪里,老子十分的想念你们啊……

  “呔,那个棒槌傻站在路中间干什么,想死啊!”一个不和谐的怒斥声突然打断了林寿的思绪。

  林寿转过身来就看到一个硕大的马头打着响鼻停在他的脑袋上,再一抬头,马车上一个头戴圆帽的青衣小厮手里甩着个马鞭,就要抡圆了朝着林寿甩过来,林寿赶紧赔着不是躲得远远的。

  “占七,外面谁啊?”

  车厢里面徐徐地传出来一声尖尖的嗓音,车厢窗户上的小布帘一掀,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露出了半张胖脸。

  马车上被称作占七的青衣小厮赶紧恭敬的弯腰回道:“回禀公公,是个不长眼的秀才,刚刚堵在路中间,被我骂走了。”

  小布帘这才放下,车厢里略显尖利的嗓音柔声道:“那就别耽搁了,今儿个已经是出宫第八天了,咱家的时间可是不多了,王世兴的老宅距此还有多远才能到呀?”

  “不远了,不远了,再有两条街便到了,公公您听,在这儿都能听到宅子里的女眷在哭了。”

  “那就好,快些走吧,早些办完这个差事早点回宫的好,咱家的腰啊,实在是经受不住这种颠簸了。”

  “是,这就走。”

  青衣小厮甩着马鞭抽打了一下马屁股,马车晃悠着车厢缓慢地离去。

  待马车走远,林寿双手插着袖筒从人群中缓慢地走出来,挠了挠嘴角的痒痒,望着远去的马车皱了皱眉头:“公公?难道是紫禁城皇宫中的太监?只是一个太监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来这座小县城呢?难道是东厂办案?可是身边没有锦衣卫开道啊,不像,奇怪,真是奇怪。”

  周围行色匆匆的人流是不会注意到这辆马车的,即使注意到了也不会在意车厢里坐着的是谁,只有身为穿越者的林寿才会比所有人都明白,在大明朝里一个坐得起马车出得了大内宫门的太监,他的背后代表的将是一个多么让人恐怖的势力。

  宦官属于皇帝的内臣,自阉割进宫之后,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再踏出紫禁城半步,只有个别官职比较高的太监,在死后能有一处坟冢安置,其他那些默默无名的小宦官,他们死后得到的唯一赏赐就是被烧成炭灰,然后撒进后花园的水井里。

  而林寿今儿遇到的太监,既能出得了紫禁城,还能坐得起马车,听他话中的意思,还要去一个叫王世兴的老宅上去做客,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宦官所能做到的了。

  除非是皇宫内统领二十四宦官衙门的大太监,或是隶属于东厂的档头一级的宦官官吏,这两者无论哪一种,在明朝都是至少从五品的官衔,又简在帝心,可谓位高权重,就连朝中哪怕三四品的高官都得对他们恭敬有加。

  林寿的眼中不由得闪过几分羡慕,当然他羡慕的肯定不是人家胯下挨了一刀,而是羡慕人家的官职,一个五肢不全的阉人都能坐得起马车用得起佣人,你让五肢健全的林寿心里哪里不会有一丁点的小惭愧呢。

  况且在大明朝里,代步的座驾也同样如现代社会一般代表着主人的身份和地位,家中有辆牛车,好,奥迪A6,富农的标志;家中有辆马车,那就是法拉利,资本家的证明;若是再配上一个赶车的佣人,哥们,这辆拉风的劳斯莱斯跑车将让你吸引住所有异性的目光,你是个土豪啊。

  至于当下林寿的阶级层次。

  额,属于贫农……

  “还是得赚钱啊!”

  林寿使劲攥了一下怀中的翠玉挂件,发了一声重重的感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