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杀人者林寿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696 2019.06.03 08:35

  时间的紧迫,已经容不下林寿再多做思考了,他的耳朵已经能清楚地听到王二癞子攀爬的声音,还有那一声声刺耳的叫骂声。

  “林秀才,你等着,老子这就上去,非得宰了你不可!”

  “好你个小杂种,居然敢碰老子的女人,老子今儿这次绝对不会再放过你了!”

  “听说你家里还有个模样俊俏的妹子,哼,上次老子没把她咋样,现在老子改主意了,等教训完你,老子就把她卖进窑子里去!”

  “林秀才,你给老子等着!”

  刹那间,林寿猛然睁大了双眼,刚刚还摇摆不定的思量,就在王二癞子骂完最后一句话时,一点猩红的光芒从他的眼眸迸发出来:“王二癞子,你找死!”

  自他苏醒后,妹子林婉儿给了他两世都不曾体会过的亲情,早已经是他人世间最亲的亲人,是他心中的那块最柔软的心房。

  在林寿的心中,妹子林婉儿的重要性,完全可以凌驾于尘世间的任何一条法律法规之上,为了她,明朝太祖爷的《大明律》,在林寿眼中那就是一纸空文。

  自家的这个妹子,为了他这个病瘫哥哥,可以在瓢泼大雨下跪在清泉道观的门口,几乎冻死,同样,为了她,为了这个傻妹子,林寿也可以杀人!

  “王二癞子,对不住了,今日,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我了!”

  林寿慢慢地攥紧了拳头,这个从小到大连鸡都没杀过的人,此刻全身上下竟然迸发出了几分凌冽的杀气出来。

  他双眼扫遍了整座山头,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一块人头大小的山石上,拿起掂了掂分量,重量正好,体积适中,最为关键的还是,它的菱角分明,犹如林寿心中那把已将出鞘的利刃。

  山头下的王二癞子也终于穿过了层层的荆棵树,抬眼就能看到头顶上落日洒下的余晖了,他的右手还紧紧地攥着那把菜刀,手背上也被荆棘划得伤痕累累,这更让他对那个敢与觊觎他女人的林秀才充满了恨意!

  “杀了他,今日一定要杀了他!”

  王二癞子也在心底默默的对自己打气!

  初春的落日,阳光已经没有正午时的暖意了,颜色通红的晚霞安静地飘在西方,散射的整片夕阳余光都变成了撩人的红晕。

  王二癞子慢慢地抬起手盖在额头上,微微遮挡住西斜的阳光,他的眼睛刚刚经历过长时间的丛林活动后,还不适应这种刺眼的红芒,虽然阳光很柔和,但是却也照射着他几乎要流出眼泪。

  然后,接下来,王二癞子看到了此生最后一个影像。

  一个略显瘦弱的漆黑身影,站在了他的脑袋前面,挡住了夕阳倾斜的余光,同样也在光洁的山头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倒影,一直拉伸穿过了王二癞子的脑袋。

  王二癞子微微眯了眯眼睛,这才看清楚,是刚刚他一直追杀的林秀才,眼睛再往上抬,待看清楚林寿掌中所托举的东西时,王二癞子眼睛内的瞳孔不由得猛然睁大了数倍。

  他的声音,也在下一秒转变成了惊恐的哀嚎声:“林秀才,你要干什么,干什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林寿高高地站在山顶,手中托着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块,居高临下地睥睨地望着脚下的王二癞子,这个刚刚还在追杀自己的坏人,现在也有他惊恐的一面。

  可惜,他的讨饶,动摇不了林寿杀他的决心!

  “对不起,杀你实非我愿,而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怪只怪你不该打伤了林秀才,不该动了我家妹子的心思!”

  林寿怜悯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猛然挥起手中的石块,朝着王二癞子的脑袋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砰!”

  “砰!”

  “砰!”

  清冷的山风中,一阵刺耳的沉重打击声,回荡在整座山峦里,一下又一下,像一个重锤在砸击着木桩,又像是一个铁柱在垒击着石块。

  王二癞子的脑袋像是一个大染缸,砸上去,红的白的流了满满的一脸,林寿一边砸一边说:“对不起,不要怪我;对不起,不要怪我;对不起,不要怪我……”

  声音絮絮叨叨,随着石块一下又一下的落下,不厌其烦的对着王二癞子诉说。

  也不知王二癞子听到了没有,反正他到死都没明白,林寿最后一句话的含义到底是何意,最后随着林寿的最后一下锤击,整个身体跟着石块一起翻滚下了山。

  杀人了,林寿杀人了。

  按照《大明律》:杀人者,偿命。

  可是林寿冰冷的脸颊上,看着滚下山顶的死尸却没有半分害怕的表情,好像所有的惧怕在刚刚与王二癞子对峙时全部耗尽了一般。

  他呆呆的站在山顶,最后看着满手的鲜血,他突然神经质般的哈哈大笑,刺耳的笑声一遍遍回荡在整座群山之中,像一个疯子,惊飞起了山中一片惊慌的小鸟。

  “林秀才,你在天有灵,我林寿已经替你报仇了,你安心去吧!”

  寂静过后,他低声轻语,好似是在对着自己诉说,又好似对着脚下连绵不绝的群山,或是对着西方即将沉落下的那轮夕阳。

  刚刚的行为,他没后悔!

  ……

  山顶清风拂面。

  林寿安静的坐在山头上足足半晌,才感觉到自己慢慢恢复了几分力气,刚刚的一番举动,已经压榨尽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直到现在他的一双手还在不停地打颤。

  十指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散发着刺鼻的腥味,林寿看着掌心中蜿蜒的掌纹,突然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可惜他的腹中没有一粒粮食,吐了半天也只吐出了几口胆汁,弄得满口苦涩。

  他身上的那件青布长衫是不能穿了,被荆棘上的倒刺都快撕成了条纹裙子,而且还是镂空的那种,冷风一吹,整个身体都冻得直打哆嗦。

  林寿突然想起了挂在树杈上那只老母鸡,不知这么长时间过去会不会被野兽给吃喽,实在是放心不下,只得挣扎起身,寻了个地势比较平缓的地方,迂回向下爬。

  也许是凑巧,王二癞子的尸体就落在了那只母鸡的旁边,脑袋上破了一个大洞,脖子扭成了麻花,整具身体也被荆棘划得不成样子。

  林寿捡起一个树枝,隔着老远神经似的捅了一捅:“喂,醒醒,醒醒。”似乎他还怕这王二癞子突然诈尸跳起来一般。

  王二癞子的尸体纹丝不动,看来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林寿此时倒是奢求着这山中能有几头猛兽最好,没有豺狼虎豹也就算了,哪怕是一头野猪也行啊,不然整具尸体躺在这里,实在是太显眼了,况且王二癞子的小喽啰还有可能寻到这里,若是报了官,林寿的下辈子可就全完了。

  这一秒,林寿的脑中划过了无数个电影情节: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健壮的男人高高挥动着菜刀,在卖力的肢解着地板上的尸体——话说一整具尸体只有肢解了,才更加容易掩埋、焚烧、丢弃等等毁尸灭迹……

  再一抬头,一把冰冷的菜刀,就安静地插在王二癞子尸体的一侧。

  “对不起了,不要怪我。”

  林寿使劲吞咽了几口唾沫,慢慢地拿起了地上的菜刀。

  无限唯美的夕阳终于在五彩斑斓的晚霞下,走完了今日的最后一段旅程,红彤彤的一点光晕,逐渐隐没在了连绵不绝的山麓中。

  漆黑的夜幕慢慢地弥漫下来,遮挡住了巍峨的高山,遮挡住了葱葱的柏树,也遮挡住了王二癞子的尸体,还有那不断挥刀落下的漆黑身影。

  “对不起,不要怪我!”

  “哐!”

  “对不起,不要怪我!”

  “哐!”

  “对不起,不要怪我!”

  “哐!”

  黑暗之中,伴随着低若蚊蝇的致歉之音,尸体被肢解之声却是声声震耳,此地,鲜血淋漓宛如修罗地狱。

  “王二哥,王二哥……”

  “王二哥,你追到哪里去了,给小弟回个话啊,王二哥……”

  寂静的夜幕下,张三儿拖着摔骨折的右腿,艰难地行走在山路里,吼着嗓子高声的向着周围山麓中大喊,可惜没有人声回答,他的嘶喊声也几乎成了哭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