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女贼现身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306 2019.06.24 13:33

  “咚——咚!咚!咚!”

  窗外夜深人静,静籁无声,只隐约传来巡逻的更夫敲打梆子的轻响声,随后一个嘶哑的声音徐徐传来:“天寒地冻,关紧门窗喽。”

  这时辰,已然是过了四更天了。

  明朝人因为夜生活极度匮乏,晚上少有文化娱乐生活,所以大多数人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一更,日落而归烧火做饭,二更时便上床入睡,五更时分就会起床劳作,而四更时分正是人体睡得最沉的时候,故而古人又将四更称之为“狗盗”之时。

  夜,伸手不见五指,幽静的屋外树丛中就连虫鸟鼠蚁也都好似进入了梦乡中,只剩下一缕清冷的微风吹拂着茅草屋上的落叶,发出一道轻微的破碎声……咔嚓……咔嚓……

  而这时,林寿床头悬挂的一角风铃突然发出几声轻微的叮铃之声,让并未熟睡的林寿立刻睁开了假寐的双眼,一双漆黑滚圆的眼珠,在这寂静的深夜中竟然闪过两道冰冷的微光。

  来了,女贼来了,林寿床头那角风铃,有一根细如发丝的丝线连接着屋外,这是小贼刘七和张千专门设下的警铃,只要那女贼现身,林寿便会第一时间收到。

  林寿等这一刻足足已有三天了,直到现在听到那叮铃之声,他才终于长喘了一口大气,彻底放下心来。

  为了捉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女贼,林寿可谓是奇计百出,不仅用调动起全城百姓的流言蜚语为己用,更是亲自扮作太监,化身为诱饵,以身涉险!

  三日来的马不停蹄,终于在今夜得到了回报——那个女贼终于掉入了他的圈套中!

  此情此景让林寿禁不住想到了一个故事,若是将之置换了场景,变换了模样,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小娘子潘金莲开窗时拿叉杆不牢,失手滑落窗下,不端不正,却正好打在一路人的头巾上,西门庆抬头欲恼,看见窗口生得貌美如花的小娘子目光闪烁,百般娇羞,不仅心生荡漾,执杆一跃而起上到潘金莲的窗前,拿竹竿意味深长地捅了潘金莲一下……”

  在这个故事中,由林寿饰演的小娘子潘金莲,在银丰县城中抛了一个名叫“圣旨”的叉杆出去,那女贼饰演的西门大官人果然晚上就心急火燎地追了过来,至于要不要“捅”一下,那得看那女贼长得好不好看了……

  反正只要踏入了他林寿精心设下的圈套中,就是天王老子也甭想救她,看着窗纸上倒影出的纤细身影,林寿似乎已经看到那二十两雪花纹银的赏赐正款款向他走来。

  今夜,他捉的不是窃贼,是银子!

  ……

  王子瑜本是南方一个渔家女,自小聪明伶俐,江浙发洪水冲走了她们全家,只有王子瑜一个女娃娃侥幸活了下来,当年正值王世兴为官巡视江南等地,见她身手矫健人又聪慧,便收他为义女,并赐闺名“子瑜”,领回了银丰老家。

  子瑜虽是领养,但王世兴一直视如己出,王家府邸内也从未视她为义女,皆都悉心照料,知她住不惯深宅大院,王世兴还特别把她安排在了城外山清水秀的庄园里,并派府内老仆悉心照顾,可谓是宠爱至极。

  她本以为此生可以安逸舒适的过完,然后却天不遂人愿,天降灾祸与王家。

  王世兴为人虽然有些刻板,但对朝廷忠心耿耿,身为六科言官,本就有风闻奏事之职责,然而他向当今皇帝仗义奏本却惨遭牢狱之灾,牵连上了整座王家都因他抄家灭族。

  王子瑜为义父的遭遇暗暗不忿,她求告无门,最后眼睁睁地看着整个王家要被一张圣旨抄家,她银牙一咬,决定铤而走险,为义父伸冤。

  不过,她没有去求见王世兴的官场好友,也没有求助士林学子,也没有去京师敲响登闻鼓告御状,而是用了另一个更加极端的方式——偷圣旨!

  也许在她简单的想法里,只有偷了圣旨,皇帝就不能对王家抄家了吧。

  额……这个方法虽然很幼稚,但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管用了,最起码王公公在寻不回圣旨之前,是不敢押送王家妇孺回京复旨的。

  正当她暗自为自己的仗义之举欣喜时,却陡然听闻皇帝居然为报私仇,又另派了一个传旨太监来银丰县城传旨,欲想将王家女眷先发配自教坊司中为妓,这可是瞬间挑动起了王子瑜的怒火,所以她决定:今夜一定要给狗皇帝一个深刻的教训,你不是要传旨吗,看本姑奶奶把你的传旨太监都给你宰掉,看你如何传旨!

  所以今夜,她决定不偷圣旨,改取人命!

  。

  她的身法很利落,翻墙跃栏如履平地,进入这么一座简陋的客栈在她眼中,其实就跟进入自家的后花园一样容易。

  低矮的土墙,光秃秃的屋檐,枯黄厚实的茅草屋顶,她敏捷的如同一只夜色中的小猫,从墙外到攀上屋顶,她也只不过用了几秒钟时间,细长的双腿勾住屋檐一根横木,身子一翻,如蝎子一般倒挂在屋角,小小厢房内的一切尽收她的眼底。

  她很机警,先在窗户外倾听了片刻,确定屋内没有危险后,这才推开了半叶小窗,像一条游鱼一般滑进了林寿的厢房中。

  她落地无声,犹如脚下踩着棉花,身手更是敏捷如猿猴,几个起跳就跃至了林寿的床铺前,伸手从腰间一摸,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在手。

  “匕首?”

  林寿虽然早已躲在屋内的衣箱中,但是透过缝隙看到那一抹寒光后,依然忍不住干涩地咽下了口唾沫,暗自后怕:前几日她不是只偷圣旨不伤人的吗,怎么今日还掏出了匕首,难道女贼偷圣旨时也会分心情下手吗?

  似乎还真是验证了林寿的猜测,今日的女贼很生气,她轻轻地掀开被褥一角,右手一个斗转将匕首贴了上去,似乎想要一瞬间划破床中人的脖颈动脉,将之在梦中结果性命。

  可是她的匕首却扑了一个空,被褥下面并没有她预料中的人头,而是一个被人掉包的麦秆枕头,她当即大惊失色:坏了,上当了!

  “砰!”

  这时,倒插的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黄三手中攥着一把朴刀堵在门口,嘴角森森冷笑道:“哪里来的贼子,居然敢行刺朝廷天使,某家可是在此等了你足足一夜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黄三本就是行伍中人,平时赶车不显山不漏水,与寻常汉子并未有什么不同,但一旦提上朴刀,顿时凶悍之气扑面而来,特别是他手中所提的朴刀,正儿八经的军中悍将所用,刀柄和刀刃加起来足有五尺之长,策马迎敌时一刀就能将对方连人带马劈成两半。

  女贼微微一惊,倒也胆色过人,临危不惧,一看黄三那架势,便知不可力敌,一语不发转身一脚踏在床板上,凌厉的身姿借势一个“鹞子翻身”,就想要破窗而逃。

  可是,林寿早已在这云来客栈里设下了天罗地网,哪里给她半分逃跑的机会,“刷”一声,一层渔网从茅屋顶上翻滚而下,瞬间将整座茅草屋包裹得严严实实。

  渔网是由上好的麻绳编结而成,浸足了水,上足了油蜡,这一网兜下,登时便将这屋内所有人好似水中鱼儿一般兜了个严严实实,女贼一脚踹开了窗板,却没能踹破那层渔网,登时又被渔网的反震力又荡了回来。

  女贼身上穿着一件贴身的夜行衣,脸上蒙着一层黑纱,虽然看不清她长得什么模样,但是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在夜行衣的勾勒下,衬托出了一张玲珑有致的好身姿。

  这时,林寿见大势已定,慢慢悠悠的从衣箱中爬出来,冲着女贼嘿嘿一声奸笑,道:“怎样,跑不掉了吧,小爷为了捉你,可在这家客栈内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你进得来,就别想再出去!”

  女贼陡然见到现身的林寿,特别是看到他身上所穿的那一件花团锦簇的曳撒官衣,脸色禁不住一变,这个小太监本来是她今夜的猎物的,现在却反客为主,她却变成了他嘴中的猎物了。

  女贼光洁的额头上终于多了几分慌乱,用力地攥紧了手中三寸细长的匕首,如临大敌的对视着林寿,道:“好一个卑鄙无耻的阉狗,该杀!”

  她声如莺啼,犹如黄莺出谷,虽是骂声,但音调中还有几分江南吴侬软语的温柔,倒也十分悦耳。

  林寿无辜地耸耸肩膀,道:“小娘子,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讲,是你夜闯小爷的客房,怎么倒说我卑鄙无耻呢?”

  “呸!”女贼不想做口舌之争,鼻尖冷哼一声,道:“阉狗,你以为就这种东西就可以关得住本姑奶奶,做梦!”转身挥起手中的匕首,向着窗外渔网猛然一挥而下,匕首锋利无比,渔网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狭小的豁口。

  女贼转头回馈给林寿一声嗤鼻一笑,矫健的身姿一步跃上了窗框,紧绷的大腿和纤细的腰肢之间隆起了一个惊人的弹性,眼看就要破网而出。

  林寿慢悠悠地道:“小娘子,若我是你,就绝对不跳,不然下辈子就永远别想用双脚走路啦。”

  女贼闻言一惊,这才闪着一双漂亮的双目向外一扫,只见外面草地上不知何时已被人插上了一层钢针,钢针密密麻麻闪着银光,让人一看就顿觉目眩神迷,更别说在最外面还站着两个小贼,手中托着一把乌黑的弓弩,严阵以待地守在外面。

  “砰!”

  一个小贼扣动了扳机,一根弩箭应声飞来,直接射入女贼身边仅仅相隔半尺的栏杆上,箭尾轻颤,让她丝毫不怀疑那两个小贼弓弩的准确度。

  “再踏出一步,就射.穿你的脑袋!”刘七重新在弓弩中塞上一根弩箭,冷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