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 历史

    类型
  • 2019.05.29上架
  • 14.77

    连载(字)

25位书友共同开启《天上掉下个林书生》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林家有子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826 2019.05.29 06:06

  窗外寒风料峭,乍暖还寒,林寿也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他滚着一双漆黑的眼眸,像两颗沁在水中的黑珍珠,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屋顶。

  那里悬挂的那一张破旧的蛛丝网,在寒风中微微摇晃,如同他脑中混乱的思绪。

  这是一座简陋的茅屋,灰暗的墙皮,枯黄的茅草屋顶,白里泛黄的窗纸,黑洞洞的木门,还有四周墙角随处可见的蜘蛛网。

  虽然这几天,他已经开始尝试着去接受现在这个世界,可是他的双眸内依旧难以掩盖他心中的震惊。

  他变了,变得很彻底,从一个三十余岁的青壮年,直接变回了一个刚及弱冠之龄的少年郎,就连他的灵魂中都莫名其妙的多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林寿躺在床上,不眠不休用了三天时间才理清了脑中的记忆,直到今天睁开双眼,他才不得不接受了一个荒诞不经的现实。

  他的灵魂穿越回了六百多年前的大明朝,附身到了一个也是叫林寿的年轻书生的身上。

  然而,这具肉身好像患有绝症,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除了能眨几下眼皮之外,就好像一具医学里的“植物人”一般。

  这让林寿忍不住想哭。

  记得初时他刚清醒时,他还庆幸着自己没有在那一场灾难中丧生,谁知现在才发现,貌似现在的这具不能动弹的植物人肉身,比之死亡还要让人感到悲剧。

  从脑中的记忆中,这具肉身父母早亡,家中只有一个妹子,名唤“林婉儿”,年越十四岁,算是他这一世唯一的亲人了。

  这一年多林书生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都是这个妹子忙里忙外,每日为他强灌小米粥才堪堪活到了现在,就连擦身子这种肮脏活儿,都是这个妹子亲力亲为干的。

  她是个特别善良的姑娘,善良的让人感动,在林书生卧床瘫痪的一年中,是她一直在帮林书生舒展身体、活动筋骨,这才没能让这具肉身彻底坏死。

  当所有人都在劝她,让她放弃吧、放弃吧,说这人是救不活的,只有她一直固执的选择了坚守,眼泪悄悄地擦了一遍又一遍,喉咙哭哑了一次又一次,依然没有放弃。

  突然,林寿心里有点嫉妒起这个林书生了。

  虽然他瘫病在床,但他依然还有一个至亲至爱的妹子,即使在他最糟糕的时候,依然对他不离不弃,这份亲情,弥足珍贵。

  不过,好在那个林书生已经去了,林寿穿越而来,这个名叫林婉儿的丫头,应该算是他林寿的亲妹子了。

  想到这,林寿竟对现在的遭遇,少了几分怨言。

  苏醒后的他,可不甘心真当一个整日躺在床头的瘫痪病人,这几日,他一直在默默的与自己的身体作斗争。

  也许真是天意垂怜,林寿也是命不该绝,他已明显感觉到,他的这具肉身已经开始慢慢焕发出新的生机。

  他想将这个好信息传达给林婉儿,可是今日这都过去大半日了,他依然没见到林婉儿的一面。

  这时,门口“吱嘎”一声轻响,一个厚重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

  林寿面色一喜,却忽的发现进来的不是他的林妹子。

  进门的是个有些肥胖的女人,穿着一身褐色的长裙,手里垫着一个笸箩,整日板着个面饼脸,像每个人都欠着她几吊钱似的。

  胖女人将手中的笸箩向着桌上一丢,转过脸来,这才注意到林寿正眨着一双眼珠子看着她。

  “看什么看,再看老娘把你眼珠子给你抠出来!”

  胖女人的声音很恶毒。

  不过林寿是完全不相信她会真的这么做的,每次她来喂粥时都会骂上两句,似乎不骂上两句她心里不解恨,反正林寿也习惯了。

  这个作风有些彪悍的胖女人,是林书生的一个远房大娘,丈夫走的早,又没孩子,一直单独寡居在这梨花村里。

  话说自林书生得了这个绝症之后,林婉儿为了给他治病,已经变卖光了所有的家产,最后无处可去,好在被善良的林大娘收留。

  林大娘别看外表长得粗狂,但心眼却是极好的,对林寿和林婉儿兄妹俩也是极为上心,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

  林大娘今日看林寿的精神不错,难得从脸上挤出了一丝暖意,但是依旧难看的很,或许是她也感觉自己笑的很不自在,随后又板起了脸孔。

  她道:“林大郎,你家林妹子今天一大早去山上的清泉道观了,所以没时间喂你早饭,临走之前嘱托让我来喂你喝米粥。”

  林寿微微张了张嘴,他想问自家妹子为何去了清泉道观。

  可是他张了半天嘴,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这具肉身已经一年没说过话了,都让林寿开始怀疑先前的林书生不会还是个哑巴吧。

  林大娘却会意成林寿这是饿了,向她讨食,一双鼓鼓的蛤蟆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端着个小搪瓷碗走了过来。

  “你这个只知道吃饭的痴儿,你四肢不动躺在床上是舒服了,可苦了你家妹子,小小的人儿又是侍弄着你家两亩薄田,又是帮着周围人家洗洗衣裳补补鞋袜,这才攒出来这点儿小米,她舍不得喝一口,都喂给你这个白眼狼了!”

  说到这,林大娘明显有些气不过,用汤匙挖起来满满一口滚热的小米粥,一股脑儿塞进了林寿的嘴里,烫得林寿的舌头根都发疼。

  林大娘是个健谈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满腹咒怨的女人。

  所以也不管林寿这个植物人听不听的懂,她只管说她的,一边给林寿喂粥,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说的话无非是数落林寿以前的种种不是。

  通过她的话,林寿这才知道,林家现在破败的如此之惨,全都是因为他。

  本来林家在银丰县城里也是个名门望族,光上好良田就足有百十亩之多,林书生又是一个秀才,按照大明律,秀才、举人等有功名的人家是不需要交税的,所有周围十里八乡的佃户无不仰仗着林家。

  可是,就是林书生这一犯病,彻底掏空了整座林家的家底。

  林婉儿不忍自家哥哥成了只知吃喝的痴儿,到处去求医问病,直到最后百十亩良田只剩下了两亩薄田,家里的祖屋也卖了个干净,现在,只得寄居在林大娘家里生活。

  林大娘嘴中说着,心中也是对林家的落败感到唏嘘不已。

  然后她又一脸羡慕的冲着林寿叹道:“林大郎啊,你真是摊上了个好妹子,邻里街坊都说你这病是个急症,肯定是好不了的,拖一天也是多受一天的罪,不如早死早超生的好。”

  “而且你妹子也该到了嫁人的年纪,有你拖着连许个好人家的机会都没有,都劝她算了吧,算了吧,是你妹子一直护着你,这才让你一直活到了现在,假如要是换了别的人家,几个你也早就死的干干净净的了。”

  林大娘说的这是大实话。

  这让林寿的心里更是对林婉儿多了几分感动。

  这是在古代,一场大病是最能看出人心冷暖来的,一直拖到整座林家都破败了依然对其不离不弃,林家这妹子,确实对他这个哥哥做到了仁至义尽的地步。

  喂完了一碗粥,林大娘便收拾起了笸箩,兴许没啥可唠叨的了,站起来身就走。

  只是在临出门前,林大娘突然转过头来,对林寿多说了一句话。

  “林大郎,你若觉得你能好起来,那就快些好起来吧,你若觉得好不起来,那就请你……不要再拖累你妹妹了……你妹妹……她过的太苦了。”

  说完,也不理会林寿的感受,推门走了出去。

  狭窄的屋里,又只剩下林寿自己一人,以及回荡着林大娘最后说的那一句忠告。

  林大娘话中的深意,林寿能听得明白,她这是劝林寿能为了妹子能早点死的好。

  林书生只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林大娘一直在含糊其辞的掩盖,但林寿也从她的只字片语里了解清楚了。

  林书生自小就聪敏好学,十六岁时就考到了秀才的功名,当年这还成了银丰县的一段佳话。

  在大明朝里能在二三十岁的年纪里考中秀才的,那就算拔尖的人了,更别说林书生这般小的年纪,真可谓是前程似锦。

  然而,少年得志的林书生,却不慎结交了很多猪朋狗友,每日都被拉拢进青.楼酒肆中饮酒贪欢,林婉儿终日苦劝,他依旧我行我素,直到有一日被几个闲汉打伤,扔在了菜市场三天才有人捎信回来告诉林婉儿。

  县里破案的王典史走访了一圈,回来报告说,这是一起“争抢一个风尘女子”而引发的斗殴事件,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案子,建议双方私了。

  风尘女子,那是官面上说的好听,真正是什么人,大家都心里清楚。

  林婉儿是个女儿身,脸皮子薄,又唯恐这案子传扬出去败坏了自家哥哥的名声,也便在银丰县衙见证下,草草跟打人者私了结了案。

  谁知后来林书生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又接连引发了伤寒,逐渐成了现在的这副只能瘫在床头吃喝不能自理的鬼样子。

  这么一算,也怨不得林大娘临出门时会说出那种绝情的话了。

  像这种败坏门庭不知检点的败家玩意,又落下了如此难缠的病症,也是林书生的妹子好心,这才一直养着,假若落在其他人家,真就如林大娘所说的那般,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此刻,就连林寿在心里都忍不住骂上一句:

  林书生,你丫真是活该啊,去青.楼不老老实实的嫖,跟人家打什么架,你他妈的脑袋被驴踢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