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公子世无双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270 2019.07.13 09:07

  昏暗的东厢房。

  林寿站在家中唯一一件铜镜前,已经洗漱完毕,他的身上也换上了一套崭新的圆领澜衫,头戴着一块青色方巾,腰间束带上悬着一枚翠色玉佩,脚下踏着一双黑色方头布鞋。

  如果这不是略有微寒的初春时节,再配上一把折扇,这便是现今大明朝书生们最标配的一套行头,不过实话实说,这一身行头穿在林寿的身上,看起来却别有另一番不同的感觉。

  也许,是他身上那一种不同于书生迂腐气的气质;也许,是他脸上那双晶莹剔透好似能看透凡尘的一对星眸;更也许,是他隐藏在温文尔雅的皮囊下的那一颗不甘蛰伏的野心。

  他一袭澜衫在身,长卷在手,临窗而站,就如隐藏在雪山中的一朵洁白雪莲,让人望之便心生恬静,正恰如那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林寿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有了自信,转头对着林妹子问道:“丫头,哥这一身好看吗?”

  病床上的林妹子看着面前意气风发的自家哥哥,一脸的欣慰,点头道:“好看,真心好看,自从哥哥你考得秀才功名穿上这一身澜衫之后,妹子就从没看过有哪家的书生能比哥哥穿得还好看,哥,你天生就是穿澜衫的命。”

  林寿咧嘴一笑,被妹子夸赞着还有点小脸红呢,忽又表情一变,佯装一叹道:“可惜啊,你哥只要今日踏出这茅屋后,只怕这身澜衫就很难天天穿给你看喽。”

  “啊,为啥?”林妹子一惊,“难道他们要剥夺你的功名不成?”

  “那倒不是。”林寿怕玩笑开过了头,赶紧冲她眨眨眼睛,狡黠笑道,“因为县衙今日为你家哥哥备了一件更好的袍子,精美华丽,上绣飞禽走兽,只是不知是绿色还是青色,但估计肯定不能是红色的。”

  “哥,你说的啥,什么绿的、青的还是红的啊,哥,你是不是癔症又犯了。”

  林妹子摇摆着可爱的小脑袋,表示听不懂。

  林寿哈哈一笑,走到近前刮了刮她可爱的小鼻梁,道:“你这傻丫头,你不是天天盼着哥哥能出仕为官吗,怎么,连本朝官服都是何颜色都记不得了吗?”

  “本朝官服?”

  林妹子想了想,眼前一亮,这才晓得是自家哥哥在逗她开心呢。

  本朝官服的品级当年她也听父亲说起过,一至四品为绯色,五至七品为青色,八品、九品为绿色,这不正是应对了哥哥刚刚所说的几种颜色嘛。

  “哥,将来对你要求不高,绿色的就行。”林妹子吐了吐小舌头,调皮地笑道。

  “绿色?八九品的杂牌官?我说丫头啊,这也太瞧不起你家哥哥了吧。”林寿佯装生气的拍着胸脯道:“丫头,你等着,你家哥哥早晚穿上一件红色的给你看看。”

  “哥啊,你真会吹牛皮,哈哈……”

  林妹子被他一本正经的表情逗的哈哈大笑。

  红色的,那可是一至三品的官服啊,那代表着不是朝堂显贵就是封疆大吏,寻常百姓人家出身的书生才子哪个能有这等天大的机缘,当年林秀才他爹也仅仅只是指望着家中能出个穿青袍的七品官就是祖上积大德了,压根就没敢奢望着出个布政使以上的红袍大官。

  “哼,小小丫头片子,竟敢瞧不起你家亲哥哥,你在家等着,说不定将来你家哥哥还会给你穿来一身金色的回来呢。”

  心灵小受打击的林寿,嘴里不甘心的嘀咕着,辞别了妹子走了出去。

  听着他的嘀咕声,林妹子好像又听到了一个更好玩的笑话似的,笑得花枝乱颤,林寿站在门外都能清楚的听到她“咯咯”的娇笑声。

  金色,那可是代表着皇帝才能穿得龙袍啊,若非是造反成功,一个寻常百姓家这辈子哪里会有机会穿得上啊,这能不让人感到发笑嘛。

  “唉,家门不幸啊,咋就出来了这么一个不相信自家哥哥能力的亲妹子呢……”

  林寿手抚着额头佯装忧伤,不过嘴角却笑得格外的香甜。

  。

  张里正三人早就站在门外等候了多时,见到一袭澜衫从容而出的林寿,第一眼,便情不自禁的被他身上那股温润如玉的气质给吸引了。

  特别是在一月之前,曾亲眼见过林寿一副骷髅成精模样的两位衙差,更是深深的被震惊了一下,这才一月没见,谁能想到当初一脸寒酸的林顾问,竟变成了现在这般“貌比潘安”的人物。

  虽然都没见过古代的大帅哥潘安到底长什么模样,但是眼前这个林秀才,仪表堂堂,气质高雅,宛如世间美玉,真端得上一句“人中龙凤”之称。

  两位衙差忍不住由衷的赞了一声:“没想到这才区区一月不见,林顾问竟换得了如此俊俏的模样,让我等二人差点都没认得出来啊。”

  林寿脸皮薄,还真受不了被人当面如此夸奖,特别还是俩粗糙老爷们,连连含笑拱手自谦:“哪里,哪里,惭愧,惭愧,学生这几日只是吃得好了一点而已,髀肉复生啊,髀肉复生啊。”

  话说这一月赋闲以来,林寿顿顿都是荤菜配着白面馒头的这么吃,隔三差五的还能喝上一口鸡汤,又没下地干些重活,顶多就是吃饱喝足了坐在书桌前摇头晃脑的读一天的书,不被养胖了才怪呢。

  再说那林秀才生前本就长得不俗,算是生了一副貌似潘安的好皮囊,若非如此,怎会昔日招惹着百花楼里的头牌姑娘翠屏神魂颠倒的想要跟他从良呢?

  只能说,无论什么年头,高颜值依然是能吸引妹子青睐的杀手锏。

  张里正算是个会来事儿的精明人,一听县衙是请林寿前去,早就寻了辆驴车等候在大门外,上面还铺着一层厚厚的被褥,红色的绸面被罩洗的干干净净,一眼看去还以为是陪送新娘子的婚车呢。

  林寿假意推脱了几下,便被张里正硬推了上去。

  他侧身一卧,枕着荞麦皮的枕头,身上盖着崭新的厚被褥,沿途看着四周的山景,得,你还别说,还真挺惬意。

  唯一的遗憾就是山间小路崎岖不平,驴车下两个木质的车轮一路上颠簸的厉害。

  没办法,谁让这年头橡胶车轮还没研发出来,地面上除了石子就是坑洼,银丰县衙又催促得急,所以驾车的两个衙差哪里还管着林寿坐的舒不舒服,甩着马鞭没命的死抽驴屁股,一架破驴车愣是跑得呼啸飞驰。

  就这样跑了一阵,林寿看着周围路边倒飞如流的景致,蹙紧了眉头:不对啊,朝廷若有敕命下达,县衙不得提前三日告之,接敕书者需斋戒沐浴以示恭敬,哪能有今日这般仓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