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悲惨的赵知县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397 2019.07.10 00:42

  牛头山,位于银丰县城十里之外,因山顶两头尖尖,酷像一头耕田的牛头,故而因此得名。

  从济南府到银丰县城,只有这一条崎岖的山路,就途径牛头山,夹在两座山峦之间,独成一条悠长的峡谷。

  春风已暖,这牛头山上也有了一些春意盎然之相,山腰陡峭之处,能看到几株桃树已吐露出几根鲜枝嫩叶,约有微红。

  此刻,却是无人再有欣赏这春景的雅致了。

  一日之前,一辆绿篷马车就在这山脚之下,惨遭歹人堵截,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车中一切金银细软全都搜刮一空,最后连人带马也给掠了去,也不知那人最后是死是活,了无音信。

  现场只留下了一个破烂的马车,别的什么都没有,若非布政司来人询问,只怕谁也不会想到,被劫走的那人居然是朝廷向银丰县下达敕命的传令天使。

  这下,别说整座银丰县衙慌了,就连布政使和按察使这两个一省大佬也慌了,一天连下六道斥令,责令银丰县衙限时破案营救天使。

  这对于银丰县的知县大老爷来讲,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黑锅,“咣当”一下砸在了他的头顶上,平白无故的就多了个无妄之灾啊。

  当孙县丞和王典史两人联袂来到县衙大堂时,赵知县正枯坐在大堂上两眼无神的发愣。

  他脸色有些不好,像是死了亲娘舅,这才几日时间,他竟瘦了一大圈,眼眶也深了,下巴也尖了,连鼻梁都挺了,五官看起来倒是越来越立体了。

  但是他心里苦啊,比吃了黄连还苦,前几日算卦的曾说他今年流年不利,果然还是应了那谶语,前几日圣旨遗失案才刚刚告破,他的小心脏还没焐热乎,谁曾想到传达敕命的宦官又在他管辖的地界里出了事。

  赵知县感觉好似他天生就跟那些没卵子的狗东西犯冲,不然哪里会刚送走了一个瘟神,又来了一个祸害呢,真是让人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县衙大堂内,见到孙县丞和王典史二人同来,赵知县的眼中这才多了几分光彩,苦笑道:“案子想必两位同僚皆都清楚了,布政使大人责令本县限时破案,你二人专管本县缉捕探案之责,此案,本县就全依赖两位了,告破了,三家都好,若是败了,大家一块儿回家种地去。”

  孙县丞和王典史拱手应诺道:“大老爷放心,我等二人必竭力尽心,定要将此案告破,寻回天使。”

  赵知县颔首,失意地挥挥手,“很好,去吧,去吧。”

  二人领命,接着传令班头召集三班衙役,又集合了县内民壮和巡检司,浩浩荡荡足足数十人,持着弓,提着棒,挎着刀,牵着骡马,撵着驴子,好不热闹。

  看着县衙操场上人喧马嘶的场面,赵知县似还心有担忧,忍不住又出声道:“二位同僚,如果案情实在是错综复杂,不妨去桃花村询问一下那林秀才……”

  赵知县话还未说完,王典史当场打断了他的话,道:“大老爷这是何意?莫非是信不得某家的破案能力,若真是如此,那这案子某家不去了!”当场便要撂挑子不干了。

  赵知县赶紧劝慰道:“哎呀呀,王贤弟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本县只是随口说说罢了,既然如此,那此案还是全权交托与你和孙县丞二人吧。”

  王典史这才重新领命。

  只是看着两人领着众皂吏离开后,这赵知县的心里还是如吊着十五个水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的,远远没有那几日等着林秀才破案时的安稳。

  他也不知心里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念头,也许可能是亲眼见到了那林秀才轻松至极的破获了一桩通天大案吧,还也许是因为那老王在位这十几年来,貌似一桩像模像样的案子也没破获过。

  两者这一对比,高下立判。

  “唉……”

  赵知县禁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现在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案子没破就先搞得县内同僚不和吧,只能先等等看看吧,也许那王典史保不齐还真能放屁打着了火,破得了这一桩劫案也说不定呢。

  尽管他赵知县的心里认定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人总得对任何事都得被抱有一种幻想不是?

  “希望佛祖保佑吧……”

  赵知县双手合十,此刻虔诚的像个和尚。

  。

  下午时分,牛头山下。

  一辆马车载着孙县丞和王典史二人,几乎以风驰电掣之速从银丰县城飞奔而来,在马车后面,则是浩浩荡荡地跟着一队扛着水火棍的衙差皂隶和巡众检司,显然这一路距离不近,个个跑的大汗淋漓,好不狼狈。

  劫案事发地点,骡马一声长鸣,马车还未停稳,王典史就挎着佩刀跳了下来。

  “所有人听令,即刻各司其职,侦查现场,搜索证据,但凡有任何一点可疑之处,速速报来!”王典史横刀立马,怒站当场,身上一套青衣随风飞舞,大有气势。

  “得令!”

  身后众皂隶们还未来得及休息,只得又急死火燎的投入进了工作之中。

  巡检司小兵负责巡逻四周,站班皂隶负责临场警戒,捕班快手负责搜寻证据,壮班民壮负责清扫残骸,其他的诸如还有验伤的仵作、驾马的马夫、烧饭的伙夫等等,也按部就班的忙活起来,顿时让这寂静的牛头山下热闹非凡。

  此案案情,其实十分的明朗。

  这条狭长谷道,两面山势陡峭,唯有中间一条山路可通一马行驶,两侧又有松柏老树郁郁葱葱,若非正午时分,此地鲜有阳光照射,若有歹人埋伏于此,常人根本是难以察觉到丝毫。

  这些年来,此地也曾发生过几件拦路劫掠的勾当,因都不曾害人性命,县衙诸公们在搜查无果后也便不了了之了,所以一般寻常客旅途径此地时,若身有贵重物品,皆会吆五喝六的聚集成众,才方敢穿过此地。

  想那传命的天使,应该不知此地厉害,独自驾乘着一架马车径直进入,这地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又无贴身的护卫,便成了那伙歹人的盘中餐了。

  那伙歹人似乎也早有预备,整条谷道里皆是山石,唯有出口有一片风化砂土地,歹人便就势挖了个一人深的陷坑,那传命天使的马车就陷在其中,横轴居中断裂,车轮摔成了两半,连车篷都掀了下来,看情景,当时马车行驶的速度绝对不慢,很有可能正被歹人追杀,这才策马飞奔,一下又全都落入的陷阱中。

  那伙歹人不止将车内所有物品全都洗劫一空,甚至连那传命的天使和拉车的骡马也一并强掳了去,所以整个案犯现场,只有一个陷坑,还有陷坑内那架四分五裂的马车残骸,说来也怪,那伙歹人竟连车厢上的帷裳和竹帘都没留下,也一并拆解了下来,着实有些饥不择食啊。

  待整件案情明了,现在摆在众人面前的只有三个问题:

  一,那伙歹人会藏于哪个山头?

  二,那传命上使现今是生是死?

  三,究竟该如何追查那伙歹人的去向?

  本案只要解决了这三个问题,整个案件便可迎刃而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