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分为眼红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257 2019.06.03 08:35

  半道上,张三儿就支撑不住了,他又不是当事人,自然跑不过王二癞子,被一个石子滑了一跤,扑通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王二癞子回头瞅了瞅,他也是累得不行了,又想到百花楼里的翠屏又将要对自己不理不睬,不由得身体里又多了几分力道,咬了咬牙关,又奋力追赶。

  三人之中,林寿体质最差,也就再跑了一里地,腿上就像灌了铅一样,他身体本就是大病初愈,又饥肠辘辘,跑着跑着就感觉四周的景物开始打转,然后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终于轰隆一下摔倒了。

  也就几个呼吸时间,林寿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一把寒光烁烁的菜刀就被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林秀才,快说,你是不是跟百花楼的翠屏又重归于好了?快说!”王二癞子抓着林寿的衣领,瞪着布满血丝的大眼珠子怒问道。

  林寿使劲喘了几口粗气,眼前才恢复了花花绿绿的场景,待看到面前这人的模样时,林寿张嘴就喊道:“你是王二癞子!”

  这个人,对于林寿来说太熟悉了。

  因为就是他将林书生打成了重伤,继而拖垮了整座林家,在林书生的残余记忆里,对于王二癞子的仇恨可谓是滔天倒海,罄竹难书,在林书生死后,这份仇恨也强加入了林寿的记忆中。

  这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林寿也不知此时哪里来的力气,拿手一拳狠狠地捣在了王二癞子的鼻梁上,王二癞子一吃痛,鼻血就冒出来了,拿手一摸,红色的鲜血稀里哗啦地染了一脸。

  林寿也借着这个空档,一个漂亮的懒驴打滚爬起来,顺手从地上抄起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在手,这下林寿右手提着老母鸡,左手抓着石头块,跟王二癞子对峙起来。

  王二癞子赶紧从地上薅了一片草叶子,将两个鼻孔眼堵住,拿起菜刀来恶狠狠地指着林寿,道:“好你个林秀才,上次老子放了你一马,没有把你打死,没想到你小子病好后还死不悔改,居然还想勾搭老子的女人,老子看你是不想活了!”

  林寿心里自然知道,王二癞子所说的他的女人指的是百花楼里的翠屏,他不提翠屏也就罢了,一提翠屏,林寿的心里更是憋了一团火,张嘴骂道:“你妈的哪只眼看到老子勾搭你的女人了,今儿老子是去城里买鸡的,而且像翠屏那种女人,也就你稀罕,倒给老子钱老子都不碰她!”

  王二癞子微微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从一个书生嘴里听到骂人的脏话,又听他贬低自己的女人,不由得怒骂道:“那你还去那皮条胡同里,你敢说你手里那只鸡不是翠屏给你买的吗?”

  “她给我买的?”林寿哈哈一笑,张嘴狠啐了一口,“我呸,就那婆娘还能给老子买东西,这只鸡是老子去当铺当了自家的玉挂件买的!”

  王二癞子却是不信,挥舞着手里的菜刀,舔着嘴角流过的鼻血,恶狠狠地道:“甭听你这秀才巧言令色,你就是说破天老子也不相信你的话,今儿老子非得在你身上拉下一块肉下来不可!”

  林寿此时也没了惧怕之心,也甩着手中的老母鸡,冲着王二癞子叫嚣道:“你来啊,来啊,有胆子你就来砍一下试试,看老子弄不死你!”

  王二癞子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甩着一只老母鸡当武器还那么的嚣张,啐了一口带着鼻血的唾沫,举着菜刀就向林寿扑了过去,“哎呀呀,老子今天非宰了你不可!”

  林寿身后是一个不算陡峭的山坡,长满了枯黄的野草和零碎的石块。

  他见王二癞子扑了过来,自知自己的体质太弱,不是他的对手,虚晃一招躲过袭来的一刀,转身就向着山坡上面爬。

  “呔!哪里跑!”

  王二癞子一招放空,挥刀也跟在林寿的身后向上爬,一心想要砍上几刀,出一口恶气。

  在这生死危机时刻,林寿也爆发出了全身的潜力,抓着石块和树根奋力地向上攀爬,不时的用脚向下踢落几块风化的碎石,堪堪阻挡着王二癞子的追击。

  这一次,两人又是一个追,一个跑……

  山坡却往上爬,地势越来越陡峭,乃至最后,成了七八十度的陡崖。

  一颗颗树根狰狞的荆棵树倒挂在陡崖上,浓密的枝干上上长满了尖利的倒刺,人一爬过去,裸露的手臂上都是一条条鲜红的血口子。

  “林秀才,你快给老子停下,再不停下老子就弄死你!”

  王二癞子的声音远远而来。

  不知不觉,林寿竟然拉下了王二癞子一大段。

  不过林寿的长袍也是要不得了,全被荆棵上的倒刺给撕成了条纹裙子,双手跟双腿上也布满了一条条狰狞的伤口,有的伤口上还挂着几颗漆黑色的木刺。

  林寿拿嘴咬下手臂上的木刺,回头冲着王二癞子咧嘴笑道:“你追啊追啊,老子这就爬到山顶了!”

  “好,好,你等着,等老子追到你,非得把你那口条给剁喽不可!”

  王二癞子急的哇哇直叫,更加加快了攀爬的速度。

  林寿一看王二癞子憋足了劲的追赶,更加不敢分神,手上的老母鸡早就死的不再死了,索性干脆先找了一个隐秘的树杈挂了上去,又卖力地向上爬。

  也就一刻钟后,林寿抓着一颗松树的树干,终于踏上了这座山的最高端。

  一到了山顶,周围没了郁郁葱葱的树干,眼前豁然开朗起来,徐徐的吹风吹拂着林寿疲惫的脸颊,也吹扬起了他脑后那一头散落的长发。

  头顶着湛蓝的天空,脚踩着巍峨的高山,远方是层峦叠嶂的群山深谷,林寿突然有一种想要将这所有一切,全部都要拥入怀抱的错觉。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可惜,这种美妙的感觉被一个刺耳的声音给破坏了,王二癞子骂骂咧咧的也终于将要爬上山顶了。

  林寿猛然回头,狭长的丹凤双眼慢慢地眯成了一条缝隙,在缝隙的中央,一双漆黑的眼眸里闪着迫人的冷芒。

  “杀,还是不杀?”

  林寿安静地站在山顶,使劲攥着拳头,心底深处在做着最黑暗的思量。

  若是杀了王二癞子,肯定会因此惹上人命官司,若等他日官府查究出来,按照大明律,杀人者偿命,林寿也必会为他抵命。

  若是不杀他,今日之事必定不会善了,以他王二癞子睚眦必报的性子,恐怕林寿的家人都要因此受到牵连,想那林妹子已为林寿受尽了苦难,林寿还怎能忍心让她再受到伤害呢?

  “唉,老天爷啊老天爷,今日你让我林寿平白无故惹上了这个麻烦,该是让我如何选择是好啊?!”

  林寿暗暗纠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