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我的妹子我心疼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146 2019.06.04 08:31

  月上柳梢头,林寿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终于推开了林大娘家的篱笆院门。

  林大娘正在柴房里烧火做饭,听到声音赶忙跑出来看,这一看又赶忙捂着眼睛跑进了柴房中,拿着锅铲使劲敲打着锅边大声骂道:“好你个不知羞耻的林家小儿,只穿着里衣就敢在路上走,瞎喽你家大娘的眼喽,看我不把你给煽喽!”

  林寿使劲裹紧了身上的内.衣,冲着林大娘无言地咧嘴笑笑,林大娘的作风依然是那么的彪悍。

  他身上的青布长衫,早就连同王二癞子的尸首一起一并埋了,又没有携带随身的衣服,只得只穿着里衣一路走回来,好在路上并没有几个行人,躲躲藏藏的也就没多少人瞧见。

  临进家门之前,林寿先去了桃花村里唯一的那口古井处,取了井水,将全身上下洗了干干净净,一点血污都没有,这才敢走进家门口,谁知却忘了家里还有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这才闹了一剧乌龙。

  这年头,寡.妇门前是非多,一座贞节牌坊就像是一个厚重的枷锁一般,锁住了全天下的遗孀,若不是林大娘看林婉儿带着个病重的哥哥实在是太可怜,不然她也不会收养林寿和林婉儿兄妹两个。

  林寿将腰上的老母鸡解下来,为了避嫌,也没敢直接走进厨房里,而是敲了敲厨房上的窗户框,将老母鸡递了进去。

  林大娘不知何物,厨房中又太黑,手刚摸到毛绒绒的鸡头还吓了一跳,待看清楚了是只老母鸡后,咧嘴笑道:“哎呦呦,是只老母鸡,好东西哟,啧啧,老身都有半年多不曾闻过鸡汤味道了吧,林秀才,这就是你用那件翠玉挂件换来的吧?”

  “大娘……煮了……大家都吃。”林寿指指老母鸡,不敢多说,因为话说多了扯着他脸上的伤口疼。

  林大娘欢喜地点点头,“好嘞,让你跟丫头都尝尝老身的手艺。”说着话,就已经开始麻利的向铁锅内舀上了两瓢水,锅灶底下又多添了两把柴火。

  林寿打眼瞅了瞅锅灶上刚刚出炉做好的晚饭,是四个杂和面的野菜窝窝头,黑了吧唧的,像四颗手榴弹,透过火光还能清楚地看到窝头上还掺杂着几根叫不出名字的野菜和草根。

  这就是农家人的饭,或者可以这么说,一般农家人里有口吃的就不错了,大米白面那都是地主家的粮食,寻常人家只有在打秋粮时,才能吃上一两口全是粮食的饱饭。

  林寿心里有些心酸,闷声问道:“大娘,我家丫头好点了吗?”

  林大娘脸色微微一暗,道:“还行吧,烧是退了,可是那双腿就……唉,反正能捡回条命来就不错了。”

  林寿内心一沉,急问道:“不就是冻伤吗?很严重吗?”

  林大娘折了杆秫秸杆塞进火炉中,忽明忽暗的火光照着她的脸颊也变得阴晴不定,好半响后,才低声叹道:“今儿我请了咱村里的牛兽医看了,他说啊,丫头的腿是寒邪入体,经久不散,已经伤及肌理,阻碍经络闭塞不通……”

  林寿没读过医书,不知道这一套中医理论是什么意思,直接狠拍了一下墙皮打断林大娘的话,急道:“您只管说该怎么医治,用什么药才行?!”

  林大娘摇了摇头,吧嗒着眼泪道:“牛兽医说,寻常的草药是不顶用了,除非有人参鹿茸等大补之物,补其气血,通其脉络,驱除尽丫头体内的寒气才行,不然啊,丫头那双腿……恐怕要下不得地了……唉,真是遭了什么孽啊,让一个好好的女娃娃摊上了这么一个灾祸……”

  “怎么会……”林寿身体禁不住晃了晃,赶紧抓住墙角才没有跌倒。

  他知道春日中冻伤会很严重,却万万没想到会严重到如此地步,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就这样一辈子只能躺在床头、坐在轮椅,而且还是为了给自家哥哥林寿跪求治病才落下的病症,你让林寿以后如何再去面对自家的这个亲妹妹啊。

  闭上双眼,林寿眼前似乎又闪过了清泉道观时的景象,一个瘦弱的女孩,跪在瓢泼的下雨天,一下又一下的向着紧闭的道门磕头,咚咚咚的声响,至今还清晰地响在林寿的耳边。

  “不可能!”林寿猛然睁开双眼,大声道,“一个给牲畜治病的兽医,他说的话怎么能信?!我家丫头没病,身体好着呢!”说完留下一脸惊愕的林大娘,转身就走。

  林大娘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生气的林秀才,一直温文尔雅的读书人,哪里想到会像现在这般如此激动地发怒,她还没回过神来,林寿就又折返回来了,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珠子,粗着嗓子喊道:“不就是人参鹿茸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给我家丫头买,一根不够买十根,十根不够买百根,我自家的妹子我比谁都心疼,我绝对不会让她就此下不来床头的!”

  林大娘还能多说什么,像这一对傻兄妹,她可算是见过景了,一个比一个犟,反正劝也劝不过来,只剩下悠悠的一叹,又向灶台里多添了几把柴火。

  这年头,人参鹿茸那是最顶尖的中药材,就是药铺中最便宜的也得需要个把银子,哪里是一个穷苦人家能买得起的,贫民人家能吃饱肚子就算不错了,运道不好的,摊上个大病小灾的,全靠喝点姜汤多压层被子出出汗来治病,像林寿这般得了大病能苏醒能下床走路的,少之又少,几乎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一家子出一个奇迹就不错了,哪里还奢求着出另一个奇迹。

  所以林婉儿这冻腿之伤,林大娘是不奢求能治好了,唉,真是像她说的,在初春冻雨里跪了一天,能保住性命那真是给菩萨烧了高香显了圣灵,应该知足了。

  ……

  走进了黑咕隆咚的东厢房,林寿寻了火折子点了油灯,寻常人家是点不起蜡烛的,这油灯里的油也是最便宜的动物脂肪炼制而成的,烧起来有股淡淡的烧焦味道。

  林婉儿已经苏醒了,听到声音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瞪着一双大眼珠子笑吟吟地望着林寿。

  一看到妹子,林寿就打心底里高兴,说不上为什么,就感觉所有的烦恼全部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的一切的不如意,都不如安静地陪着妹子说几句话要来的安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