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陌上人如玉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446 2019.07.12 16:22

  “要不……只去梨花村询问那林秀才的意思?”人群中不知是谁小心翼翼的打破了僵局。

  这话说的有水平了,既然不能说去“请”,但可以派人去“问”嘛。

  前者,说个“请”字,不免折了县衙上下的脸面,后者这一个“问”字,实在是用的恰当好处。

  这下众人脸上好似有了遮羞布,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

  吏房周司吏首先点头出声道:“不错,缉拿劫匪维护县里稳定,人人责无旁贷,去问问那小秀才有何见解,也是应知应份的嘛。”

  礼房张司吏又道:“若是只派人去问问,不免又堕了大老爷礼贤下士的名声,不妨差几个衙役去请……啊……不是……去将他领来此地,可不更好?”

  众人纷纷点头:“是极是极,此话有理。”

  这个“领”字,也是用得极妙的。

  “但是派几个人去领呢,一个人路上总归孤单一些,不妨多派两个人,再架上一辆马车,提上些瓜果点心,能再有一封拜帖就更加合适不过了,这才更加彰显咱们大老爷以礼待人的品格不是?”

  众人又纷纷点头:“是极是极,此话有理。”

  “……”

  赵知县见讨论的差不多了,随手向身后众衙差一指,“你,还有你,出来。”两个胖瘦衙差应声走出。

  “本老爷命令你二人持着本老爷的帖子,驾着一辆马车速去桃花村,将那个那个林秀才领到这儿来,就说县衙内诸位老爷有事要问他,让他不得推辞!”

  在场众人纷纷颔首,嗯嗯,对对,我们就是这个意思,大老爷说的很到位。

  虽然这遮羞布盖得不错,但是这赵知县又真怕那两个衙差听不懂其中的道道,坏了大事,实在放心不下,凑近了几步,又小声叮嘱道:“你二人去时可切记,万不可照话实说,实在不行就说个谎话诓他来也好。”

  胖瘦衙差心领神会,“大老爷放心,俺兄弟俩心里明白。”

  赵知县这才放心,挥挥手,“快去快回,不得延误。”

  那二人这才快步离去。

  站在一旁的王典史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到底是把一件丢人的差事给硬生生整得无比光鲜,差点一口老血当场吐出来。

  我的诸位县衙同僚们,你们的节操还要不要了?

  ……

  归家后的林寿,因心中有王公公对他许下的承诺,所以也便没再出去寻什么果腹的营生

  他泰然从容的留在了家中,一边陪着下不得床的林妹子聊天解闷,一边又悄悄借来一些关于人文地理的杂书和大明朝的颁布律法政令,博闻广记,增长见识。

  不过,这种舒服的日子,终于在林妹子的唠叨声中戛然而止。

  因为秋闱将至,林妹子还挂念着自家哥哥这次的院试,所以一直催促着林寿勤奋读书,并让林大娘去县城中买来新的文房四宝,灯油也多买了几两,实指望着自家哥哥能挑灯夜读,秋闱过后为林家赚来个举人的名头不可。

  这下,林寿的苦日子算是来了。

  别人不知他的本事,可林寿自己对自己可门儿清啊,就他肚子里的那点墨水,连毛笔字都难写出一个整字来,更别说要写出一篇上好的八股文来。

  不过感受着自家妹子殷殷期盼的目光,林寿实在不忍心告之她实情,只能自己悄悄地叹了口气,心道一声:罢了,罢了,就象征性的读几天书吧,全当哄自家妹子开心了……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一道古韵十足的朗读声,开始从这座破茅草宅子中传出来。

  林寿正经端坐在书桌前,面前摆着一套崭新的文房四宝,还有一本打开的《大学》,

  说实在的,虽然他看起来读的有模有样,其实他还真不知书中其意,甚至书里很多繁体字他都认不得,好在林妹子虽也识得几字,但并没正经读过几本书,也便让林寿稀里糊涂的糊弄过去了。

  接连半月有余,太平无事。

  到了二月下旬,春暖花香,此时时节,正是携娇妻美妾踏春游玩的好时节。

  中午时分,梨花村的张里长突然寻上家来,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县衙衙差。

  那两衙差都穿着一身簇新的交领淡青衫,系着红腰带,头戴黑色平定巾,上饰三支孔雀翎并一支雉尾,一副公差公办的模样。

  开门的林大娘可从没见过这等架势,堵在门口不敢开门。

  倒是张里正熟稔的很,出声问道:“他家林婶子啊,不知今日林家大郎林长青林秀才可曾在家中啊?”

  因明朝时为了表示对他人的尊重,称呼对方时皆不会直接道出姓名,而是用“表字”予以称呼,林寿加冠之年时被赐表字“长青”,故而张里正称呼曰“林长青林秀才”。

  林大娘也知那是林寿的表字,只是突然看到门口衙差那耀武扬威的架势,竟当场有些懵了,一听张里正竟来询问林寿的情况,心里就又忍不住嘀咕:是不是那挨千刀的林家儿又在县城中犯了哪门子的官司,今日被人家寻上家门来了?

  越想此理越觉得如此,不然他一月前怎会突然一夜暴富起来?又是买药治病,又是猪肉白面的,指不定会不会是他犯案子的赃款呢,又一想到那些吃食她也吃过许多,不知这算不算的上是同伙,就有忍不住越发窘迫了。

  “敢问里正大人,是不是我那侄子在城里犯了官司被人家告上了衙门?若真是如此,还请里正大人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饶过我家那不争气的东西吧。”

  林大娘求情求得迫切,张里正却是笑了,道:“哎呀呀,我的老婶子哎,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您家侄子可是走了大运,发了大达,听说他的名字连当今皇帝都听说过哩,县老爷今日派遣我等前来是请他前去县衙报道的,说是有上级敕命下达与他,我的老婶子哎,你家侄子这是要当官来!”

  “啊?”

  林大娘先是一愣,接着摇头,全然不信,还以为这是张里正骗她开门的托词呢。

  张里正一指身后的两个胖瘦衙差,道:“咋的,您还以为俺骗您不成,喏,你看,这两位差爷就是当今县老爷派来的,还带着拜帖呢,白纸黑字的,这可假不了。”

  林大娘闻言一瞅,那衙差手里攥着的果然不是拿人的锁链,隔着门板缝隙递进来一张烫金拜帖,上面书写的小篆她不认得,但已知张里正三人今日前来确实不是来捉拿犯人的。

  “里正大人,刚刚你说啥?俺家谁要当官来?”

  “就是你本家大侄子,林家大郎,林长青林秀才。”

  “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

  林大娘得到一声肯定的答复后顿时笑逐颜开起来,先是咧嘴大笑了三声,好似李逵一般的爽朗笑声吓了张里正三人一大跳。

  她赶紧讪讪地闭上了嘴巴,但依旧笑得眉眼儿都是弯弯的,晃了一下手里的烫金拜帖,然后转身向着东厢房跑着报喜去了。

  张里正等三人还被挡在门外,拍着门框急道:“哎哎哎,林家婶子,你先给我等开门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