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入世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155 2019.05.31 09:42

  林寿按照林大娘的叮嘱,一直寻到了城西头的“云来当铺”,当铺并不大,缩在闹市的一角,在门口挂着大大的幡子,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当”字,进出的客人,也大都是穿着破衣烂鞋的穷苦人家。

  一个小郎杂役,热情的将林寿请进了当铺里,毕竟林寿身上这一身代表着士子身份的书生长袍,在普通小厮的眼里,还是有点地位的。

  掀开门口的遮羞板,就看到一个高高的柜台,足足高了普通人一个脑袋,一个瘦瘦的老先生气定神闲地站在里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所有进店的客人。

  他是云来当铺唯一的朝奉,是个徽州人,瞅了一眼林寿身上的长袍,操着浓烈的徽州口音,道:“这位书生,你要所当何物?”

  林寿从口袋中掏出那个翠玉挂件,高高地举在柜台上。

  朝奉拿过翠玉挂件,细细摸索了一会儿,斜着眼睛问道:“你是想死当还是活当?死当七十文铜钱,活当五十文铜钱。”

  所谓死当,便是将东西一次性卖给当铺,当铺无需开当票,卖方也不得再赎回东西,所以价格要也要比活当贵一些。

  林寿急需用钱,本想直接死当,但是又想到,这个翠玉挂件有可能是林书生生前最后一件贴身东西,这般当了有些于心不忍,踌躇了一会儿,道:“活当吧,当期一个月。”

  朝奉点点头,心中也明了这是这个书生遇到了难事,急需用钱,不然也不会把自己贴身的挂件给当喽,冲着里屋喊道:“杂色玉挂件一枚,当期一月,抵当五十文,利息十分。”

  里屋的掌柜的麻利地写出一张当票,并用麻绳穿了四十五文大钱,一并交给了林寿,至于那枚翠玉挂件,则被朝奉用红绸子包裹好了放在了里屋。

  这是当铺的规矩,活当时会先扣除抵当之物的利息,也就是扣除十分的利息,五文钱,但是期满还款时,林寿就得按照五十文的利息还款,也就是得还五十五文大钱,典型的“九出十三归”的规矩。

  林寿攥着沉甸甸的银钱,顿觉心中踏实了许多,虽然只是区区四十五文铜钱,也就买一只母鸡的费用,但是最起码,今儿晚上一家人不用再挨饿了。

  离开了当铺,时间已是午时过后,林寿摸了摸咕咕直叫的肚子,心说一声:该买好东西及早回去了。

  好在银丰城里是不缺少贩卖牲畜的贩子,挑着扁担,扁担两边的提篮里一边塞着鸡鸭鹅,一边盛满了鸡蛋鸭蛋,在街面上沿街叫卖。

  手中铜钱太少,林寿自然分外的锱铢计较,跟一个卖家禽的老大娘足足磨牙了小半个时辰,才以四十文钱的最低价格,买下了她提篮里的一只老母鸡。

  兴许是价格实在是压得太低了,老大娘满脸不情愿的用麻绳绑住母鸡的双爪就扔给了林寿,老母鸡在空中扑哧扑哧乱飞,一下子撞了林寿一个满怀,就林寿的小体格,哪里受得住这么重的力道,向后倒退了数步,最后还是跌了个倒栽葱。

  周围卖菜的乡民被逗得哈哈大笑,林寿一脸苦笑着费力爬起来,再寻那只鸡,已经扇着翅膀窜到了鱼档下,卖鱼的小贩帮忙一把抓住乱飞的母鸡,冲林寿笑道:“小哥,看你是个书生,这种营生不是你能干得了的,来,我教你,抓鸡抓翅膀,抓兔抓耳朵,喏,攥紧喽它的翅膀,它就老实了。”

  林寿按照他的指示,抓住老母鸡的两个翅膀,老母鸡果然老实了许多,林寿擦了擦脸上的虚汗,冲周围众人赔笑了几声,灰溜溜地挤出了市场。

  走出了好远,身后依然能传来众乡民爽朗的笑声。

  林寿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身板,暗暗地叹了口气:“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

  在银丰城中转了几圈,不知不觉,林寿竟在人流中迷失了方向,待他寻街口的路标时,才发现自己无意间竟然走到了银丰城有名的皮条胡同口。

  说是胡同,其实是一条挺宽敞的街,一水的青石板地面,屋檐、门口处都挂着一顶顶的大红灯笼,灯笼里面燃着粗粗的红蜡烛,蜡烛是掺着香料做成的,所以点燃后有一阵阵清香飘出,微风一吹,弥漫在整个街头巷尾。

  从这个街口开始,算是正式踏入了银丰城青.楼生意的开端,这个作为历史上最古老的职业,皮肉生意兴盛了上千年,至今依旧坚强的活跃在历史的舞台上。

  百花楼是银丰县最大的一座青.楼,光看它高约三丈的大牌匾,就比其他青.楼看上去上档次了许多,更别说那些依在门窗上坦胸露乳拿着手绢飞舞的女子们,那是一个比一个年轻俊俏,更有一对不知羞耻的嫖客妓.女,居然在临街的美人靠上真枪实弹地干了起来,丝毫不避讳楼下行走的路人。

  林寿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虽然在记忆中,他的肉身以前经常来这家青.楼里光顾生意,自己在上一世也时常接受岛国电影的熏陶,但是如今能亲眼目睹着一场活春宫,和琳琅满目的各色女子的搔首弄姿,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在短暂的失神后,林寿就被肚子里咕咕直叫的声音吵醒了,就连从他旁边走过的一个哥们,都忍不住斜眼鄙视了一眼林寿:真是败家子啊,饭都吃不起了,居然还想着嫖.妓?!

  古往今来,但凡是站在青.楼外拉客的老.鸨子都有一副好眼神,比如现在,他就一眼看到在了站在他家百花楼门口东张西望的林寿:

  看他的穿着,青布长衫,是个学子,虽然破旧了一点,但是应该能值几个钱;看他举止风度,应该至少还是个饱读诗书的秀才,像这样的潜在客人,百花楼是十分欢迎他们的大驾光临的,再仔细一看,吆,这不是许久不曾露面的林秀才嘛。

  “哎呦呦,这不是好久不见的林相公嘛,咋就突然瘦了这么多,害的老身差点都没能认出您来,您是不知道,自打您不光顾我这百花楼,我家女儿翠屏可是日日都是以泪洗面啊,快些进来进来,翠屏若是知道林相公来了,一定会欢喜的很哪。”王妈妈一把拉住了林寿的手,不由分说的就把林寿拉进了百花楼中。

  林寿都快傻眼了,翠屏?哪个翠屏?难道是以前林秀才的旧相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