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破案第一步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388 2019.06.13 09:58

  “怎么,有重要发现?”王公公立刻站起来,一张面白无须的大脸凑了过来。

  林寿将指尖沙粒塞在口中,舌尖轻轻品味,微微片刻后,他眼睛豁然一亮,道:“是河沙,还很新鲜!”

  王公公眉头微微一皱,奇道:“昨日咱家安睡之前,这床铺可是府邸管家新换与咱家的,睡觉之前并无任何异物,怎么今日这上面却有了沙子呢?”

  “别急,容学生想想……”

  林寿将沙粒在指尖细细揉捏,闭上眼睛开始思索,这一段时间,整座厢房中雅雀无声。

  不知是怎的,此刻厢房中所有人,包括侍奉在御前的王公公,还是一县之长的赵知县,或是县衙六房领头的司吏,更包括县儒学的大儒黎教谕,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收缓了呼吸,摒弃了心神,将灼灼的目光汇聚在了林寿一人的身上。

  足足一刻钟后,林寿嘴角弯起了一道自信的弧度,睁开双眼,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一双眼眸分外的闪亮,开口道:“公公大人,学生先问一句,昨夜的圣旨可是否就藏在这枕下?”

  “不错。”王公公点点头,一时脸皮焉得如霜打的茄子,道,“那圣旨如同咱家的性命,咱家只有把它枕在脑袋下才心安,可是今日清早却被那窃贼神不知鬼不觉地窃了去,这可就是要了咱家的命啊!”

  “公公大人稍安勿躁!”林寿将手中的沙粒向他眼前一晃,道,“学生已知那窃贼是如何窃得那枕下圣旨的了,现在请公公大人再如昨夜那般酣睡,让学生来让案件重演一遍,诸位大人自然一看便知!”

  “好,只要你能帮咱家捉到那窃贼,咱家一切都依你!”王公公豪爽道。

  林寿又伸手从墙上摘下一张悬挂的山水字画,卷成个轴儿塞在枕头下面,道,“先将此物当做圣旨,学生就让诸位大人看清楚,学生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它偷出来的!”

  王公公依言重新躺回床上,头枕着鸳鸯枕头,闭眼假寐,接着忽的又坐起来,张嘴大声喊道:“占七,占七,把昨夜那暖床的女子叫进来,既然是案件重演,当然得越逼真些越好!”

  林寿跟身后众人无形中对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地闪现出一抹既惊奇又向往的神色:其实我们都是这么想的……

  占七领命走下去,不多时,一个身穿一袭色彩斑斓水田衣,肩披着一件红色绣花云肩的妙龄女子,手持着一块粉色手帕,笑脸盈盈的从隔壁小厢房中款款走进来,娇声喊道:“公公大人,您唤奴家来有何要事,是否又要奴家前来侍寝啊?”

  林寿忽然闻听这声音甚是耳熟,歪头一看,不觉惊呼出声:“是你?”

  “你咋也在这?”那女子亦是与林寿同时开口,本是吴侬软语的强调,见到林寿时陡然凭空多了几分东北大碴子味道。

  真是冤家路窄啊,没想到昨夜侍奉王公公的,居然是百花楼的翠屏,林秀才的旧相好的。

  林寿眼睛快看直了,没想到这种见钱眼开、忘恩负义的青.楼女人,果然是人尽可夫啊,连去了势的公公都能服侍。

  林寿又想到他这具肉身,当年不知跟这翠屏颠鸾倒凤过多少次,想来顿觉从腹腔内部涌出一阵阵恶心呕吐感,手扶着墙皮心里忍不住大骂一声:“林秀才,我日.你祖宗……”

  “来,上床,依照昨夜情形躺在床上,我们要案件重演一次!”王公公冲翠萍吩咐一声。

  “在这里啊……”翠萍俏脸一红,想不到这宫里出来的公公口味这么特殊,竟然喜欢多人一起的调调,但是今日这厢房里的人也实在太多了一些吧,粗略数了数,足有十几个男人,这还没算上那个胡子花白的老者,这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呀。

  “公公,公公……这……”翠屏满脸羞红,手摇绣帕半遮面,咬着银牙小声哂道:“这……今儿人太多了,奴家怕是受不了啊……况且还有个老头……奴家怕他……”言外之意是怕胡须花白的黎教谕再受不了刺激,死在了床头。

  站在最后的黎教谕气得两眼直翻白眼,跺着脚暗骂:“大庭广众,有辱斯文啊……再说老夫的体格壮着呢……”

  赵知县也赶忙道:“公公见谅,下官实在没有那种嗜好啊,况且今儿人太多了,下官也是怕那姑娘恐怕……真的受不了啊……”

  “滚犊子!”王公公气得直拍床底板,大声吼道:“咱家只是让她躺上来,不干别的!”

  赵知县等众人这才长舒一口大气:“呼……早说嘛,吓死人家了……”

  硕大的枣红漆木大床上,王公公与翠屏并躺在鸳鸯套枕上,身下铺着是一张绣着鸳鸯戏水的红色床单,若是不知底细的人,兴许还会以为床上的这对男女是一对刚刚嫁娶的璧人。

  实际情况则是,一个是去了势的公公,一个是百花楼的妓.女,果然是郎情妾意的好姻缘。

  其实林寿很想对王公公说,这次案件重演,其实用不着那翠屏的……但是还他实在想看一下,一个公公是如何在床上大显神威的……

  “对,身心放松,佯装如眠,对,就是这样。”

  待王公公与翠屏相拥侧躺,佯装入眠时,林寿轻声说着话,手指捏着一撮细沙,轻轻地落下扫过王公公的脸颊,王公公受痒,情不自禁地歪头挠痒痒,林寿眼明手快,瞬间将他枕下的画轴抽了出来,而王公公却并无察觉。

  “公公大人,睁眼吧。”林寿晃了晃手里的画轴,道,“诸位大人请看,窃贼就是如此这般将公公大人枕下下的圣旨掉包的,故而这床榻上才遗有一层细沙。”

  王公公一下坐起来,轻轻摸着受痒的脸颊,气得咬牙切齿:“好一个下三滥的手段,好一个狡猾的窃贼!”

  赵知县却是摇头道:“只是推测出他如何窃的圣旨又用何用,我们依然无法得知那窃贼是如何进的府宅,又是如何潜逃出去,那窃贼是男是女,是胖是瘦,更是无从得知,此案还是如同一个谜案!”

  “知县大人莫急。”林寿微微一笑,道,“此案扑朔迷离,自然需要循序渐进,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方能让案情真相大白!”

  “这……”赵知县沉吟一声,他内心并不希望此案有外人插手,冲王公公道:“公公,依下官看来还是让巡检司大肆在城内搜捕,定能将那窃贼缉捕归案!”(注:明代所设巡检司已经佐以行政权力,主要为州县所属捕盗官。)

  “胡闹!”王公公怒道:“赵知县,这位儒生心思如此周密,片刻之间便能将那窃贼之术破解,咱家信他,远信你那巡检司!”转过头又冲林寿温柔轻声问道:“小哥儿,不知你如何称呼?”

  林寿赶紧拱手回道:“学生乃是本县秀才,姓林,单名一字寿,字长青,愿为公公大人效犬马之劳!只要公公大人给学生一个机会,学生定会还给公公大人一个满意的结果!”

  “你这秀才……”对于林寿的顺杆子爬,赵知县皱眉无奈,心中又暗自鄙夷:“又是一个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辈!”

  王公公却抚掌大笑,赞道:“好一个足智多谋的秀才公,占七,赏他!”

  占七又从袖袋中掏出一串铜钱,用麻绳串着,足足十几枚,双手捧着递了过去,并细声调笑道:“你这秀才真是好会说话办事,公公自打接了这皇差,还没有过如今日这般高兴过,若是你有朝一日入得皇宫,你这张小嘴呦,保证能让你换来一生富贵的呦。”

  “呵呵,小公公谬赞了。”林寿欢喜地接过铜钱,全身却是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道一声:假如入了皇宫成了你们这班男不男女不女的玩意,那场富贵倒不如不要的为好。

  “林秀才啊,不知接下来你要如何查案?”王公公在翠屏的服侍下,重新穿好鞋袜走下床来,一双丰盈的胖爪子如见到了新人一般热乎乎地攥住林寿的瘦手,急声道:“只要你能破案,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出来!”

  “哪里,哪里,公公大人言重了……”林寿不漏痕迹的将手从他油腻腻的魔爪中抽出来,环顾四周,道,“我现在需要询问昨夜查岗的护卫,还有这座府宅的详细地势,方可再行下一步!”

  “好,一切都依你!”王公公虎目一瞪,颇有金刀大马的男儿雄风,冲赵知县吩咐道:“赵知县,马上派人将昨夜巡逻站岗的衙差全部寻来,一个也不许少,全都静候林秀才吩咐!现在咱家认命银丰县秀才林寿,为本次窃贼案件的总顾问,负责稽查元凶,举县三班衙役任你差遣!”

  “啊,这么快咱就当官了?”林寿眉间一笑。

  只是可惜,这“顾问”之职只是个临时职位,要不然就能领着几个衙差,牵着几条狗,去衙前街上转一圈,那岂不大大的好玩?

  貌似古装电视剧中,那些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都是这种做派的……

  林寿突然感觉,这才是一个男人应该干的事儿啊!

  “这……”赵知县扫了一眼林寿身上的襕衫,又扫了一眼身后的黎教谕,心说一声,看你县儒学教出来的好学生,都快爬到本老爷的头上去了……但是又惧怕王公公的权势,只得违心点点头:“好吧,一切皆听公公吩咐!”冲门口站岗的胖瘦衙差一挥手,道:“去,把孙县丞和王典史寻来,就说案情有了重大发现!”

  “是!”两个胖瘦衙差马上领命归去。

  “林顾问,林顾问,你傻笑什么呢,咱们继续查案吧?”王公公看林寿还站在原地嘿嘿傻笑,拿胖手轻轻地捅了捅他的腰眼。

  “啊,对,查案,查案。”林寿腰眼受痒赶紧回过神来,摸了一把嘴角上的口水,刚刚一时想入神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大手一挥,道:“接下来先带着我将这王家老宅巡视一遍,先摸清此地的地势再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