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任务完成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930 2019.07.02 01:03

  回到了银丰县城,林寿直接驾着马车回到王家老宅,后院厢房中的王公公果然是夜不能寐,这才过了区区三日,他竟然好似生了一场大病一般,体型瘦了一圈,听到门外占七的回禀声,他连外衣都没披就只穿着一身贴身的衣匆忙跑了出来。

  林寿跳下马车,拱手一礼,笑道:“回禀公公大人,学生终没有辜负所托,已于今日将那女贼缉拿归案了!”

  马车帷幔一掀,女贼被五花大绑的犹如粽子。

  王公公脸色一喜,随又神色紧张小声问道:“那圣旨……可曾寻到?不会被那天杀的贼子给烧了吧?”

  林寿从衣襟内掏出那一卷金绸,双手虚托在头顶,给他吃了一个定心丸,道:“公公大人安心,圣旨安然无恙,还请公公大人检查。”

  王公公听罢喜上眉梢,赶紧接过金绸来仔细检查,这一刻他哪里还想着什么宫廷规矩,先验证是真是假才是最要紧的事儿,少顷过后,他才翘着兰花指拍着胸脯笑道:“哎呀呀,我的天呢,可算是吓死咱家了,这宝贝啊总归是找回来了。”

  对于那名女贼,王公公只是随意看了几眼,因她被麻绳包裹成了一个粽子,嘴里又塞着抹布,也瞧不得真容。

  王公公随意挥了挥手,便让黄三将她带了下去,只等抄完王家老宅之后,将她连同王家妇孺一同拉至京城中交由万历皇帝审讯,是生是死,就看她造化了。

  待一切风平浪静之后,王公公一把握住了林寿的手,声音哽咽道:“林寿啊,若不是你,只怕咱家的脑袋都保不住了,你可真乃咱家的贵人呀!”

  王公公很激动,从他那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庞,还有林寿那快要被攥碎的手掌上都能感觉出来此刻王公公的盛情,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若是林寿不讨厌他还想要以身相许的冲动。

  林寿顿觉菊花一紧,赶紧含蓄道:“哪里哪里,全靠公公大人识人善用,运筹帷幄,学生这才能侥幸破得此案,若论功行赏,公公大人才当居首功而。”

  这马屁功夫拍得很恰是时候,让王公公忍不住破涕为笑,抿嘴笑道:“你这小子还是那么的油腔滑调,不过咱家喜欢,是个好苗子,可惜窝在这小小银丰县城里屈才了。”

  林寿就势顺着他的话头道:“所以学生才斗胆向公公大人毛遂自荐,还请公公大人看在学生此次略有苦劳的份上,能帮学生寻个出身。”

  他说的很含蓄,完全没有透露出一点据功求报的意思,比如明明有功劳却说成了苦劳,这种谦虚的态度是很符合所有上位者的嗜好的,至于他口中所谓的“出身”,通俗话来讲,只是想谋求一个能养家糊口的铁饭碗罢了,要求并不高。

  这也是林寿肯帮王公公侦破窃案的目的。

  在大明朝,国朝选官三途并举,其一为科举考试,其二为吏员升迁,其三便为举荐了,再怎么说王公公也是皇宫里正五品的掌印太监,也算是皇帝跟前的人了,只要他能帮着林寿在皇帝面前多说一句好话,林寿的仕途也算是有了一条出路。

  王公公心领神会,道:“放心吧,你对咱家有大恩,咱家又岂能辜负了你,不就是想要一个出身嘛,待咱家回宫之后一定会向司礼监掌印公公举荐你,凭咱家的面子,至少也能在司礼监里给你安排个好位置。”

  “什么,司礼监?”

  林寿一听到这个衙门的名称音调都变了,他就是对大明历史再无知,也知道司礼监可是皇宫内太监宦官的衙门,想要混入司礼监者,全都得胯下挨上一刀才算及格。

  王公公看到他的表情,翘着兰花指哈哈笑道:“看把你小子吓得,你以为宫中司礼监是那么容易就能进去的吗,咱家13岁就净身入宫,熬了二十年才也只不过是个掌事太监,再说你年龄也过了加冠之龄,身体能不能熬住那一刀还犹未可知,咱家怎么会害你呢。”

  林寿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干涩回道:“公公大人的玩笑,学生……实在是消受不了啊。”

  “林寿啊林寿,虽然你破案如神,没想到却也还是一个胆小鬼啊,做公公有何不好的,要吃有吃要喝有喝一辈子不受穷,若是捞着个肥差,就连三宫六院的娘娘们都得上杆子巴结着你。”

  “额……”

  王公公说的好有道理,竟然林寿无言以对,似乎……这进宫当太监,还真是一种很有前途的职业。

  “怎么,心动了?要不要咱家给你介绍一个手法高超的刀子匠,保证你一刀下去一辈子进宫享受荣华富贵。”

  “额……”

  林寿脸上的冷汗又下来了。

  “哎呦呦,还真害怕啦,你瞧瞧这脸上的汗珠,让人看着都心疼呦,咱家是骗你的。”

  王公公此刻抿嘴一笑,竟让人看着有一种风情万种的错觉。

  林寿差点当场就将昨夜吃的晚饭给吐出来,那表情又惹得王公公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王公公与林寿说着这一阵俏皮话儿,也算是将他这几日焦虑不安的情绪发泄了出去,同时也不得不承认,王公公对林寿是越发看得顺眼了,大有想将他招入麾下的打算。

  这时,银丰县衙里得到奏报的一众官吏已经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县衙长官赵知县,他左脚刚跨进月拱门就声嘶力竭的大喊:“公公大人,本官听小吏禀报来说窃案已破,不知是真是假啊……”

  “这狗官……来得好快。”王公公的眉头忍不住一皱,这是真心讨厌赵知县的节奏。

  此时自然不好再跟林寿“打情骂俏”了,林寿也知趣,留下刘七和张千两个小贼看管女贼,他自己拱手辞别了王公公,悄悄地离开了王家老宅。

  至于接下来王家老宅内的抄家事宜就不用林寿来操心了,自然有县衙诸官吏来操持,王公公也要命人连夜卷写奏本,一式两份,一份由赵知县递到山东布政司衙门,一份由王公公署名上奏天子,可谓是马虎不得。

  在王家老宅的门外,王公公的贴身小厮占七早已等候良久,看到林寿走出来悄悄的将他拉至僻静处,左右看看无人,这才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鼓鼓的钱袋。

  “占七哥,你这是作何?”林寿明知故问。

  占七小声回道:“林顾问,我家主子说了,此案之所能告破,您居功甚伟,他断然不会忘了您的恩情,他也知您家中潦倒,特地让小的赠给您些许银钱度日,万万不要推辞。”

  他说得诚挚,再说林寿现在也确实缺钱,婉言推辞了几句也便收下了,转身冲着王家老宅内深深地鞠了一躬,算作对王公公的答谢。

  占七扶他起身,又附耳小声道:“我家主子还让小的给您吃个定心丸,他说只管让您回去等信,多则一两月,少则十数日,他老人家必会上奏朝廷为您请功!”

  林寿眼前一亮,道:“公公大人当真这么说?”

  占七点头,回道:“当真!”

  听到如此斩钉截铁的答复,林寿的眉头忍不住一乐。

  大明朝虽有万般不是,但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还是很重情、重义、重诺的,正所谓一诺千金,特别是身为上位者是不轻易许诺的,一旦许下诺言,则必要重诺施行——这也是“程朱理学”在大明朝能得到广大传播和发展的根本缘由。

  王公公所言的请功,既可认为是明朝选官三途中的“举荐”一途,王公公将功劳簿奏报上去,只要吏部堂官承认了林寿对此案有功,则必定会论功行赏,依照所报功劳之大小,任命官吏品阶,从从九品至正六品不等。

  别看所赐官阶虽小,但却可以让像林寿这样的书生跨过一道“由士为官”的天堑,对,就是天堑,好不夸张。

  纵观大明朝两百余载的国运,其中不知有数以多少计的书生直到熬白了头发也没能考上金榜题名,纵能有金榜题名者,亦有不知多少计的举子直到熬花了眼,也没能等上一个外放为官的机会。

  所以说,若王公公真为林寿上表请功,举荐为官,则对林寿来说真是一种大恩,知遇之恩。

  林寿心里十分明白这个道理。

  当然,这举荐为官也有很大的弊端。

  比如将来林寿的出仕之路会为人所诟病,其一他不是金榜题名的举子,名不正言不顺;其二便是他的举荐人是一个大内太监,这在士林文人之中可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儿,而且从理论上来讲,林寿的一生也将会被烙上一个“阉党”的印记。

  阉党,这可是注定会遗臭万年的一个称呼啊。

  但是,林寿依旧发自内心的感谢王公公,在这个路边不时会有饿死骨的穷年代里,出仕为官便代表着捧上了一个金饭碗,从此他和妹子都不用再忍饥挨饿了,肚子里饥肠辘辘的感觉,一碗小米粥都能喝出满足表情的生活,林寿这辈子真的不想再体会了。

  阉党而已,又不是真要胯下挨上一刀进宫当宦官,这种名誉上的伤害,林寿自问自己还能坦然接受的。

  只在几个呼吸间,林寿便权衡好了利弊,他这次郑重的整衣捋袖,对着王家老宅内王公公的方向深深的拜了三拜。

  归附之心,昭然可见。

  身侧的占七这才含笑点头,对林寿的态度满意至极,心底更是由衷的赞了一声:真不愧是王公公看中的人才,果然不是一个迂腐拘泥的呆书生!

  占七满意的离开,他要将这个喜讯赶紧去报告给王公公,大明朝一个有功名的秀才公肯屈身归附一个大内的宦官,这本身就是一种无上的荣光。

  林寿心中波澜不惊,也算是安然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其实对于一个书生的名声,他反倒是现在更在乎手中钱袋中的银子。

  江宁织造的丝绸确实比农家粗布摸起来舒服得多,特别是钱袋内还装着四块银锭子,拿手一掂量,个个都是五两重的足银,圆形凹底,成色上佳,颇为晃眼。

  这让林寿忍不住喜上眉梢,这王公公出手真大方,真不枉他这几日的劳苦奔波,今儿可算是见到赏银了。

  要知道如今的整座山东布政使司,还都处于一场百年难见的旱灾之中,家家都是穷得快揭不开锅了,平日间一文铜钱就能吃上一顿饱饭,而林寿这才几日间,就赚得了二十两足银之多,这若是传扬出去,只怕能馋的别人家的眼珠子都能掉下来。

  比如银丰县里最平常的三五口之家,每月的花销也就一贯银钱有余;城北牙婆插标售卖的丫头片子也仅仅只值三五两银子;衙前街上地段最好的一座四合院,也才标价十两纹银。

  如此细算来,王公公赠与的这二十两纹银,足够林寿在这银丰县中置办上一座上好的家业,还能再买上一个俊俏的小丫头当填房,如此有房有田有妾,也便能安安逸逸的开始过上安生日子了。

  若是他效仿当年的林书生,想去夜宿与皮条胡同里的百花楼,这些银钱也足够让他包上那里最漂亮的姑娘,听着琴乐,喝着美酒,品着佳肴,再借着微醺的酒意搂着美人儿在床头颠鸾倒凤,如此夜夜笙歌,也能玩上个把月有余。

  钱,真是个好东西,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当真是有了钱,你的人生才能足够完美。

  哎呀呀,想到此,林寿忍不住扶额暗叹,怎么会突然想到去烟花柳巷去寻欢作乐呢,现在有了钱,当务之急应该先改善一下家中窘迫的现状才对。

  其实话说回来,有钱确实好,最起码能让人都有时间自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