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光脚不怕穿鞋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205 2019.06.03 15:00

  郭大车马行的郭大?

  虽然快递与车马行并不完全相像,但二者之间肯定会有大量竞争,所以陈亮亮自然会对曲阿的“同行”做过了解。

  曲阿目前只有两家车马行,一家便是这郭大车马行,另一家则是叫郭二车马行。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两家的渊源极深,事实上郭大与郭二是亲兄弟,最初是合伙创建了郭氏车马行。

  这对兄弟是一对狠人,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在县里也有些关系。所以在郭氏车马行成立后,原先那些零零碎碎的车马行便被吃得吃打得打,到最后只剩下他一家。

  不过后来兄弟俩据说是因为利益的原因翻脸了,郭氏车马行由此解散,二人分别成立了郭大以及郭二车马行。

  郭大身为哥哥,无论人脉还是实力都强于郭二,如今郭大车马行的规模也确实比郭二车马行大了不少。但郭二也不是吃素的,加上就算矛盾再大,二人终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所以虽然郭二落于下风,但彼此一直算是相安无事。

  到了现在,两家车马行垄断曲阿物流业务的格局已经维持好些年了。

  当然,对郭家来说,如今的车马行只是家里的产业之一。

  陈亮亮不是没想过郭氏兄弟会来找他麻烦,甚至于他觉得这必然会到来,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

  因为早些年郭大郭二身为后来者,尚且能猖狂嚣张的把别人搞到关门破产。如今身为既得利益者,且又养了这么多年的脾气,怎么可能容忍有人来分他们一杯羹?

  只是他没料到的是,郭大竟这么早就出现。他本以为,郭氏兄弟怎么也得等看上一段时间、在摸清楚状况确认威胁后才会出手。

  可是既然来了……来就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罢了,反正这一关早晚要过。

  “慌什么?”陈亮亮看着李瓜瓜皱了皱眉。

  “他又不吃人,同样是两只眼睛一只鼻子,有什么可怕的?”

  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了一阵放肆的大笑。

  “陈老板说的好说的妙!深得我意,想我郭某人向来与人为善,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编排了那些谣言,让我名声这么坏。

  本就是的嘛,大伙儿都是两只眼睛一只鼻子,谁也不比谁多长了点什么,有什么可怕的?真是的!”

  陈亮亮循声望去,只见有三人进了门,中间那位便是开口之人,四十岁出头的样子。

  虽然没见过,但很显然,这便是郭大。

  郭大的身材虽不算高,但很粗壮,肩膀很宽,面相很恶,加上一脸的络腮胡更是显得恶。

  右手中缓缓转着两个球,看起来似乎是黄金打造的?

  三人大摇大摆向着他缓缓走过来。

  随着郭大的出现,原本热热闹闹的店里陡然鸦雀无声。

  凶名在外啊……

  身旁杨胖子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腰,接着向他耳语了一句。

  “要我帮忙不?”

  “管用吗?”

  “不知道,估计不行。以郭大的为人,若是其它事,家父的面子或许能起点作用,但这种事谁都打不了圆场,毕竟同行是冤家。”

  “那算了,我自己来。”

  “那你小心点,别正面冲突。这家伙真不好惹,家父都有些忌惮他。”

  不好惹?

  陈亮亮当然知道这等人不好惹,无论在哪个时代,这种滚刀肉都不好惹,因为他根本不会与你讲道理。

  以其的过往就知道,这等人什么肮脏下作事做不出来?

  在知道郭大郭二的“光荣”往事时,他就知道,自己与这郭大郭二之间,未来要么是自己服软滚蛋;要么是把这二人彻底弄服,让其不敢造次。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中间路线可以妥协。

  看了看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郭大的脖颈中若隐若现的虎头纹身,陈亮亮吸了口气,然后咧嘴笑了笑。

  “郭大员外?”

  “正是某家,陈小老板年轻有为啊。”

  “过奖了,愧不敢当。不知郭员外登门有何贵干?”

  “有何贵干?”郭大与左右同伙互相挤眉弄眼地看了一眼,随后哈哈大笑。

  “你说有何贵干?今儿是陈老板开业的大喜之日,身为同行,郭某怎能不亲自上门……道贺!”

  道贺二字咬得极重。

  “哦?”陈亮亮像是听不到言语中的威胁,面色如常的淡淡说道:“既然是道贺,那贺礼呢?小子虽年纪尚轻且见微识浅,但还是知道道贺得有贺礼乃是最基本的礼节,难不成郭员外竟不知道?

  还是……还是郭员外手中一直转啊转的金球就是贺礼?若真如此,这礼可就太重了,小子受之有愧啊。”

  额……

  郭大愣了愣。

  这显然是被陈亮亮不按常理出的牌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或许郭大此时的心里活动是,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吃瓜群众们也愣住了,不过面面相觑的神情还大都带着些担心。

  哪能这么……好吧,敢如此与郭大装疯卖傻的人,可是好多年没出现了。这年轻老板也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些,难道你以为郭大的恶名是吹出来的?

  见郭大愣了愣,陈亮亮便笑了笑,继续神色如常的道:“到底是不是啊郭员外?虽说受之有愧,但若员外偏要送、我却不收,那就是对郭员外的不尊重,所以还是得收的。”

  他自然知道这会让郭大难堪,于彼此关系可谓是火上浇油。可……郭大本就是来找茬的,两人也根本没有缓和的可能,那干吗要委屈自己忍气吞声?

  你如此做派,不就是想吓唬我、给我个下马威么?

  若我是那等只求和气生财的寻常商户,配合上你那些恶名,想必会就此被吓住,然后落入你的节奏,最后被玩弄于股掌之中。

  可特么的你也不看看我是怎么长大的!

  身为一个孤儿,他打小就受到数不清的嘲笑与欺负,那时的选择是硬怼回去,最后就连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打了多少架。

  不管打得过打不过都得打,谁想让我难过,我一定要让你比我更难过。

  他当然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但这也分什么人什么事,不该退的时候半步也不能退。比如今日,你若退一步,那将来就得退两步三步乃至更多步,直到被逼到墙角举步维艰。

  你想要息事宁人,他却只会变本加厉。

  所以,你想做什么我都奉陪到底。

  但你又能做什么呢?

  这光天化日的,还是在我的地盘,你郭大想干吗?

  你又能干吗?

  还就不信了,你郭大能在曲阿一手遮天!

  什么时候光脚的怕穿鞋的了?简直是笑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