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读书人的谎……能是谎吗?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438 2019.06.15 15:55

  “依你所言,狡辩也能心安理得?”

  “不,若小子狡辩绝无法心安理得,但并不妨碍小子尊重能狡辩之人。”

  “何解?”

  “狡辩乃是颠倒黑白,这与小子自幼所禀持的理念相冲突,所以小子做不到也不屑做,顶多会涉足一点点似是而非的诡辩,因为诡辩的根子仍是立足于推理以及过程。

  至于小子说尊重狡辩,则纯粹是抱着存在即合理的态度。万物万事既然存在那便有存在的道理、既然有存在的道理便值得尊重。

  当然,这里的尊重并非说小子会欣赏赞赏,不过是因为存在即合理罢了。”

  存在……即合理?

  老者皱起了眉,一直喃喃咀嚼着这五个字,露出苦苦思索的神情。

  陈亮亮弯了弯嘴角。

  其实他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不过是想把“存在即合理”这句哲人名言抛出去。其它地方对不对根本不重要,哪怕是错了也就错了,无所谓,不怕丢人。毕竟他的目的并不是证明自己对,而只是想表明他是个“怀才不遇”之人。

  对面这老头儿既然能被国公府看中,那显然是个饱学之大儒,加上又到了这等年纪,各种怼天怼地怼人生的思考肯定很多。

  所以,老头儿,请慢慢享受折磨吧,不用谢我。

  只要你一开始“享受”折磨,就会想起钱国公府有个名叫陈亮亮的下人。

  人是很奇妙的,比如一个女大学生若是靠身体不当获利,显然会为人所不耻。但若是一个站街女用业余时间去大学听课还毕了业,那却是满满的正能量,会得到别人的赞誉。

  可……本质上二者是一样的呀!

  区别不过是因为人们一开始对你的定位不一样。

  如今的陈亮亮便是如此,若是一个才华横溢的读书人去做一个奴仆,那必然惨到没朋友,且会到处受人白眼。但若是一个身为奴仆的下人才华横溢,肯定会让人眼前一亮,随后便是欣赏与结交。

  归根结底,别人对你的定位不一样,预期自然也不一样。

  才华嘛……嘿嘿,咱读的书虽然不多,但就肚子里的存货,哪一个拿出来不是惊天动地?

  此时死苍蝇终于发现不对劲了,脸色有些苍白,神色有些慌张。可又不敢开口,连动都不敢动,只能徒然着急。

  钱照则是一时眨着眼看着陈亮亮,一时又眨着眼看着沉思的老头儿,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后,老头终于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带着淡淡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笑容开了口。

  “存在即合理……很好!那依你所见,你与这史昌营,到底是谁在说谎呢?”

  陈亮亮乐了起来。

  让我自己说?

  既然让我说,那必然是先设定好结果再强行推导过程啊。

  这岂不是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老头很够意思嘛。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正常,毕竟就像他那洋洋洒洒一大通却根本不在乎对错的说辞,人家也根本不在乎谁在说谎,只不过是想再听听他怎么说而已。

  就像你看到有两只蚂蚁在打架,其中一只竟然能与你交流,你觉得很有趣,那你会把注意力放在蚂蚁为何打架之事上吗?

  你当然只是想看看这只蚂蚁为何这么有趣、以及能不能再有趣些!

  他笑着说了起来。

  “老先生和少爷先请看,虽然此事没有目击者,我和他各执一词互相指责,且都看似有理。但只要是说谎骗人,便都会有破绽,只要细心寻找耐心推理,总能把破绽找出来。

  史昌营说过是钱管家让他找我的茬,对不对?

  这便是动机!

  他有陷害我的动机,那我是怎么做的呢?

  我知道他要找我的茬,为了避免被他打,我的做法是不被他抓到把柄,所以我连中午饭没吃都忍了下来。那么在明知道没有目击者作证、且闹将上去肯定会被钱管家找茬、我不可能落得了好的前提下,如何敢报复他嫁祸他?

  这岂不是自己往刀口上撞?

  谁会这么傻?

  小子可不知道少爷和老先生在林子里,更不知道少爷会恰巧听到、接着还愿意站出来为这鸡毛蒜皮之事主持公道。”

  一番话说完,老头儿没有任何表态,一直饶有意味的微微笑着。一旁的钱照却是嘶了一声,一边点着头、一边将眼睛瞪了起来。

  “好哇你这只死苍蝇,我就说你向来是仗着钱清撑腰去欺负别人,谁还敢欺负你!此时发现果然不假。”

  不知何时史昌营已经满头大汗,听钱照此言,再次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丧着脸道:“少……少爷不是这样的啊,小的真没陷害他,是……是他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小的之前在那亭子里坐着呢,碰都没碰过他。”

  陈亮亮撇了撇嘴。

  这会知道说实话了?

  可惜晚咯,而且如此更是害了自己!

  蠢货!

  果然,钱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先且不说他是不是真自个儿摔倒,就说你自己,你这是自承先前在蒙骗本少爷咯?”

  史昌营一愣,片刻后将头抵到了地上。

  他已经落到了说什么都错、越说越错的地步……

  到了此时,陈亮亮觉得应该差不多了。他的战果不错,不仅成功给自己撇清了关系,还在老头儿和钱照的心里种下了好印象,算是因祸得福。

  可是,老头儿又开了口!

  仍旧是那淡淡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微笑。

  “史昌营说是你自己摔倒的,老朽也觉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那么这是不是说,不仅他是在说谎,你也是在说谎?”

  钱照的目光落到了他身上,带着狐疑、带着打量。

  多事的死老头!

  陈亮亮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可骂归骂,这特么的……怎么回呢?

  他看了看老头,又看了看钱照,然后故作轻松的微笑起来。

  “这个……这个……嗯,是这样的,老先生说小子也说了谎,这怎么可能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是连诡辩都能振振有词之人,有何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陈亮亮斩钉截铁的回道。

  他走到花圃中,取起一朵先前被他压断花枝的牡丹花。

  银红牡丹,果然是花中之王,真特么的美!

  “敢问老先生,什么样的人会说谎、什么样的人又不会说谎?”

  不待老头儿回答,他自说自话道:“不知先生觉得我这样的人会不会说谎?”

  ……

  “有花堪折……嗯,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他的用意很明确。

  你看,我这诗作的还算不错吧?

  俺们村的唐诗哟,我都不知道是谁写的,你更不可能知道啦,所以你只能按在我头上。

  那么你看,我是个读书人吧?

  与你一样的读书人哟,说不定你写诗还不如我……

  或者这么不客气的跟你说吧,不是不一定,而是一定,要不咱比比?

  你是大佬没错,可你这个大佬能在我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这种诗?

  所以……咱们读书人……会说谎吗?

  换句话说,咱们读书人的谎……能是谎?

  能是这等粗鄙之人可比的?

  咱们读书人的谎可是透着能飘千万里的墨香味的!

  皇帝放屁也是香的,您说对吧?

  老者的目光闪动良久,终于,双手一张哈哈大笑,然后扬长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