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最有钱的人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228 2019.05.23 10:31

  天终于亮了,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喷薄而出,不仅给世间带来光明,也带来了温暖。

  陈亮亮从未发现这再寻常不过的光线竟也会如此迷人。

  这感觉真好,就像是世间的黑暗丑陋与污秽都被荡涤了一般,呈现出的是一个红通通的清明世界。

  杨利太毒了,连自己的侄儿侄女都想一起烧死。直到此时,他在想起那场火时仍旧会后背发凉,很后怕,不寒而栗。

  所幸已经安全离开,此时他已站在一家客栈的客房里的窗前看着初升的太阳,生出劫后余生之感,哪怕自己并未受到任何实质上的伤害。

  落脚的这家客栈名叫百姓客栈,是整个曲阿城最便宜的一家。

  能找到这家最便宜的客栈有赖于杨丽的意中人李瓜瓜,杨华兄妹对城里并不熟悉,好在李瓜瓜之前一直在曲阿城里做工,昨天白天才回去,对这里很熟悉。

  开了两间房,三个男人一间,杨丽独自一间。可惜就算是全城最便宜,两间房也花了五十文钱,让杨丽心疼了老半天。

  然而不住不行,虽然以目前的情况是肯定得要在城里租房子住下来,因为家已经没了,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但租房子岂是一时就能租到的,只能先在客栈住下来再说。

  钱啊……!

  在想起没有就万万不能的钱时,陈亮亮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他当然是身无分文,李瓜瓜家里的条件不算好,带出来的钱并不多,加上杨华兄妹的积蓄一共才三两银子,这是目前四人的所有财产。

  他对银子并没有实际的概念,也不知道三银子到底有多大价值,后来决定以大米为基准与他所熟悉的人民币进行互换,由此得出银子的大概购买力。

  这里的大米一斤二文,那一世便宜的大米大概两块多钱一斤,他便把一文钱当成一块钱。

  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那么三两银子就是三千块钱。

  用三千块钱维持四个人的开销……看起来还能喘息,不至于即刻山穷水尽。但客栈不可能长住,需要尽快租到房子,可房租并不是日付,起码也是月付,再加上住处要购买的东西,如此可就是捉襟见肘了。

  如何尽快搞到钱,已经成了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

  当然,对于此时面临的窘境他早有预料,虽然身无分文,但他身上还是有一件宝贝的,便是那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

  虽然在这个世界手机没有作用,但架不住这是天底下独一份,只要卖得好卖得巧,应该能弄到些钱。

  不过这是一锤子买卖,卖了就没了。电量也不允许他无节制的展示、且必须得在电量耗尽前卖出去,所以得慎之又慎,别到最后成为一块烂在手里的砖头。

  卖手机呀卖手机,究竟应该从何处着手呢?

  站在窗前的陈亮亮为此眉头紧锁了好一会,然后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喂喂,你那什么计划到底是什么啊?”

  说话的是今年刚满二十、杨丽的意中人李瓜瓜。

  此时杨丽在另一间房里,杨华则是出了门买早点,所以这间客房中暂时只有他和李瓜瓜两个人在。

  李瓜瓜长得高高瘦瘦的,总体说来算是个很不错的人,否则杨丽也不可能看得上。不过这家伙对他似乎有些不满,看起来是因为杨华兄妹为了他损失太大,差点儿连命都丢了,不过陈亮亮觉得这只是表面原因,深层次原因应该是李瓜瓜在吃醋!

  他昏睡的时候都是杨丽在照顾,因为伤势还未痊愈的缘故,昨夜长途跋涉时杨丽还对他很关心,甚至有时候还会主动扶着他,这让李瓜瓜的脸色很不好看。

  其实我能威胁你什么,至于对自己和意中人这么没信心吗?

  陈亮亮觉得应该找个机会把把事给解决了,这种事可不能误会下去。

  “我那计划啊……估计说出来你也不懂。”

  “啥?我不懂?”李瓜瓜一声嗤笑后接着说道:“合着好像只有你有能耐似的,有本事别要别人养着你啊。”

  陈亮亮回头看了一眼,笑道:“你说的对,一个大老爷们确实不能靠别人养着,所以得要搞钱去了。”

  “说得好像钱放在地里等着你去捡似的。”

  “这可说不准,万一真有呢?”

  “这……好吧,一文两文也是钱,别说捡,讨饭也能要到。问题是你能拿一两文钱干吗?买一个馄头吗?别偷摸概念耍赖皮。”

  “我算算啊……我那个计划如果最终成行的话,估计至少得上百两银子才能起步,所以我的目标是不低于这个数,你觉得我有没有偷换概念耍赖皮呢?”

  “上……上百两?”李瓜瓜的眼睛直了。

  “对啊,说不定能更多,反正只多不少。”

  李瓜瓜愣了半响,最终挥了挥手,露出一脸的鄙夷。

  “你就可劲的吹吧,反正吹牛不要钱,只是可别把牛皮吹爆了,我可长着眼睛呢。”

  “那咱们打个赌?”

  “怎么赌?”

  “捡这么多钱当然是玩笑话,我的意思是我能搞到这么多钱来,如果真搞到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行,那咱们约好了,赌注也不大,这一段时间你一切听我吩咐、助我弄钱,如此即可。”

  “如果你失败了呢?”

  “如果弄不到钱,就等于我说的一切都是吹牛皮,那我还能真有脸蹭你们的吃喝?放心,到时我会第一时间拍拍屁股走人。”

  “这个……这个……”李瓜瓜沉吟半响后喊了起来。

  “时间呢?你可别诳我,你又没约定好时间,我得听你吩咐到什么时候?”

  “是真在做事还是故意刁难,难道你分不出来?”

  “那……好!说定了。”

  陈亮亮点点头,笑了起来。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从现在就开始我的弄钱大业。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我,目前曲阿最有钱的人是谁?”

  李瓜瓜还未回答,只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拎着一些吃食的杨华走了进来、且边走边说道:“曲阿最有钱的人自然是何员外。”

  “何员外?”

  “对啊,都说何员外家资巨万、良田无数,我很早就听说过何员外的大名,在曲阿也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是何员外!”李瓜瓜忽然竖起了手。

  “难道还有比何员外更有钱的人?”杨华诧异问道。

  “若论曲阿,自然没有哪户人家比何员外的家业更大,就算是这几年如日中天的布商杨员外也不如。不过他问的是目前曲阿城里最有钱的人,并没说只是曲阿人,这就轮不到何员外了。”

  “那是谁?”

  “五小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