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御史方自在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051 2019.07.03 09:49

  方自在是一名言官。

  准确的说,是名御史。

  对于言官,陈亮亮听过,虽不算太了解但大概懂一些。知道这是一个在古代官僚结构中较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个人的道德品性和政治素养要求非常高,有风闻奏事的权利,属于监察机关。

  在他那个时空,言官分为两种,一种是谏官,另一种则是御史。其中的区别是一监督政府、另一监督皇权,但在这里,二者合二为一了。

  换句话说,这就是一个得到认证许可的、可以逮谁咬谁的官职。

  不论你是皇帝还是官员,只要我看你不顺眼、觉得你做的不对,都可以照咬不误,而且咬了你还得给我憋好了。

  他本以为在这里不会有这样的官职,毕竟以他所接触到的,有很多官名都沿袭自他那一世,所以下意识的以为这里的朝堂结构与他的理解是一样的,不过后来发现自己错了。

  基层组织与地方政府都可以照搬,毕竟结构并不算繁杂。但朝堂可就不一样了,那是整个国家的中枢,以这里的条件,完全照搬根本行不通。

  所以后世并不存在的言官,在这里是堂而皇之的存在。

  若强要与后世类比,这里的言官大概可以算得上是人大、政协、纪检这三者合体的一部分。

  权利还是很大的是吧?

  所以陈亮亮觉得……能够认识方自在这么一号人还是很值得自豪的,毕竟曾经的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结识到这等层级的人。

  方自在的家不大,仆人也没几个,与其身份地位相比甚至可称寒酸,不过这也正是一名御史的标配。

  穿着一身白色里衣的方自在在看到陈亮亮后,表情很是诧异。

  这么早就睡了?

  陈亮亮笑着表示,有些事要跟你谈。

  于是方自在把陈亮亮带到了书房中,还特地关照一个下人在屋外守着,任何人都不许靠近,哪怕是夫人都不行。

  显然,方自在是误会了什么。

  陈亮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把二柱家的遭遇简单说了一遍。

  方自在微张着嘴,表情变得怪异,似乎有意外有不解,也有一些愤怒。

  然后方自在背着双手在书房中烦躁地踱起步子来。

  “这种事我之前有耳闻过,有民众告过状,官府也查过,但最终不了了之。”

  “为何?”

  “因为无法取证,也无法确定罪名!”

  陈亮亮点了点头。

  的确是,以二柱家的遭遇来看,这些人的行事的确非常小心谨慎,就比如二柱被抓,从程序上来说,一点儿毛病也没有。

  你打了人,那抓你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么?

  再说之前,这些人也不强买强卖,你去买药纯粹出于自愿,并没有任何人强迫过你。

  你若再去查他的药,保证会发现那些药都是一些很常见的补药,根本不会吃死人。死因绝对是因为你本身的病情,与他们的药没有任何关系。

  这还是病人,若只是普通人为了强身健体,那更是无法取证。

  其中唯一能拿出来说道的,便是涉及到虚假宣传,但虚假宣传这种事……你提供得出证据么?

  你说人家向你承诺过,证据呢?

  总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还有也总不能人家跟你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吧?难道你是三岁小孩?

  而且真到有可能造成大影响的时候,背地里一定是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你和解也得和解、不和解也得和解,否则有的是招数对付你。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让你走到最后一步,也被认定虚假宣传了,又能如何定罪?

  要知道即便在法律条文多如牛毛的后世,在面对保健品行业那传销式的虚假宣传时,也没有太好的应对方法,只能让民众多长心眼。

  更何况你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别忘了这些人是北方来的,外地人能在本地明目张胆的做出这等事,说始作俑者没有强硬的后台鬼都不信。

  他想去探望二柱时,里面的人可是明明白白说了,上头有命令,无法通融,连钱都不敢收。

  甚至于搞不好负责查这事的官员都跟人家是一伙的,你拿什么去告?

  想了想后,他说道:“那你是怎么看这事的?”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依你的判断,这是纯粹只是一些人想钱想疯了、还是另有所图?”

  “这种事……能有什么所图?”方自在挠了挠头,狐疑说道。

  陈亮亮笑了笑,伸出手指向方自在摇了摇。

  “别忘了那些人据说是北方人,而且是在天子脚下。依常理来说,若是这些外地人想赚这种挑战人之底线的钱,不是应该离京城远远的吗?

  你说这些人的后台、或者说是叫始作俑者,到底是谁呢?

  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这种地方犯这种事?就不怕惹到天怒人怨,把他自己给一锅端了?”

  方自在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神色也变得慎重。

  “继续说!”

  “没什么好继续说的,我就是觉得这是挖国朝根基的事,如果一直没人管没人问、任其这么发展下去,估摸着附近的百姓都会对朝廷寒心到了极点。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见解,还有很大可能是我想多了,正如你说的,这种事又能有什么企图?所以我也就这么顺口一提而已,具体你们自己判断,之后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我不负任何责任,毕竟我来找你的目的也只是纯粹想把二柱捞出来。”

  方自在的嘴角抖了抖,眯着眼想了好一会,然后才深深吸了一口气。

  “二柱的事好办,你且先到关二柱的地方等着,我出去找人。”

  陈亮亮站了起来,拱了拱手。

  “那就先告辞了,不过我不会谢你的啊,二柱虽是我的朋友,但他首先是国朝的子民,是因为你们这些当官的没有治理好国家。所以嘛,其实是该你谢我。”

  方自在笑了笑,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意味深长地道:“你说的对,确实是该我们当官的谢你,不过……我这个当官的还希望再谢你一次。”

  陈亮亮眯起了眼默默打量着方自在,好一会后缓缓笑了起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