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油嘴滑舌与大难不死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058 2019.06.30 14:35

  “条件?滚蛋?”

  陈亮亮陡然怒了起来,怒得莫名其妙,大吼大叫的模样很是歇斯底里。

  “条你妹的条、滚你娘的蛋啊!

  你不想知道我却偏要说,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为何要大笑。

  我在笑你特么的不是个东西!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又把我的盼盼当成什么了?还把我和我的盼盼之间那矢志不渝海枯石烂的爱情当成什么了?

  嗯?你倒是好好跟我讲讲,你到底把我的盼盼当成什么了?是东西还是玩物?”

  朱泽愣住了,好半天没有动静。

  他可是小王爷,何时曾有人在明知他的身份后,还胆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甚至还骂他!

  我妹?

  我娘的蛋?

  特么?

  有生之年,这还是第一次。

  朱泽觉得自己快气疯了,一股血冲上了脑子,于是吼了起来。

  “姓陈的,别给脸不要脸。我最后说一次,开出条件放手,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陈亮亮用哈哈大笑来表示自己的轻蔑。

  “啥?你威胁我?你竟然还敢威胁我……我呸!”他狠狠向地面啐了一口。

  “姓朱的,你知道啥叫爱情不?

  你肯定不知道,就你这装X遭雷劈的模样,肯定不知道爱情的美妙、肯定不知道两情相悦的滋味。

  还条件……条你妹的条,哪怕你拿全天下来跟我换,我也只要与我的盼盼长相厮守!”

  说完后他凑到表情几乎要吃人的朱泽面前,紧紧盯着其的赤红双眼,轻言慢语道:“姓朱的,别痴心妄想了。这么跟你说吧,盼盼这两天……

  嗯,盼盼的月信已经晚了两天,不过往常也有过晚来几天的先例,所以目前还不知道究竟是怀上了还是只单纯晚了。

  但是呢,即便这一次没怀上,那也是早晚的事,毕竟我和她都很年轻,身体才刚成熟,人生才刚开始,你说对不对?

  都到我已经准备好当爹的地步了,你觉得我还会放手?你还有可能?

  做你的春秋大头梦去吧!

  滚蛋?

  到底该他娘的谁滚蛋?”

  ……

  锃的一声,有刀出鞘,雪白的刀身反射着阳光,让陈亮亮有些恍惚。

  下一刻,那把来自于护卫腰间的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架刀的是受到极大“羞辱”的朱泽,此时的朱泽喘着粗气,双目赤红目光暴戾,那张脸已扭曲到狰狞。

  那两名护卫则是一人抓着他的一根胳膊,把他像后世被警察叔叔扭送的罪犯一般制着。

  他能感觉到架在脖子上的刀在颤抖。

  这是……玩大了?

  本想玩把大的,可结果看起来却像是玩大了……

  对于生长在后世的他来说,杀人是一件极其遥远的事,所以潜意识里就没认为朱泽被刺激过头后会动手杀他。直到此时才想起,人家是一个小王爷,杀了他似乎并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

  谁让你只是一个比狗强不了多少的下人呢?

  那么,会砍下去吗?

  陈亮亮深深吸了口气。

  话已出口,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唯今之计,只有硬扛到底。

  赌了,劳资跟你赌了,就赌你特么是带着政治任务来的。

  若真如此,那么朱泽的这一刀是砍不下去的。因为虽然他的命不值钱,但在朱泽的认知中,他可是钱盼盼的意中人。

  你把人家的意中人杀了,还指望人家跟你在一起?

  朱泽可以逼他放弃,也可以等钱盼盼自己“醒悟”,却独独不能以强权杀了他。否则出气是出气了,但也只能是出气而已。真若如此,其与钱盼盼也彻底没有了可能。甚至于还可能引起镇南王府与钱国公府的交恶。

  这是朱泽不能承受之重,其只要还有理智,便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所以……劳资就是咬定与钱盼盼颠鸾倒凤过,就是已经或是即将把钱盼盼肚子搞大的男人。

  那把颤抖着的刀缓缓举了起来,折射着明晃晃的阳光,很是刺眼。

  陈亮亮闭起了眼,脸上露出一股从未有过的狠劲儿。

  “你可以骂我打我甚至杀了我,但休想磨灭我对盼盼的爱。

  哪怕是到了阴间,我也会跳进忘川河等我的盼盼。

  盼盼会知道我在忘川河中等她,我们谁先去都会等另一个人,因为这是我们的约定。

  她为了我,连旁人梦寐以求的王妃之位都心甘情愿舍弃,我为她送命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

  “小王爷不可啊,这可能会让王爷与钱国公交恶的呀……”

  ……

  “小王爷,这小子油嘴滑舌,说不定是在骗您,可千万不能冲动……”

  ……

  “不管他说的是否真有其事,若是弄死了他,五小姐那里肯定是彻底没戏了的,到时在家里可就落了下风了……”

  ……

  刀刃在即将砍到陈亮亮脖子时停了下来,然后当得一声落到地上。

  陈亮亮缓缓睁开眼,长出了一口浊气。

  差点把小命送在了这里,算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没想到最后是这两位制着他的护卫救了他一命。

  果然,朱泽是带着政治任务来的。

  赌赢了!

  大难不死,会有后福吗?

  ……

  朱泽的目光回复了些清明。

  “你俩说得对,当记大功。至于现在……我要把钱盼盼找来问个明白!”

  “钱盼盼,你给我出来……”

  ……

  这是要三方对质了?

  好吧,三方对质……会发生什么?

  钱盼盼会不会矢口否认,表示老娘还是冰清玉洁,绝没被这丧心病狂的龌龊家伙睡过?

  陈亮亮想了想,觉得应该不会。

  莫说一般人在碰到这种事时是懵的,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说钱盼盼若真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那在权衡利弊后也无法否认。

  怎么否认呢?那岂不是明着告诉朱泽,国公府这是在耍你镇南王府?

  你们想干啥,不想结亲就不结亲呗,玩这一出把我镇南王府当猴耍?

  谁还不要个脸面,更何况堂堂王府?

  焉知这不会让两府结恶?

  朱泽承受不起这种代价,钱盼盼自然也承受不起。

  ……

  很快,钱盼盼心不甘情不愿地出现在视线中,最后扭扭捏捏站在陈亮亮的身旁。

  陈亮亮觉得,这臭娘们应该是躲在附近偷看来着,否则不会来得如此精准如此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