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天姿国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14 2019.05.26 12:10

  这番“嚣张”的效果很好,中年门房那带着惊惧的唯唯诺诺神情已经说明这个人彻底懵了。

  陈亮亮觉得这不算夸张,他这身古怪的造型确实能给普通人带来震撼,门房这种察言观色本领极强的人更不必说了。

  先入为主永远是让一个人深信不疑的最有效手段之一。在这个前提下,门房绝想不到,其实眼前这个家伙是个色厉内荏的绣花枕头。

  陈亮亮也知道,门房都是些人精似的人物,绝对不可能真去喊县长或是钱盼盼。不仅是因为这时只有其一人在、根本走不开;也因为若真喊来那些大人物,然后大人物因此受了羞辱,事后必然会遭到迁怒。

  他觉得差不多了,只要自己再添一把火,应该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可在刚打算再次放飞自我一回时,只听到身后的大门吱呀一声,接着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这是在干啥呢?”

  是杨胖子的声音!

  这次轮到陈亮亮傻眼了。

  怎么这家伙竟会在最紧要关头出现?

  开始他不过是因为想要借杨胖子这个名字来一把浑水摸鱼,难道是时间没掐好、被听到了?

  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可是……不对啊,既然杨胖子先前已经听到,那为何未第一时间露面、而是一直等到现在才出现?要知道他已经在门房面前嚣张跋扈好一会了。

  他缓缓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正一手扶着门的杨胖子。

  杨胖子也在打量着他,表情很奇怪。

  一旁压力陡轻的门房像看到了救星似的小跑到杨胖子面前,弯着腰委屈说道:“杨公子,这位公子与你相识,还请杨公子为小的打个圆场说两句好话。”

  杨胖子应了一声,再次深深打量陈亮亮一眼,然后哈哈大笑。

  “你说你也真是的,跟一个门房置什么气,也不怕被人笑话!”

  嗯?陈亮亮的眉头蹙了蹙。

  这是啥意思?

  正感到迷惑不解时,杨胖子又转向门房说道:“他是我朋友,刚才把他忘了,这才想起来接他。”

  “可这位公子没有请柬呀。”

  “正是因为他没请柬我才来接的啊。放心吧,连县长大人都不敢跟他要请柬,惹怒了他大伙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不会有人怪你。”

  门房苦着脸想了想,终于向后退了一步,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

  终于进了酒楼,不过陈亮亮仍旧没弄明白杨胖子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他与门房的对话应该是一句不落的落在杨胖子耳中。但他不明白,既然这人之前听到了他的叫唤,为何不第一时间露面,反而等到现在出面帮他?

  在走到一个僻静之处时,他第一时间停了下来,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杨胖子。

  杨胖子摇了摇头,面露苦笑。

  “怎么地,好心帮忙反倒怀疑我图谋不轨了?我还没那么下作,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纯粹是因为举手之劳而已。”

  这么简单?

  陈亮亮想了想,说道:“就不怕我是不法之徒连累了你?”

  杨胖子耸了耸肩,戏谑道:“那就等着你做不法之事连累我喽。”

  “可能……我并不是你想象中的人。”

  “无所谓,我刚才说过了,举手之劳而已。不管你是谁,咱们都算交了个朋友,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对不对?”

  “好吧,不过不好奇我怎么知道你名字?”

  “若我记得没错,先前站在路边看我和何大脑袋骂仗的就是你吧?”

  “好眼力,好记性。”

  “你这身打扮想记不住都难,若非当时有何大脑袋缠着,说不定那会就下马跟你认识认识了。”

  “为什么?”

  “哈哈,在下家里是布商,所以对布料特别敏感,一眼便知你身上的布料不是凡品,自然想要了解一番。”

  “原来如此,懂了懂了。在下陈亮亮,耳东陈,明亮的亮,从海外归来。”

  “海外?”

  “对。”

  “海外的人都是你这种衣着打扮?”

  “不全是。”

  “好吧,杨福如,木易杨,福如东海的福如。对了,既然你并不是京中来的人,那为何要冒险混进来?”

  “这个……哈哈,都说国公府五小姐天姿国色,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说不定那绣球就砸到陈某人头上了呢?”

  杨福如半信半疑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后不再说话,当先向着举行宴会的厅中走去。

  ……

  在陈亮亮跟着杨胖子来到厅中时,来客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大概有五六十号人,大部分是男人,以年轻男人居多。

  陈亮亮大概扫了一眼,发现钱盼盼应该还没来。

  这里并不是他想象中如后世那一桌一桌的酒席,而是一长溜半高小台子围成一个缺了一条边的长方形,每个人都坐在台子后。

  台子上摆着水果和点心,想要吃伸手拿就是,后面则每隔几步便站着一位垂着脑袋交着手的侍女。

  场地中间有一群袖子很长的女子在跳着舞,那些参加宴会的人则是有些在交谈、有些在摇头晃脑的欣赏。

  陈亮亮觉得这样非常好,因为大伙儿的注意力不会放在刚进场的他身上。

  虽然已经进了宴会,但他仍未百分百安全,若是被发现进了个陌生人,仍是功亏一篑,所以得小心为上。

  离门最近的地方有空座,杨胖子率先坐了下来,他便坐在其身旁。

  角落可是风水宝地啊。

  倒是有几个离得近的人的目光扫过他,他便低下头谁也不看,只与杨福如交头接耳。

  这时可一定得要让人以为自己是跟杨胖子来的,还得让人没有跟自己说话的机会。

  过了好一会后,钱盼盼终于来了。

  此时那些舞女已经撤了下去,他偷偷瞄了一眼传说中的钱盼盼。

  身材很婀娜窈窕,瓜子脸,五官很精致,皮肤白皙。穿着一件粉红色衣裙、一根淡蓝束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肢,有让人忍不住要搂上去乃至掐一把的欲望。

  一头乌黑的长发挽了个发髻,有一支明晃晃的他不知是什么材质的发簪斜插着。

  身上还披着一件似乎是什么动物毛皮的乳白色披风,在走进厅中后披风被解了下来,交由随身婢女拿着,接着露出礼貌的微笑。

  传言没错,确实很漂亮,虽然似乎比曾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位还稍差那么一丢丢,但的确称得上天姿国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