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二柱……打架!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667 2019.07.11 14:45

  草原之王朱泽很阴险,这是陈亮亮给自己的这位“情敌”下的断语。

  身为把钱盼盼肚子“搞大”的男人,在自己这位身份尊贵无比的“另一半”被罗康这个杂碎当着朱泽的面喊小娘们的时候,他肯定得展示下自己的血勇气息和男人气概,可却悲催地被草原之王给利用了。

  其实即便没有罗康的口无遮拦、也即便他陈某人当缩头乌龟装作听不见,这一幕也同样会出现。

  朱泽成心挑事,你还能堵得了人家的嘴?

  没见朱泽还跟罗康耳语了几句么,这明显是在教罗康这个蠢猪头接下来该怎么做。

  他当然不怕被人知道自己是个奴仆,这没啥大不了,咱脸皮厚,反正我的碗不插在你们家的锅上吃饭,不怕被人瞧不起。

  然而朱泽的目的也并不是想羞辱他,而是借着这个奴仆身份挑事。

  身为一位在今晚丢尽脸面、还被揍成猪头的纨绔,罗康必定无比想要把场子找回来。先前仗着钱国公府的盛名,在罗康不知他是何方神圣的前提下,可以大摇大摆地离去。但罗康在发现揍自己的原来是一位奴仆时,如何能善罢干休?

  罗康肯定已经知道,原来蒙着面巾的这位才是正主儿,张牙舞爪的陈某人其实是狐假虎威。

  真单挑?

  怎么可能呢!

  在朱泽说出那番明着中立实则挑拨的话后,陈亮亮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果然,罗康摆出了不怀好意地得瑟神情,然后大摇大摆走了过来,先是向着钱照与钱盼盼深深鞠了个躬,态度极其诚恳。

  “罗某人今晚有眼无珠,对不住二位,日后定当在家叔陪同下亲自登门赔罪。”

  钱照担忧看了陈亮亮一眼,显然其也发现了不对劲。

  轻咳了一声后,钱照摆了摆手。

  “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三人也该离去了,今夜就此别过。”

  话音刚落,先前还诚恳之及的罗康陡然嘿嘿笑了起来。

  “小公爷二位看来是未带护卫的,这夜深且还在下着雨,路上有个闪失可怎生是好?要不罗某拨几位给二位送送行?不过咱送的可不是三个人哦,因为您家这位下人……嗯,今夜怕是走不了了。”

  钱照皱起眉头,轻蔑哼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你要留我家的人?搞笑,去把罗永浩亲自叫来可好?”

  罗康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笑着。

  “小公爷此言差矣,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小公爷家的下人难道比天子更大?”

  “他犯什么罪了?”钱照深深吸了口气,脸上担忧之色更浓。

  此时不仅陈亮亮,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知道罗康的打算。

  “他啊……”罗康指着自己的脸,慢悠悠地道:“他无故殴打旁人,敢问小公爷,他是不是触犯了律法?”

  “无故?”钱照讥笑道:“这叫无故?你是什么货色、又做了什么,自己没数?”

  罗康再次摇了摇头,神情很是执着。

  “好叫小公爷知晓,罗某今夜确实犯了错,所以律法无论怎么罚都绝无怨言。但这并不意味小公爷家的这位下人没有过错。

  罗某从未与他相识,他却把罗某打成这模样,甚至还想废了罗某的子孙根,这可是落在所有人眼里的。所以即便罗某是罪有应得,他起码也应该去衙门里走一遭、把情况给说明了吧?否则我这个受害者是绝不依的。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任何人都不能凌驾在国法之上,小公爷读的书比我多,请问是不是这个理?

  ……”

  ……

  罗康的目的很简单,便是拼着自己受罚也要在今夜把陈亮亮弄到衙门里去。

  罗康确实是会被罚的,但这并不是多大的罪过。毕竟若真依律法,其只是在有凤阁闹了事以及要揭钱盼盼的面巾而已,以其叔的权势,又能怎么重罚?

  但陈亮亮可就不一样了,你把人打到如此凄惨,就算你是“护主心切”,那现在把你带到衙门里调查一番、是合情合理的吧?

  国公府的能量大?

  确实大,大到把陈亮亮捞出来根本不会有任何困难。但人家抬出了律法,表明要走官面程序,那你钱小公爷能公然抗法?

  再怎么捞,都是要时间的。

  罗康显然不是真想治陈亮亮什么罪,毕竟打人也不算太大的罪,计较起来后,有了“护主”这个前提更是可以忽略不计。其只是想要把面子找回来、把气出掉,所以罗康要的是人被捞出来前的这一段时间。

  先莫说明天会怎样,就说今夜,这一夜对于陈亮亮来说会很难熬。

  陈亮亮深深吸了口气。

  有点棘手!

  朱泽我C你全家,劳资将来让你全家所有男人都成为草原之王!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仍被他搂着腰牵着手的钱盼盼。

  钱盼盼的目光很是慌乱。

  陈亮亮握紧了拳头。

  现在谁都指望不上了,钱照指望不上,身边的钱盼盼更是指望不上也不能指望。

  必须要把这对姐弟撇出去,因为钱盼盼还戴着面巾,真实身份只有朱泽和罗康知道,显然这二人不会主动泄漏。但若再牵连下去,钱盼盼的身份曝光便不可避免。

  他搂钱盼盼可是落在所有人的眼里的,一旦曝光可就玩大了。

  钱国公府的五小姐与家中奴仆有奸情……此事传出去会起怎样的波澜?钱家的人又会如何震怒?

  那时他的结局会是什么?

  后果不堪设想!

  但跟着去衙门……他当然不想去。

  此时罗康的某位手下已被吩咐前去报官,时间不多了。

  他在厅里扫了一眼,然后松开了钱盼盼。

  只能看自己了。

  “你们先走,不用担心我。”他向钱照挥了挥手。

  钱照看了看他,脸色有些迟疑。

  陈亮亮再次挥了挥手。

  钱照咬了咬牙,恨恨扔掉了手中的椅子。然后拿起雨伞,带着钱盼盼走出了门。

  陈亮亮抿着唇默默看着。

  在临出门时,钱盼盼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担忧,还有些不忍。

  陈亮亮觉得……嗯,小娘皮还不算完全狼心狗肺,还知道回头看一眼表示关心。

  马丹,要不是你把我当挡箭牌,我至于被朱泽这么算计吗?

  算计……当他想到这个词后,心中陡然一惊,后背为之一凉。

  因为他陡然意识到自己算漏了一桩事。

  在罗康心里,他姓陈的只是国公府的奴仆。奴仆显然最下贱之人,那么如果朱泽和罗康打得算盘并不是让他这一夜如何难熬、而是要让他根本熬不过去,怎么办?

  制造一出意外并不难。

  为了一个已经出了“意外”的低贱奴仆,国公府会大动干戈吗?

  罗康显然认为不会,所以现在的罗康会认为达成这个目的并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

  以今晚所见和钱照那句恶棍评语,这等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若真如此,朱泽也肯定向罗康允了些什么。

  在认定他已经与钱盼盼有了奸情后,朱泽当然希望他永远消失,只要让他消失的人不是其自己就行。

  还有,保罗应该是与朱泽有所勾结,所以无论于公于私,朱泽都很有动机要置他于死地。

  借刀杀人!

  难道钱盼盼意识到了此处,所以才下意识回头看了这一眼?

  否则除了面临危及到生命的危险,她怎么可能会为他担忧不忍?

  这次与被刀架在脖子上的那一次不一样,这次纯粹是因为保护她才落到这个境地。那么只要还长着心,任何人都不可能完全无动于衷,所以钱盼盼才回头看了一眼。

  所以衙门是万万去不得的!

  不管是不是,都得料敌从宽、料敌从严,可别忘了当初在新河村中的遭遇。

  想到此处,他向门口冲去。

  哗啦啦刀响,罗康的护卫们握着刀挡在门口。

  不过陈亮亮根本不是想逃,他知道以一己之力根本逃不了。

  他站在门口,使尽全身力气、扯着嗓子向着门外仍飘洒着雨点的夜空吼了起来。

  仅四字而已。

  “二柱……打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