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跟我走,今夜就走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278 2019.05.21 10:12

  很快,天黑了。

  这一夜,陈亮亮想了很多,也想了很远。

  有人想要他死,这是一个很棘手的局面。

  他是一个孤儿,虽见惯了冷眼嘲笑,但从不会有人想要他死。他是一个某宝卖家,虽未经历过职场的洗礼,但无论是某宝还是职场,也不会有人想且敢要他死。

  这是一个全新的陌生世界,很棘手,也很刺激,容不得一丝疏忽,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

  很快,天又亮了。

  属于杨华杨丽兄妹的后果来了。

  尽管杨华接连找了几次那位三爷爷,尽管陈亮亮把先前自己编造的、从海外归来的身世又复述了一遍,但那位名叫杨利的狗屎二叔依然无动于衷。天才亮,那六亩地和那辆驴车便被族里派来的人给收了回去。

  不能小看这两样资产,于这对兄妹而言,这便是赖以为生的手段。

  杨华今年二十一岁,杨丽十九岁,都还未婚。父亲早亡,母亲在杨华十四岁的时候生了重病,兄妹俩把家里能卖的全都卖了,可掏空了家底仍于事无补。最终母亲撒手人寰,兄妹俩也陷入到衣食无着的困境。

  好在杨华已经十四岁,算得上是个劳力,族里便从公产中拨出六亩地无偿供这对兄妹耕种。过了两年,族里又拨了一辆驴车,用来给杨华在闲暇时替人拉货赚外快贴补家用。

  从这些举动看,这个家族称得上有情有义,可现在弄的这一出……却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可不是简单的把资产收回去,要知道现在地里长着麦子,这会儿收回去,汗水打了水漂不说,那投入的种子怎么算?没有这一季的收成,以后的生计如何维持?

  这等于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驴车被牵走了,那只驴似乎还很通人性的一步三回头。在看到杨丽眼中溢出的泪水时,陈亮亮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

  他是个孤儿,很敏感,别人对他不管好坏都会深深记在心里。

  对你好的人,当然应该珍惜。

  该死的杨利!

  “你们族里是怎么回事?我很不明白,为何与七年前的反差如此之大?难道七年就能让所有人的心全瞎了?”

  “不是这样,主要是多了二叔的缘故。”杨华低着头,声音有些低沉,听得出其中的落寞。

  “就那杨利?”

  “对,外人都喊他杨员外。”

  “你把他的事跟我说说,我总觉得这里透着蹊跷。”

  杨华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后说道:“他今年四十岁,是老族长的二儿子。我对他的了解也不多,只知道他是很早就独自一人外出闯荡,前两年才回村里,据说带了很多钱回来。

  老族长身体不好,在他回来后就把族里的事交给他管了。他这个人很有本事,手段也很狠,加上很有钱,别人都不敢反对他什么,没过多久就把族里变成了他的一言堂。”

  “所以说这事只是他一个人作出的决定,并不是族里共同的决定?”

  “有区别吗?”

  陈亮亮笑了笑。

  当然有区别,因为这证明了这只是一个人的三观有问题,而不是所有人。

  “前天晚上,你们埋伏在坟地里是想偷袭谁呢?”

  “隔壁李家村的人,李家村与我们村有仇。那天有人通知我们,说他们可能会趁夜过来找我们麻烦,坟地是必经之处,所以二叔让我们埋伏起来,谁敢过来就打谁。”

  陈亮亮嗯了一声,又问道:“我的事,后来杨利怎么说?”

  “没怎么说,他都不肯见我。三爷爷倒是见了,也把你的身世告诉他了,不过他只是说心里有数,让三爷爷不要多事,别的什么都没说。”

  陈亮亮想了想,然后正色说道:“听我给你们分析分析啊。”

  “杨利今年四十岁,很有本事、有钱、见过世面、甚至还在京里与权贵打过交道,算得上是个人物。所以我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会愿意在最年富力强的年纪放弃外面的花花世界以及打下的基础、就此委身于这么个偏僻的小村子做个影子族长?

  换成你们,你们愿意吗?

  昨天他来找你们,说的话我都一字不落的听到了。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最担心的其实是怕上面有人来查。

  所以我的结论是,他应该是之前在外面犯了什么事,不得不回村来避风头。现在机缘巧合碰上我,埋伏的事是他指使的,如果上面来人查,就有可能把他以前的事牵出来,所以才丧心病狂到要杀我灭口。

  他找你不止一次了,如果不是心里有鬼,何至于此?”

  杨华愣了老半响,许久后才咽了口吐沫,然后艰难说道:“看起来……有些道理,可如果你说的是正确的,那么你……二叔并不会善罢干休?”

  “我心里有数,会以最大恶意来揣测对手,先不说我,说说你们兄妹吧。如今你们除了这房子外一无所有,连生计都成了问题,有什么打算吗?”

  “我们……”一直默默听着的杨丽终于开了口,无奈说道:“我与哥哥商议过,都觉得如果这一季的麦子挽回不了,那就只能离开村子。虽然这是祖宗之地,但咱们总不能等着要饭,有手有脚的到外面总能养活自己。”

  “这是正理,树挪死人挪活,可有去处了?”

  “暂时还没有,这去处哪有这么好找的么。总得人请人,最后才能确定个合适的落脚地方。”

  “好!”陈亮亮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

  “那就跟我走,今夜就走。”

  “跟你走?今夜就走?”杨华杨丽同时瞪起眼、异口同声的震惊道。

  “对,虽然我不确定对杨利的判断是否一定正确,但古人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肯定是要走的,你们也要走。既然反正要走,那晚走自然不如早走,所以今夜就走。”

  “为啥要夜里走?”

  “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摩对手啊,夜里虽然辛苦,但可掩人耳目,还可以打杨利一个措手不及。等他反应过来咱们已经人去楼空,他就算再抓狂又到哪找去?”

  “那跟你走……跟你去哪里?”

  “曲阿城啊,你们出去是为谋生的,整个曲阿最好找活干的地方自然是曲阿城。而且昨夜我想了很多,目前有一个关于未来的初步计划,但还不完善,等八九不离十后会跟你们商议,说不定这就是你们命运的转机。”

  “可是……”

  “没什么可是!”陈亮亮很干脆的打断了杨丽。

  “我知道这很突然,你们肯定希望准备妥当再走。可你们想过没有,我今夜肯定会离开,如果杨利真是我猜想那般,那这更会让他疑神疑鬼,如果他把你们看成是我的同伙,那可就麻烦了。”

  杨丽兄妹互相看了一眼,纠结半响又沉吟半响,终于是点头应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