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自助者天助之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041 2019.06.21 12:29

  陈亮亮被带去的地方是书房,正是不久前与钱盼盼见面、然后他被打成钱国公府仆人的那间书房。

  上次是他与国公府的初见,之后便是屈辱。那么经过这么些天,再见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自助者天助之!

  直到此时,仍旧没有人知道他便是这出戏的导演。

  他甚至觉得,只要他自己不说,那么应该永远也不会有人能猜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竟是他陈亮亮。

  没人能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就连他自己,在想起自己做出的事时,都会觉得匪夷所思。

  我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可多了……

  ……

  这不是陈亮亮第一次见到钱仪夫妻,身为一个下人,自然会有很多见到主家的机会。但却是第一次打交道,因为之前只是纯粹见过,瞄过一眼或两眼而已。

  钱仪夫妻都是四十出头的年纪,钱仪的脸庞坚毅而又棱角分明、身材匀称、目光炯炯有神,称得上是仪表堂堂,应了名字中的那个“仪”字。

  至于其妻刘蓉,则是透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息,整个人都展现着岁月积淀下的成熟和优雅,那股子贵气和风韵让陈亮亮深刻的感受到了什么才叫做贵妇人。

  尽管都已经四十多岁,但这一对的颜值仍是很高,可想而知年轻时是怎么的一对神仙眷侣。

  难怪钱盼盼与钱照都如此俊秀,有这样的爹娘,想长得丑都难。

  可惜此时这一对神仙眷侣却没有了那股子潇洒。

  钱仪坐在曾经钱盼盼坐过的位置上,脸色铁青。

  刘蓉垂着手站在其夫身后,耷拉着眼皮,那股心力交瘁感扑面而来。

  在刘蓉的身旁,是同样站着的钱盼盼。

  可怜的钱照则是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钱仪与他爹一样,也没有妾室,所以三房的一家四口已经到齐了。

  陈亮亮觉得,特瞄的这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不过这也能从侧面看出来,钱仪夫妻对儿子的管教的确非常严苛。

  “陈亮亮?”

  见他进了屋,脸色铁青的钱仪将目光移向了他。

  陈亮亮站到钱照身旁,弯下了腰。

  “陈亮亮见过老爷夫人和小姐,不知老爷召小的来,所为何事?”

  砰……

  “跪下!”

  他话音刚落,钱仪便重重一拍桌子,然后怒不可遏的站了起来、指着他暴喝。

  陈亮亮抬起头看了一眼钱仪,然后用尽量心平气和的口气说了起来。

  “好叫老爷知晓,陈亮亮虽出身卑微,如今又为奴仆,但膝下也是有黄金的,从来都只跪天跪地跪父母跪祖宗。当然,若强要小的下跪也不是不可以,可……理由呢?”

  “理由?”钱仪的呼吸声很是粗重。

  “你要理由?行,我就告诉你理由。

  陈亮亮啊陈亮亮,念着柳公对你印象不错的份上,我家并未如何为难你这个签了卖身契的奴仆。你扪心自问,这些日子以来,在我家的所有下人中,你是独一份吧?

  可你是怎么报答我家的呢?

  谁都知道我家严禁钱照与青楼扯上半点关系,你竟还敢怂恿钱照去青楼!

  可我仍念着你是个读书人、念着柳公对你那些许称赞之词,想着你主动认个错、再反思反思,这事儿也就算了。毕竟不管别人怎么怂恿,根子上仍是钱照自己的原因,是我夫妇对他的管束不到位。

  但你竟然问我所为何事?

  你不仅没有丝毫悔过之心,还在我面前装若无其事?

  我让你跪下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可你却跟我说什么膝下有黄金!

  身为主家,我够仁至义尽了吧?

  你以为你是谁?

  狼心狗肺的东西,蹬鼻子上脸是不是?

  很好,既然你打算做一个以下犯上的不长眼恶奴,那就休怪我这个主家心狠手辣!”

  顿了顿后,脸色铁青的钱仪再次吼了起来。

  “管家,给我抽这个恶奴,狠狠抽,让他知道家法二字怎么写!”

  站在门口的钱清立刻走了过来。

  伏在地上的钱照猛地抬起了头。

  “爹,与他无关,咱们不能冤枉人啊。”

  啪的一声,一本书被摔了出去,砸在钱照的面前。

  “你这不争气的畜生,闭嘴!”

  陈亮亮看着向自己走来、且带着阴恻恻笑意的钱清,重重哼了一声。

  “老爷,你自然可以让钱清打我,但小的不服。”

  “你不服?”钱仪笑了起来,不过却是气极反笑,然后向着钱清挥了挥手。

  “好好好,我家是个讲理的地方,做不出仗势欺人的事。把你不服的理由说出来,我让你心服口服地领家法!”

  陈亮亮看了一眼钱盼盼,心道您家果然做不出仗势欺人的事,那我是怎么来的?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特么正气凛然的……简直搞笑。

  想是钱盼盼也意识到了此处,也下意识的看向他,于是四目相对。

  只见钱盼盼陡然圆瞪双眼,做出了一个恶狠狠的威胁表情。

  ……

  “既然老爷给小的机会说,那小的就说了。敢问老爷,为何少爷去青楼会被如此对待?”

  钱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哼了一声。

  “合着你是替他打抱不平来了?好,我来告诉你,也是告诉钱照,他爹娘为何严禁他去青楼。

  因为青楼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他年纪轻轻的没有分辨能力,若沉迷于那等地方而无法自拔,那将来与废物有何区别?

  就算他不会沉迷又如何?他可是天生注定要成就一番大事业的钱国公嫡孙,怎能在最重要的年纪时不注重学业、而浪费时光去流连花柳之地?

  如此不自爱,不是轻贱自己么?

  这等行事,如何对得起父母家人的一番苦心、又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陈亮亮点了点头,说道:“老爷言之有理,不过小的有点不明白,便是……敢问老爷,老爷可知晓少爷昨夜为何要去青楼?”

  说到此处,本已平静些的钱仪又激动起来,再次在桌子上重重一拍。

  “除了那些人尽可夫的娼妓,去青楼还能有干什么?你这岂不是明知故问!”

  陈亮亮微微笑了起来。

  果然,如他预料,钱照并未把真正原因供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