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撒克逊传教士与津巴求斯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19 2019.06.23 23:39

  来人是个身材中等、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虽然脸庞方正,但胡子拉碴、头发也有些乱,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不修边幅,或是叫不拘小节。

  不过若再看第二眼、或是看得稍久一些,便会让人生出新的印象。

  那身灰白色的袍子挺清爽,虽然看上去料子不算好,但穿在身上很合身很服帖,还总似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奇妙感觉。

  那双眼睛挺大,且似乎能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形容不出意味的光芒。结合上那爽朗坦荡的笑声和不拘小节的面容,显得挺潇洒,让人有这人活得很坚定也很明白的感觉。

  确实挺潇洒挺明白的,连门也不敲就直接进来了……

  不过这也说明这人与钱仪肯定很熟稔。

  老方?

  随着这老方一起出现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带路的钱清,不过并没有随着一起进屋。另一个倒是跟着进了屋,但看清后的瞬间就让陈亮亮瞪大了眼睛,并且立刻放弃了离开的打算。

  这人年纪与老方相妨,高鼻大眼,金色头发,身材高大,一身黑色教服,胸前还挂着十字架,左手捧着一本厚厚的书。

  老外!

  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白人传教士。

  不同于后世,在这个时代可是很难见到老外的。如今碰着这机会,当然得要留下来看看。

  若是能聊上几句可是再好不过了。

  西方目前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望远镜已经出现,不过似乎还未普及,那么蒸汽机呢?

  对人类发展意义最为深远的工业革命开始了吗?

  这些都是他一直以来很想知道的,可这是个与他那个时空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连现在是哪个世纪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西方的情况?

  而且就算让你算出来现在是公元多少年,意义也不算太大,因为谁知道西方的历史有没有被改变呢?

  一只小小的蝴蝶就可能引起大洋彼岸的风暴,天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会生出怎样的影响!

  他倒并不是有改变什么的宏伟崇高目标,毕竟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想知道这些纯粹只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以及看看能不能做些力所能及的贡献罢了。

  虽然目前对这里还未生出归属感,这个世界对他也不够友好,但总归是来了一场,举手之劳的事能做也就做了,并不图什么。

  想来处在他角度上的大多数人都会如此选择。

  他一直把目光放在这传教士身上。

  “自在兄来了。”钱仪终于收起先前的怪异表情,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站了起来。

  自在兄?

  方自在?

  挺……挺那啥的名字。

  “方自在见过嫂嫂。”

  ……

  “咦,仪兄这一家子……不对劲啊,是出了啥事儿吗?”

  钱仪打了个哈哈。

  “这个……家中些许闲事,不足道耳。不知自在兄匆匆追来所为何事?”

  方自在嘿嘿一笑,随即让出了身后的老外。

  “这位呢,名叫保罗,从南边来的。本来是想散朝后找你谈谈,没想到你直接回了家,没办法只能追了过来。”

  ……

  南边?

  陈亮亮疑惑看着这位正与钱仪见礼、名叫保罗的老外,心道不是应该从西边来的吗?怎么变成从南边来了?

  是从南边一路传过来的?

  “很荣幸能够见到你,美丽的夫人。”

  ……

  “很荣幸能够见到你,美丽的小姐。”

  ……

  哟,汉语说得还挺不错的嘛。

  虽然还很生硬,但听懂交流完全没问题,看得起来下过苦功,对礼节也应该做过细致的了解。

  他还期待着保罗对刘蓉与钱盼盼这对母女来个贴面礼或是吻手礼呢,到时可有好戏看了。没想到人家只是单手贴胸弯了弯腰,别的什么都没做,让他的恶趣味落了个空。

  正胡乱的东想西望时,那保罗已经与钱照拥抱结束,正张开双臂、面带极具亲和力的微笑向他走来。

  “我的朋友,请问你怎么称呼?”

  “别别别,不要拥抱。”陈亮亮急忙伸出手退了两步。

  保罗的脸上露出一脸困惑,一边与陈亮亮握手还一边撅着嘴耸着肩。

  “那啥,我叫陈亮亮,只是钱府的下人,下人你懂的吧?伺候人的,当不起你拥抱的大礼,所以握手就行哈。”

  其实只不过因为早知白种人的体味重,不想靠得太近罢了……

  保罗不疑有它,重新恢复了那极具亲和力的笑容。

  “原来如此。不过不要紧的,只要你聆听了主的福音,再加上虔诚的祈祷,你就再也不会为你的身份而烦恼了。”

  陈亮亮眨了眨眼,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保罗。

  敢情……这是要向我传教来着?

  倒也是,人家本就是传教士,不是来传教难道还是来与你唠家常的?

  只是可惜啰,哥是不信教的,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不对!

  也就是说……方自在把这保罗带过来,与传教有关?

  钱仪可是朝廷官员,方自在应该是也是,那……

  他忽然觉得很有意思。

  “啊哈,保罗兄啊,不瞒你说,我呢,也是在海外住过的,所以见着你很是感慨,不知保罗兄是哪国人啊?”

  保罗露出惊喜的神情。

  “哦?我是撒克逊国人,请问你是在海外哪个国家的呢?”

  “撒……撒克逊国?”陈亮亮傻眼了。

  “是的,拥有伟大女王陛下的撒克逊国。”

  陈亮亮苦笑了起来。

  只听说过盎格鲁撒克逊族,就是后世的五眼那帮人,哪来的什么撒克逊国!

  果然是乱七八糟的世界。

  “盎格鲁撒克逊?”他追问道。

  “正是。”保罗的神情再次惊喜。

  “我亲爱的朋友,你是在我们的国家居住过吗?”

  “不不不,我呆的地方太小,你肯定没听过。”

  “那可不一定,我走过的地方可多了。”

  “好吧,这个……嗯,津巴求斯,听过没?”

  “抱歉,没有听过。”保罗很干脆的摇着头。

  陈亮亮心道,我把津巴布韦与毛里求斯各取两个字组成一个全新的国家,你听过才怪了。

  “我就说嘛,对了,你说你走过很多地方,那……where are you from?”

  “啊哈!”许是听到母语的缘故,保罗显得很是激动。

  接下来是一大堆鸟语。

  可惜陈亮亮一句都没听懂。

  以他的英语水平……倒是能说上几句简单的,听还是算了。

  于是他翻来覆去就一句话。

  “ I can only speak a little。”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