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铁骨铮铮郑国公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296 2019.07.01 14:41

  “喂喂,听说你成我姐夫了?”

  “你就不怕被你姐知道给你一顿死揍?”

  “她才不会知道,一个人躲在房里哭呢,现在连娘去敲门都不开。”

  “哈……咦,不对啊,你怎么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良心不会痛的吗?”

  “喂,你哪只眼看到我幸灾乐祸了?咱们谁都知道这是权宜之计啊,又作不得数,反正也不会有别人知道,背地里开开玩笑怎么了,你又不是外人。”

  “好吧。”陈亮亮扭头看了一眼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的钱照。

  “那就好好跟姐夫说说你姐我那口子的事,比如说,她的年纪也不小了,那你家对她究竟是什么态度?总归要嫁人的啊。”

  每当在想起钱盼盼想要他死的时候,陈亮亮总会气到牙痒。然而以他如今的处境,就算你再牙痒,在人前时也得好好憋着,就像个没心没肺的没事人一般。

  “去你的。”钱照虚踢了陈亮亮一脚,笑道:“你打听这个,该不会以为自己真能成为我姐夫吧?”

  陈亮亮笑了起来。“你看我有那么傻、以及那么没自知之明么?”

  “好吧。”钱照嘿嘿一笑。

  “到了如今也没瞒着你的必要了,其实我姐也是挺可怜的,或者说,我是觉得她挺可怜。”

  “怎么讲?”

  “她啊……这么跟你说吧,她在府里排行老五,上面有四个堂姐,全都是联姻嫁出去的。你莫看她平时乍呼,最后也逃不了这个命。这便是生在这种人家的代价,她也早认命了,所以我们全家都迁就她。

  就说朱泽,莫说我姐确实不喜欢朱泽、不想嫁给他,就算她喜欢想嫁,爷爷不同意,她也得装作自己不喜欢。”

  陈亮亮点了点头。

  钱国公名叫钱卓,果然如之前所料,这事儿是钱卓的意思。

  钱照又道:“上次朱泽来的时候,我爹娘是心动了的。因为朱泽不仅一表人才,还是镇南王家的小王爷,普天之下有几人及得上?而且若真能结成这门亲,于我家和大伯二伯间的竞争也是大有帮助。

  但是有爷爷在,我爹娘可做不了主,后来爷爷不允,发下了话,此事只能作罢。

  不允的原因你是知道的,但不拒绝的原因并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样,此事说来话长。”

  顿了顿后,钱照接着说道:“当时我爹娘在背地里很是有些埋怨爷爷,不过后来在爷爷过七十大寿,就是姐姐从曲阿回来不久后,爷爷总算说明了既不允又不拒绝的原因,大伙儿这才算明白。

  原来主要原因出在对方是镇南王身上,大概其中涉及到老一辈的喜恶恩怨,爷爷对三位异姓王一直没什么好感,说镇南王家这两年太不安分,再这样下去,朝廷现在虽然孱弱,但总归要斗起来,咱们家绝不能过早站队,以免受到牵连。

  他还说,虽然几个孙女都被他联姻嫁出去了,但他并没有对不起孙女们,所挑选的人家和孙女婿都很不错,孙女们这一辈子都是享福的命。如今五丫头被镇南王府看上,虽然我爹娘有意,但他不知道是福是祸,所以得要压着再看看。

  他又说,若是寻常,不愿意拒绝就是了,咱钱国公府有资格不掺和进这种事。可正因为对方是他讨厌的镇南王府,他便想小小戏弄一番,在姐姐还没有找到真正合适的人之前,就得把他们家给不上不下的吊着。”

  陈亮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么个位高权重的钱卓……怎么跟个老小孩似的,这种事也能拿来戏弄人?

  不过若站在人家的角度上来看,这事其实根本就不算个事,就算哪天跑偏,也不过是他出面说几句话而已。以此来戏弄一番不对付的镇南王,给自己的晚年生活添一些乐趣,未尝不可。

  只是长辈动动嘴,底下的晚辈可就跑断腿啰。就连他这个下人,都差点掉了脑袋。

  当然,这并不是钱卓的原因,哪怕真掉了脑袋也纯粹是他自找的。

  “你说老爷子对几位异姓王都没好感,那他老人家对谁有好感?”

  钱照微微一笑,没有丝毫犹豫地指了指西方的天空。

  “郑国公郑铮,关耳郑,铁骨铮铮的铮。是有史以来最寒酸的国公,也是国朝最令人肃然起敬的国公。我的三堂姐就是嫁给了他老人家的孙子。”

  陈亮亮的脸色郑重起来。“有什么说道?”

  “郑国公啊,忠肝义胆一生耿直。当初驱逐鞑虏打天下的时候,几番舍命救太祖于危难,是太祖最信任的人。

  后来论功行赏时,以郑国公的贡献和名望,绝对可以排对那三个王爷之上。可郑国公不愿做封疆裂土的异姓王,他要为太祖坐镇京师,替太祖看着拿命换来的天下,所以成了国公。

  起初封号是坐镇的镇,但他老人家觉得镇国公太招摇,还不如学着我爷爷用自己的姓,反正一样的音,这便是郑国公的由来。

  可惜老爷子太过耿直,论打仗拼命无人能及,玩心眼就不行了。太祖林皇帝……唉,皇室人丁单薄,若不是有老爷子坐镇,怕是这江山早就换了颜色。

  不过老爷子比爷爷还大好几岁,早就已经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如今只能吊着一口气,哪怕明天……都不奇怪。反正我估摸着翻过这一页后,朝中得有一番恶斗。”

  陈亮亮点了点头,故作随意道:“太祖……那对父子皇帝到底怎么死的?”

  “明面上说是病死的,实际可能是被毒死的,不过究竟是不是我也不知道啊,毕竟已经几十年,早就淡了。”

  “那郑国公和咱家里的老爷子可知道?”

  “应该也不知道,否则以郑国公的性子,怕不是会带兵把相干人的九族都给杀光!”

  陈亮亮再次点了点头。

  这位郑国公倒真是国之柱石,令人心生神往,只是可惜岁月不饶人,再璀璨的星辰也终会熄灭。

  然后他陡然想起了钱照先前说过的一句话。

  钱盼盼从曲阿回来之后不久,钱国公过了七十大寿!

  他之前也知道这事儿,不过那时并未多想,如今听钱照提起,忽然觉得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说道?

  现在看来,钱盼盼在曲阿办的那场宴会,应该是为了搜刮大户人家们的宝贝的。可钱国公家有的是钱,钱盼盼怎至于用这等下作的手段?

  所以说……钱盼盼是为了找一些用钱买不到的奇珍异宝给老爷子做寿礼?

  他清楚记得,被强逼为奴的那一晚,钱盼盼说自己给她造成了很大损失,这个损失应该不是指的一千两银子,而是其它。

  是……让她丢脸的损失?

  本来把手机拿去做寿礼的,可是手机却使用不了,在那等场合下,确实挺丢脸。

  “钱照啊,你先前说老爷子过七十大寿,那你姐给老爷子送了什么礼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