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身上真香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26 2019.07.11 09:25

  啪……

  一声极为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响了起来,让每个人的眉头都情不自禁地为之一皱。

  若是这一耳光落在自己脸上,那该是多疼……

  挨耳光的自然是罗康。

  本想伸手去扯面巾的罗康,面巾还未能扯到,却先被一耳光给扇得摔在了地上。

  罗康被打懵了,捂着瞬间肿起来的左脸愣了至少三秒,就连嘴巴里有血顺着嘴角流出来都浑然未觉。

  抽耳光的自然是陈亮亮。

  虽然与钱盼盼不对付,方才还被钱盼盼弄到很不开心。但不管怎么说,他与钱盼盼之间的恩怨算是国公府的家事,也是自己两个人的私事,私底下怎么怼都可以。可你罗康算特么哪根葱,钱盼盼也是你配染指的?

  虽然事后能为这一耳光找到很多不得不抽的理由,但出手的时候确实什么都没想,纯粹只是想要保护这个与自己斩不断理还乱的女人。

  女人终究是女人,莫看钱盼盼平时颐指气使的好像很有能耐,可在罗康识破她是女儿身、说出那番不堪入耳的粗话且向她伸出手时,钱盼盼已经懵了。

  毕竟罗康来得太快,就连钱照都没反应过来,钱盼盼一个女人……估计那会还在想到底要怎样才能不暴露身份……

  一巴掌将罗康扇倒后,陈亮亮觉得还不解气,于是大踏步跨了出来,又对着罗康狠狠踹出了一脚。

  就特么这种货色,平时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遭过其的毒手!

  所以他这一脚是冲着罗康的子孙根去的。

  以保护钱盼盼、为钱盼盼出气的名义去达成自己为民除害的私心,这个机会可不常有。

  他觉得只要自己不把这姓罗的打死,那么即便真把这货给弄进宫,国公府也能压下来。

  一个跟朱泽以兄弟相称的纨绔?

  切,怕是就算是朱泽自己,只要敢对钱盼盼做出这等事,被抽被踹也只能乖乖给眼泪憋回去。

  可惜罗康在他一脚踹出来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只见其以与身材不相符的敏捷迅速打了个滚,这一脚便踹在了屁股上。

  下一刻,借着这一脚之势,罗康连滚带爬地一边逃一边鬼哭狼嚎着。

  “都他娘的还愣着……你家爷吃大亏了,还不赶紧把这不长眼的砍成肉酱!”

  一阵踏踏踏,又一阵哗啦啦,门外立刻冲进来五位握着刀的护卫。

  可惜钱照已经反应了过来,已怒不可遏地抄着椅子大踏步走向罗康,接着便是一顿不由分说地暴砸。

  “劳资草你姓罗的十八代祖宗……”

  ……

  “他娘的竟然把主意打到我钱家来了……”

  ……

  “劳资今儿让你这狐假虎威的怂货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纨绔……”

  ……

  在意识到自己唯一的亲姐险些被罗康羞辱后,钱照已经失去理智。

  可怜的罗康,脸还肿着呢,甚至还来不及吐口血歇口气,又被一把椅子追得抱头鼠窜。

  面对小公爷,还手显然是不敢的,可又不能平白挨打,毕竟若让那椅子真砸到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就只能绕着自己的几名护卫,与钱照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陈亮亮看着狼狈之及的罗康,心道那一脚没能踹中可真是可惜。

  虽然有罗康先前的命令,但那持刀的几名护卫此时正面面相觑地看着自己主子绕着他们被人追,根本顾不上别的事。于是他回头看了钱盼盼一眼。

  恰巧钱盼盼也在看着他。

  “你……没事吧?”

  钱盼盼微微摇了摇头。

  陈亮亮轻轻嘶了一声。

  不对啊,朱泽可是在场呢,那得要演戏的呀,哪能这么见外这么生分……是吧?

  哼,臭娘们,让你不把我当人看、让你连我主动示好还弃我如敝履,现在我让你尝尝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这可是你自找的,我现在要光明正大的占你便宜了,有本事你怼我啊。

  他不怀好意地对钱盼盼笑着,在其先是莫名其妙后是悲哀悲伤莫名的眼神中,触感柔软之及的小蛮腰被堂而皇之地搂住了。

  嘿嘿,身上真香……

  “盼盼,该回家了……”他在女子耳旁轻轻呢喃着。

  钱盼盼的腰……本来挺软的,可现在却很僵硬,身体很是抗拒。

  还有那步伐……怎么跟个机器人似的?

  对了对了,你那欲哭无泪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盼盼啊……嗯,你觉得你现在的样子……落在朱小王爷的眼里,他会怎么看?”

  被搂着腰的钱盼盼看了一眼陈亮亮,神情无奈之及、委屈之及,也不堪之及。

  然后在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后,被抗拒的感觉消失了,也开始知道配合了,只是始终低着头,让成就感略显苍白。

  不过陈亮亮还是觉得很有成就感!

  哈哈哈……

  他一直乐到面如死灰的朱泽面前。

  老鹰终于停止了抓小鸡。

  此时仍拎着椅子的钱照已经气喘吁吁,看着搂着家姐搂到满面春风的陈亮亮的眼神有些呆滞。

  虽然面前有一出老鹰抓小鸡的大戏,但朱泽从未看过哪怕一眼,也未发声阻止过,因为其的目光一直落在钱盼盼身上。

  几番嗒嘴,但却始终未能说出话的朱泽看起来很是萧瑟沧桑。

  陈亮亮露齿一笑,露出一个极为欠揍的神情。

  “我们得回家了,日后有缘再见,祝小王爷安好哈。”

  朱泽还未说话,同样气喘吁吁、红肿着半张脸的罗康从一位护卫的身后探出了脑袋。

  “你也姓钱?那你搂着的这小娘们又是谁?”

  陈亮亮皱眉看向钱照。

  “这货到底是谁?”

  钱照呸了一声,恨恨道:“一个恶棍,副宰相罗永浩的侄儿。苏州来的,仗着叔叔的势,在京里胡作非为无恶不做。”

  陈亮亮点了点头,然后转向罗康勾了勾手指。

  “罗大恶棍,凭你还不配知道她是谁。不过那娘们二字惹了我,是个带把儿的就别光想着逃,有种过来跟劳资一对一单挑。”

  罗康捂着脸眨着眼,求助似地看向朱泽。

  久未开口的朱泽笑了笑,深深看了陈亮亮一眼后,终于施施然开了口。

  “这位可不姓钱,而是姓陈。据朱某所知,这位陈兄乃是钱国公府中一位签了卖身契的奴仆,到了国公府好像有……有两个月?

  至于接不接他的挑战……言尽于此,在下可不敢妄言,罗兄请自便。”

  说完朱泽还满面春风地对罗康耳语了几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