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来自钱国公府的管家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299 2019.06.07 13:14

  这是个虽平淡但有意义、虽辛苦但有希望的生活。陈亮亮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他觉得若能一直按自己的规划走下去,确实是极好的。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生活往往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你意想不到的一击。

  如今离卖手机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京城里没有传来任何消息。本以为此事已经渐渐淡了,甚至已经决定再过上一段时间,他就要到金陵去。不仅因为要在金陵发展事业,更重要的是要到金陵开始谋划他的回家之路了。

  然而他还没去金陵,金陵却有来人找他……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中午,正被暖洋洋的太阳晒到瞌睡虫泛起的陈亮亮瞅见了杨胖子。

  杨胖子的身后有四个陌生男人,为首之人约五十来岁年纪,身材中等、衣着华贵、面容清瘦,看上去很干练,也有些气场,一眼看去就知乃是有些地位之人。

  “亮亮啊,你猜这四位是谁?”

  “呸,幼不幼稚,都多大人了还玩这把戏?”

  杨胖子哈哈大笑。

  “我给你个提示,这四位啊……嘿嘿。”

  杨胖子故弄玄虚地往西方指了指。

  “金陵来的。”

  陈亮亮的表情瞬间凝结了。

  金陵……

  钱盼盼?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钱盼盼。因为除了钱盼盼,自己根本不认识任何金陵人。加上又是杨胖子领过来,显然是这些人知道杨胖子跟他关系好。

  钱盼盼真找过来了!

  我的天!

  按他的本意,自然是不愿与钱盼盼再有任何交集,此时恨不得把这四人给撵走,撵得越远越好。但人家已经上了门……好吧,那只能按预案行事了。

  这种事当然早就做过预案。

  手机肯定是早就开不了机的,钱盼盼那里应该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他的“灵性”之说给磨到没脾气,渐渐地把手机淡忘。这也是他最期待的结果。

  另一种可能是钱盼盼实在不甘心,那就会来寻他,也就是此时的局面。钱盼盼的目的应该是找他去把手机给打开,如果他被逼到不得不面对,那就需要撒另外的谎去圆了。

  好在钱盼盼心里根本没有电的概念,加上那灵性之说,如此他说什么便是什么,那么只要表演的好,再次唬弄住这位尊贵的五小姐仍是有不小的可能性。

  此时那位为首的半百老者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向他拱了拱手后面无表情的道:“陈亮亮陈公子?”

  “正是小子,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我姓钱,是钱国公府三房的管家钱清。”

  “原来是国公府的钱管家。”陈先生恭敬地行了个礼,说道:“不知管家大驾光临,若有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好说,敢问陈公子是否还记得我家五小姐?”

  “这个……自然是记得的,五小姐这样的人物,一时半会怎能忘得了?”

  “那就好。”钱清边说着边咧开嘴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容落在陈亮亮眼里,怎么看怎么觉得怪,似乎隐藏着什么。

  “我呢,这次前来是奉我家五小姐之命,前来请陈公子去金陵一趟。”

  去金陵?

  切,想得倒美,去的是傻叉,傻叉才去。

  当然是能不去就不去的啊,忽悠总归是有风险的,万一失手,那在人家家里可真是两眼一抹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谁知道会吃什么苦头?

  “敢问钱管家,五小姐要小子去金陵是所为何事呢?”

  钱清依然是那副陈亮亮觉得隐藏着什么的笑容。

  “钱某可没资格知道小姐的用意,公子去了不就知道了?”

  “额……好叫钱管家知晓,小子确实是想去的,能再次见到五小姐那样的人物是小子求之不得之事。不过……”

  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四周,随后为难且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

  “钱管家您也看到了,我这里一大摊子事呢,一刻都离不开我,实在走不开啊。所以……实在抱歉了呢。”

  “哦?”钱清嘿嘿笑了起来,笑容足堪玩味。

  “公子的意思是,不打算跟我们走啰?”

  “这个……委实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海涵。再者说了,我有选择不去的权利吧?”

  “对对对,公子说的对,确实有这权利,可也看面对的是什么人是不是?

  钱某得到的吩咐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公子带过去,哪怕是绑也要绑去,你说这可怎么办呢?”

  面对钱清的戏谑神情,陈亮亮愣住了。

  有这吩咐……钱盼盼是觉察到什么了?

  可是怎么会?钱盼盼应该根本不知道开不了机的真实原因的呀。既然不知道,又怎会有敌意?

  然而事实胜于雄辨……

  这可麻烦了!

  他愣住了,杨胖子也愣住了。

  在钱清来到杨家说明来意时,当时杨胖子是很震惊的。

  钱盼盼竟然派人来找陈亮亮?

  虽然不知所为何事,但从他的角度看,这显然是好事一桩,所以他屁颠屁颠地把人给领了过来。

  可没想到的是,局面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一个找借口不去,一个哪怕是绑也要绑去……

  到底咋回事?

  然而无论是咋回事,这会他都得帮陈亮亮打个圆场。

  既然不想去,肯定有不想去的道理。

  “咳咳……钱管家哈,听我一言,那啥……亮亮没有虚言,这个我可以做证的,他确实走不开。不说别的,就说明天,我还帮他约了一个苏州的富商谈生意,这……”

  杨胖子还没说完,就被钱清一个严厉的眼神给挡了回去。

  “杨家公子,今天能经由你找到这姓陈的,钱某感谢不尽,我家小姐和老爷也会感激不尽。不过不该你说的话别说,不该你插手的事别插手,免得给自己和杨家招不自在。”

  杨胖子抽了抽鼻子,然后向陈亮亮投去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这话……谁特么的敢惹国公府?

  陈亮亮也很苦恼。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大问题。

  当然是不想去的,无论如何都不想去,毕竟这情况……唉!

  可不去……国公府的管家都放出这样的话来了,你能逃得过?

  县长胡胜都是人家家里的清客!

  这些人可不是郭大能比的,在人家眼里,你跟一只蚂蚁能有多大区别?

  你确实有不去的权利,可人家根本不把你这权利当回事啊。

  绑了你,又能怎样?

  正盘算着时,只见钱清又慢悠悠地说了起来。

  “虽然咱们只来了四个人,但陈公子可别因此生出什么胡心思,若是逼得钱某去找胡县长出面,那可就伤感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