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为奴第一天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348 2019.06.11 10:25

  对于陈亮亮来说,这一夜自然是无眠的。

  他怎么也无法想象,怎么白天时自己还是曲阿城中渐渐有了声名的东风快递的创始人东家,到了夜里竟就荒唐的成了人家白纸黑字签下的家奴?

  果然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永远不会知道拐角转个弯会碰到什么。

  他选择的当然是第二种契约,即钱先记账上、哪天还完哪天恢复自由身的模式。

  其实这种模式与第一种区别不大,钱盼盼说的是百分之二十年利,再利滚利,一万两银子滚到最后就是一个根本还不起的天文数字。

  聊胜于于吧。

  若可以选择,肯定不会有人愿意做人家的家奴,但他根本没得选择。

  钱盼盼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在玩真的,且是势在必得,他看得出来。

  虽然钱盼盼放话说他可以选择离开,但你真能走得了?

  以钱盼盼所表现出的态度,若再激化矛盾,就此殒命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之后人家仍是国公府五小姐,并不会因为手上沾上一条人命而受到什么根本性实质性影响。可你呢?除了落个白死还能落下什么?

  你敢赌吗?

  再者,就算真放你走了,又能怎样?

  别忘了,你是要回故乡的。就算实在回不去,难道你就愿意做一个浪费大好年华、一事无成的流浪汉?

  被国公府的人惦记上,显然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就盯上你了、就讹上你了,你想干吗、你能干吗?

  官府?

  堂下何人状告本官呐……

  呵呵……

  所以他并没有多少犹豫,很干脆的同意了钱盼盼。

  反正也要来金陵,反正也要把钱盼盼身后那位给揪出来,留在这里未尝不可。甚至于若是混的好,将来还可以为自己的东风快递借一把力。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

  只是……终究是为人奴呵。

  奴仆永远是最低贱的人,什么科举什么权利什么社会地位都是痴心妄想,就连将来的子女也只能是老鼠儿子去打洞。

  哪怕你以后能恢复自由身,这一段经历也是永远抹不去的污点,会终生受人鄙视瞧不起。

  宰相门房七品官,不代表你真能与七品官平起平坐,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罢了,本质上还是下等人,除非你能飞黄腾达。

  所以,若是你万一回不去,之后若再翻不了身,那这一辈子就算毁了。

  钱盼盼啊钱盼盼!

  这么恶毒,只为了出气吗?

  我很记仇的!

  ……

  ……

  天终于亮了,一夜未眠的陈亮亮穿着一身青袍仆人装走出了房间。

  以国公府的条件,自然不会太过苛刻自家的下人,住宿条件还算马虎,只是六个人挤在一间房里,那呼噜声臭脚味就别提了。

  不过对陈亮亮来说,这些都算不得什么,毕竟以他的经历,什么样的苦没吃过、什么样的罪没遭过?

  今天的天气不错,朝阳还未出来,天地间笼罩着一层薄雾,配合上映入眼帘的假山亭台园林白石青瓦什么的……倒是挺美。

  为人奴的第一天,一切既新鲜又别扭。

  ……

  钱国公府开府已经有四十年了,与这个名叫“中国”的不伦不类的朝代同龄,乃是林皇帝亲封的开国四国公中的一家,就连府邸正门上挂着的钱国公府四个大字都乃是林皇帝亲笔题写。

  之所以得了“钱”这么个封号,不仅因为钱国公本姓钱,也是因为当年林皇帝南征北战时,钱国公在金钱上给了林皇帝最坚定的支持,功劳怎么形容都不为过,于是便有了后来的钱国公府。

  与早已离世的短命林皇帝不同,钱国公如今仍健在,前几天才刚过完七十大寿。不过据说现在的身体也不是太好,毕竟已是一位古稀老人,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指不定哪天就会嗝屁。

  陈亮亮觉得这位国公爷有意思的很也新鲜的很,因为其虽然位极高权极重,但这辈子竟只娶了一个女人,身边并没有哪怕一位小妾。

  莫说在公爵这个阶层,就连普通大户人家都大多不会如此。

  只要有钱,谁家还不养着几个小妾?

  当然,只有一个夫人也是有很多好处的,最直接的便是后宅少了很多蝇营狗苟。毕竟是一母同胞,勾心斗角肯定少了许多。

  钱国公共生有三子,没有女儿。

  钱盼盼的父亲钱仪乃是国公爷第三子,钱盼盼则是钱仪的长女,在整个钱府的姑娘中排行第五,所以世人称其为五小姐。

  至于钱清,则只是三房的管家,并非整个钱府的管家。陈亮亮也只是三房的下人,与大房二房无关。

  当然,往大里说,他们是属于国公府的人。

  钱盼盼如此算计,自然不是把他弄来吃闲饭的。身为下人,做事干活乃是最起码的要求。

  三房的居所位于国公府内的西北处,里面自成一个天地。据陈亮亮粗略估计,仅就他目前看到的,像他这样的男性仆人,五六十个只多不少。

  每个人都各司其职,车夫的车夫、打杂的打杂、栽花种树的栽花种树、伺候人的伺候人……

  在所有工作中,陈亮亮认为最好的乃是能跟在主家身边的。因为不仅能经常得到出府的机会,若是能得到主家青睐,那地位和收入也完全不一样。

  可是这等好工作显然轮不到他。

  以钱盼盼对他的怨念,用脚指头也能想得出来、他必定没什么好日子过。

  他被吩咐到的第一份工作是……负责处理屎尿!

  大清早的,马桶便壶肯定要处理,茅房也要打扫,整个三房好几十号人的一夜“积蓄”,很大的工作量。

  恶心到了极致!

  虽然对折磨羞辱早有心理准备,但在被与这等“好事”关连在一起时,他仍是被气得不轻。

  钱盼盼WCNMLGB,将来别逮到劳资手里!

  ……

  骂完了,咋办?

  还能咋办?

  干呗!

  就算再恶心再不愿再憋屈也得捏着鼻子,甚至于还不能流露出哪怕半点抗拒,否则挨了打也是白打。

  他亲眼见到一位名叫二柱的下人被狠狠抽了两鞭子,还被罚没早饭吃,只因为这个二柱在一大早没事的时候想给他搭把手。

  二柱是与他同住同一屋的,人很朴实很好。好像练过些拳脚,看起来很壮实,动作也很敏捷,不过被抽了罚了后也只能唯唯诺诺不敢反抗。

  所以,要顺从、要忍辱负重、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始终抱着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的心态,这是陈亮亮给此时的自己下的命令。

  人在屋檐下,当然要学乖。

  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摆在了他的眼前。

  先是要摆脱这等污辱人的差事,再是要在这下人也分三六九等的小圈子中爬上去……

  只是……有钱盼盼在,难度好像有些大?

  不对,不是有些大,而是很大。

  那就……通过钱盼盼的父母家人迂回?

  想到此处,他似乎看到了一线曙光。因为他觉得以自己肚子里的货,只要有时间和机会,征服这些人应该问题不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