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贩卖斯文的魔鬼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041 2019.06.17 16:15

  常言道祸福相倚,这话一点不假,陈亮亮觉得用在自己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死苍蝇的找茬本来是一场已经无法避免、要吃苦头的大祸,可经过他的一番骚操作后,却把死苍蝇赶跑了,这是福。

  而且这个“福”还没结束,更大的“福报”还在后面。

  他可以不用干活了!

  准确说也不是不用干活,多少还是要干一点的,否则就连自己也受不了那游手好闲受人白眼的状态。而是不再有人管他,想干什么或者干不干都由着他自己,反正多一个人不多,少一个人不少。

  他便拿着把大扫帚,占了一个小院子。就像老虎撒尿划地盘一样,宣告这个小院子是我的领地。

  这么屁大点地方,每天只要保证院子里的卫生就行,简直是惬意到了极致。

  甚至坊间已经有很多人把他当作真正的“二管家”。

  钱清是“总揽全局”的大管家,寻常不管下人干活这等鸡毛蒜皮之事,所以虽然明面上没有二管家这个“职位”,但实际上肯定得有“常务副管家”,这就是被默认的二管家了。

  在死苍蝇走后,钱清迅速指派了另外一人成为二管家。

  这位刚上任的二管家哪敢过问陈亮亮?

  许是从钱清那里讨到了“真谛”,这位二管家对陈亮亮的态度是装作没这个人,若是实在避免不了撞到正面,那就客气,客气到令人发指。

  甚至于陈亮亮还觉得这家伙在他面前有战战兢兢的味道。

  连带着与他住一个宿舍、以二柱子为首的关系不错的舍友,都得到很大优待。

  所以陈亮亮在如今的下人中是很有些地位的,因为连明面上的二管家在他面前都战战兢兢……那谁才是真正的二管家?

  至于陈亮亮自己……嗯,他觉得这种深藏功与名的状态挺好的,只是惬意是惬意了,但这种混吃等死的状态很令人不爽。

  就一劳碌命……

  闲暇时他会想很多事,比如发展、比如未来、比如快递、再比如赚钱等等。

  在国公府里的发展急不得,毕竟头顶上横亘着那个短时间内撼不动的母老虎,想要地位再有提升,那要么经由某个特殊事件触发、要么经由时间来冲淡恩怨,除此之外别无它法。若强行想要一口吃成胖子,下场必然是会被母老虎撕成碎片。

  快递嘛,他与钱照说过要出府一次,就是为的快递,因为自己杳无音信已经好几天了,还不知道家里急成个什么样,肯定要出去安排一下。

  金陵城里有他的“窝点”,所以不需要回曲阿,不过目前还未能出去。

  钱照让那个十五岁的小书童悄悄来过,给他带了话,说是白天出不去。因为钱清虽然看起来不再管他,但估计不会不关注。要出去的话还是得避着点,否则暴露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那只能选择夜里。

  可夜里进出府都比较麻烦,一个下人想偷溜更是几乎不可能。只能等哪天夜里出府,才能把他带出去。

  除此之外就是赚钱,他当然缺钱,缺得老多了。虽然在这里吃住不用花钱,但快递要用钱,未来也要用钱,还有一个天大的窟窿要填。可虽然看起来身在这里又是这等身份,赚钱是最不可能之事,但竟真让他想到了赚钱的门路。

  为此,他特地偷偷摸摸地找到了钱照。

  “你缺钱吗?”

  “这个……得看什么意义上的缺钱,要看跟谁比了,跟你比肯定是不缺钱的,还得看做什么事。”

  “那你想赚钱吗?”

  “废话,谁不想赚钱?家里虽然有钱,但我动用不了。我当然也想尝尝一掷千金的滋味、外加证明赚钱的本事啊。”

  “很好,我有个好主意,咱俩合伙,不过我先得弄清楚,在你心里,沁儿姑娘与赚钱哪个更重要?”

  “怎么扯到她了?而且你这让我怎么回答?总得先让我知道是多大的事吧?”

  “嘿嘿,我明白,这么跟你说吧,你觉得以沁儿姑娘为中心、围绕着她做卖诗词的生意,这个主意怎么样?”

  钱照一脸惊愕,目不转睛地看着陈亮亮,很长时间没能说得出话来。

  “你怕不是……魔鬼吧!”

  “哈哈,你就说可不可行?”

  “你且先等等,容我好好想想。”

  ……

  “你……你的意思是,你负责写、沁儿负责做托儿、而我负责卖?”

  “对。绕开她的方法自然也有,但这是效果最好的。不仅赚得多、也几乎可说是手拿把攥,前提是沁儿愿意配合我们。”

  钱照又愣了愣,接着道:“那你先前说沁儿姑娘与赚钱哪个重要是什么意思?”

  “笨蛋,你想啊,人家如果是只追求才子佳人,那你这么一暴露自己,在人家眼里成了什么了?以后还能有好脸色给你看?”

  钱照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后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觉得,沁儿入伙的可能性有多大?”

  陈亮亮摊开双手。“这我哪知道?我才只知道她的名字,别的信息都一概不知,就连准确年纪都不知道多大,更莫说见过面。”

  顿了顿后,他接着说道:“不过我觉着吧,除非那小妞儿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否则哪有见了权和利不动心的?她一个清倌人能有什么好出路?又能吃几年青春饭?

  只要身在红尘,不管是谁都得为未来着想,想来她也无法例外。”

  “权?”钱照狐疑道:“你说的利我能理解,但权……贩卖斯文不被千夫所指就不错了,还能卖出哪门子的权来?”

  陈亮亮哈哈大笑。

  “你啊你,你好好想想,如果沁儿愿意入伙,那就证明这妞儿的品性也不算高洁,本质上与咱们一样,仍是七情六欲傍身。到那时,她已成了咱们的同路人,你可是钱国公的嫡孙……那……嘿嘿!”

  钱照呀的一声蹦了起来。

  “对啊,她既跟我是同伙,又也看中权和利,那我岂不是……额……额……”

  陈亮亮看着神魂颠倒一脸下贱的钱照,笑眯眯地道:“所以,你是不是该使出浑身解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