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65 2019.06.05 14:35

  看着那一路小跑的随从的远去身影,陈亮亮扬着眉,既似笑非笑又似若有所指的道:“郭员外啊,我倒是觉得,拆房子太麻烦了。还不如放火,只要一把火就可烧得干干净净,既省力又省心,你觉得呢?”

  “不错不错,你的主意不错!你家郭爷决定就照你说的办。”郭大的反唇相讥没有丝毫犹豫。

  笑话,你家郭爷是什么身份?会怕你不成?

  然而说完后心里却开始犯嘀咕。

  这小子到底想的什么?又想干什么?

  前天就发现不对劲了。

  你说他蠢吗?不像,能想出快递这种主意的可不是什么蠢人。可你说他精明吧……反正自己怎么也看不出来,到了此时、这小子还能有何凭借、又有何隐藏?

  为何如此反常?

  实在想不明白。

  陈亮亮始终是一副老神在在的不急不忙模样,像是成竹在胸,这让郭大觉得自己有些慌。

  然而事已至此,无论是冲着哪方面,今天这房子是必然要拆的,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罢手。

  这本就是他原先计划中的一环。

  以他的关系和这么多年的钻营,在有这种借口的前提下,把这个房子拆了自是能压得下来。至于将来就更简单也更有意思了,想怎么玩、以什么姿势玩都随着自己挑。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到了此时,郭大决定不再与陈亮亮斗嘴,不管说什么都不会理。因为这小子的嘴皮子溜的很,斗嘴明摆着自己会吃亏,没的惹一肚子气。

  他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接着开始闭目养神。

  出乎意料的是,没过多久他的人就“来”了。

  先前派出去的那名随从,竟然又折返了回来,且脸色苍白神情慌张。

  “员……员外,大事不好了!”

  郭大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随从跟了他不少年了,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一般的事根本不会如此慌张。

  可按时间算,根本还未到家啊……

  “怎么回事,快快说来!”

  “我……我在半路上碰到三狗子。三狗子是专程来找员外的,说是家里的一处仓库走了水,我便返回来通知员外,三狗子又急匆匆赶回去救火了。”

  郭大一拍椅柄,猛得站了起来,脸色凝重。

  车马行的仓库走水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把客户什么贵重的货给烧了,饶是你家产丰厚后台强硬,也能把你赔到哭都哭不出好声来。

  可好生生的怎么会走水?而且怎么正巧碰上这个时候?

  然而无论如何,家里出了这种事,他是必须要立刻回去的,所以……今儿这姓陈的运气不错?

  在念起陈亮亮时,郭大陡然想到方才的一番话。

  “还不如放火,只要一把火就可烧得干干净净,既省力又省心,你觉得呢……”

  难道……不会……吧?

  郭大心头一突,、不敢置信的看向陈亮亮,可却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一阵非常急促的脚步声。

  ……

  “员外,出事了啊!”

  “郭建?你不是押货去苏州了吗?怎么成了这副模样?出了什么事?”

  “员外啊,何家托咱们运往苏州的那批货,被……被人烧了一些!”

  ……

  郭大懵了,再一次打击让他心跳加速呼吸粗重,且脑子里一片空白,好一会后才回过神来。

  “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昨天下半夜的事,当时我们住在客栈里,货车也都存放在客栈里。可没想到看守货车的人被贼人给打晕了,直到起了火才惊动大伙儿,好在人多、救的也及时,损失不算太大,但仍是烧掉了一些。”

  “谁?到底是谁干的!”

  “不知道。一般贼就算劫车,也是冲着抢货来的。但这次的贼怪得很,根本不抢货,看起来像是特地来纵火,这不仅防不胜防,也根本找不到凶手啊!”

  “可是……不对啊,你们还没走多远,昨夜起的火,怎么这会才赶回来?”

  “员外,这次是有人存心找咱们麻烦。本来我是第一时间回来的,可到了城外却遭人暗算、被一棍子给敲晕了。等醒来时发现被人绑了起来装在麻袋里,就连耳朵都被塞了起来。不仅不知道在哪里、也连对方的人和声音都没见着。

  就在没多久之前,有人把我扛了起来,最后扔在城南那座废弃的土地庙里,临走时还塞了一块锋利的小石头在我手中,我便用小石头磨断了绳子。可脱身后什么人都看不到,把我扛过来的人早走远了。

  我估摸着这应该是与昨夜纵火之人一伙的,既然存心避着,那一时半会肯定找不到,只能尽快赶回家找员外禀告员外做好准备。之后听到员外在这里,便又赶了过来。”

  沉默半晌后,郭大猛得转过身,死死盯着陈亮亮,双目似欲喷火。

  “姓陈的,这两把火都是你的手笔?”

  很显然,这是有人在搞他。现在看来,不仅是昨夜的火,家里仓库的那把人应该也是被人故意纵火!

  应该就是眼前这小子!

  时间掐得真准,一定是有人在盯着,在他离开家往这里赶的时候,那边开始纵火。

  至于被囚禁的郭建,肯定也是等着他出了家门、才被扔到那座破土地庙里。

  为的都是这一刻!

  “喂喂。”陈亮亮夸张的举起手,大声嚷嚷道:“郭员外啊郭员外,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家被纵了火跟我有什么关系?总不能因为你看我不顺眼,就把什么乱七八糟的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吧?这可是大罪,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上衙门告你去。”

  郭大仍旧死死盯着陈亮亮,好一会后,竟缓缓笑了起来。

  “很好,看来是郭某人小瞧你了,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说到此处,陈亮亮终于收起了一直以来的嬉皮笑脸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冷漠。

  装的差不多了,该收场了……

  当然是他的手笔,否则怎会有这么巧、也这么古怪的事发生?

  为了这两把火,他与杨胖子密议了很长时间。

  纵火容易,但想不被人查出来、或者说不被人拿到证据并不容易,为此他与杨胖子煞费苦心的推导了很长时间,

  无论在哪个时代,纵火罪都是大罪。

  为了最大程度保密,此事莫说杨华与李瓜瓜,就连杨胖子他爹都不知情。

  人是他请杨胖子找的,并非是曲阿本地人,而是外地一些眼里只有钱的亡命之徒。

  为此,他付出了一百五十两银子的代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