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中华帝国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273 2019.05.19 11:32

  “请问老伯,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啊,新河村。”

  “额……有大点的地名么?”

  “曲阿县,曲阿县新河村。”

  还是没听过……

  “好吧,现在是哪一朝呢?”

  “啥?哪一朝?”

  “对对,是这样,晚辈是爷爷那一辈就迁到海外去了,我爹包括我都是在海外出生的。这是我第一次回来,迷路了不知怎地就流落到了此处,所以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哦哦,这样啊,怪不得你打扮这么奇怪,也连这个都不知道。已经不叫哪一朝啰,现在叫中国。”

  “中……中国?”

  “对,你爷爷走的那会估计还是大虞朝,可如今大虞已经亡了五十年了,是被昏君和外面的蛮夷一起搞垮的。我跟你讲啊,那时老头子我才十几岁,老百姓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说是生灵涂炭一点儿也不为过。

  好在出了个太祖林皇帝,带着三王四公用了十年时间,才把那些杀千刀的蛮夷给杀的杀撵的撵。后来林皇帝说,以后这片土地就叫中国了,不管是谁做皇帝,世世代代都叫中国,中华帝国。”

  大虞、太祖林皇帝、三王四公、中华帝国……

  “那林皇帝还在位吗?”

  “早就不在啦,才做三年皇帝就驾崩了,他儿子也只做了四年。现在的皇帝是他的孙子承启帝,今年是承启三十三年。”

  “噢,那首都在哪呢?”

  “首都是啥?”

  “就是……就是京城。”

  “那你就说京城嘛,京城是金陵哩。”

  “金陵离曲阿远吗?”

  “不远,紧靠着。”

  “嗯好,还得问您一句,最近的村子怎么走?”

  “从这里向前有一条河,沿河向东有桥,过了桥不远有一片坟地。坟地附近有两个村子,一个叫新河村,另一个叫李家村。”

  “好咧,太谢谢您啦,不打扰您给麦子拔草了,您忙。”

  ……

  天色将晚,陈亮亮出现在田垄上,夕阳的余晖将他孤独的身影拉的老长。

  在问完一位正在田里忙农活的老人家后,他开始向着那座桥的方向走去。

  这特么的叫个什么事儿?

  此时在想起自己的境遇时,他仍是忍不住要骂娘。

  原来女鬼并不是女鬼,也不是什么特殊物种,人家是与他一样的活生生的人,不过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罢了。

  人家凭空出现是有原因的,若是有人能看到,他不也是凭空消失、然后又凭空出现的么?

  怪不得人家一直叫他起来起来,原来是那时光机器已经启动!

  我特么真是蠢。

  活该、自作自受!

  现在开心了?

  唉……!

  可……如果能重来一次,估计自己仍会是这个结局,因为除非是亲身体验过,否则怎么也不会相信真能有另一个时空的人能借助时光机器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那个时代关于时空机器的认识似乎还停留在外祖母悖论层面……

  月光宝盒?

  哪来这超出认知的黑科技?

  不知道,暂时也不可能知道。唯一能给他答案的就是那个被他趴在身上的红衣女人。但两个人并没有一起出现,他找了好一会都未能找到,最后只得放弃。

  估计落点是随机的吧,他落在了旷野中,红衣女子则是落在了未知的另一处,目前只能如此解释。

  不过虽然穿越了,但若细想想会觉得还好,因为这不是单程票,红衣女子手里可是有月光宝盒的,只要能找到她并且拿到宝盒、不就可以回去了?

  虽然彼此不知名姓且完全陌生,找到人并且拿到月光宝盒的难度非常大。但事在人为,只要努力,总归有机会的。

  那就先这样吧,暂时把这场境遇当成一次旅行、一次历练,回家的事徐徐图之。

  毕竟目前只能这样。

  至于现在,得要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在这里活下去。

  人生三步骤,第一步是活下去;第二步是活得好;第三步,活得有尊严。

  根据目前所了解到的,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任何工业文明迹象的封建社会,且与他那个世界的历史截然不同。

  虞朝?

  他那个时空除了夏商周之前可能存在一个目前还虚无飘渺的虞朝,并没有第二个虞朝。

  很显然,这里的虞朝并不是那个可能还是部落制的虞朝。

  不仅如此,这还应该是个被穿越者改造过的世界。

  最大嫌疑人就是那太祖林皇帝!

  他甚至觉得,这位林皇帝很有可能是从他那个时空穿越过去的,因为之前那个热心的老头儿会说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因此他才能顺利与其交流。

  还有那红衣女子,普通话说的可溜了,与他那个时代的人没啥区别。

  这显然是推广过的,加上红衣女子是用月光宝盒出现在他那个世界……

  她……不会是老林同志的后人吧?

  好像还真极有可能。

  若真如此,那麻烦可就大了,与皇家打交道……

  不管了不管了,先把这些统统放下,想想今晚睡哪儿才是正事。

  这里也是初春,一样的冷,他穿的是羽绒服牛仔裤加球鞋。白天没事,寒意深重的夜里可怎么办?

  ……

  终于找到了桥,然后过了桥,在来到老头儿说的坟地中时,天已经全黑了。

  傍晚的时候天气还不错,可到了晚上天却阴了下来,天一黑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黑影,这让已经走到坟地中的他感觉自己瘆得慌。

  我特么这是跟坟地结缘了是不是?

  可别再像白天一样闹出什么意外,在这里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可却回不了头了,他只能壮着胆子硬着头皮摸着黑向前走。

  身上倒是有照明设备,便是手机。可舍不得开啊,就那点电能用多久?还是先留着,万一将来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一座座小土丘、一座座墓碑、偶见的残破花圈……

  然后……在某一刻,他忽然感到自己身后似乎有什么动静,顿时心头一突,然后下意识地转身看去。

  有一个人影出现在紧靠着他的一座坟前,手里还握着一根像是长棍子之类的物事。在他看过去时,那人已经暴起,正握着棍子向他横扫而来。

  陈亮亮懵了。

  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这里竟然躲着一个人要伏击他!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本就没有准备,加上发现的太晚,让他只能选择向后退,以求先躲过这一棍。

  可没想到的是,这里是乱糟糟的坟地,并不是平整路面,杂物非常多。他才退了一步,便被脚下的一根树枝绊了一下,顿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如此虽然狼狈但也算是躲过这横扫而来的一棍,但好巧不巧的是,他摔倒的地方有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且脑袋刚好磕在了上面。

  顿时便是一阵剧痛,还加上天旋地转,然后两眼一黑,就此晕了过去。

  “哎呀,好像打错人了……”

  这是他晕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