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国公爷有请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04 2019.07.07 20:01

  “我说的没可能,并不是说我有多忠心死心,而是不得不如此。”

  “为何?”

  “全家老小都在王爷手上,黄某怎么可能弃全家于不顾?所以哪怕你现在杀了我,我也不可能去背叛王爷,否则父母妻儿还不知会受到怎样的折磨,若真走到那一步黄某便是生不如死,所以阁下所说之事永无可能。”

  王爷?

  终于知道答案了,陈亮亮笑了起来,笑的很大声很疯狂。

  他在乎的才不是黄贵愿不愿意反水,只是想套出黄贵的话而已。

  果然套出来了!

  ……

  狠狠一脚,一截枯枝飞了出去。

  又是一脚,一棵大腿粗细的树摇晃起来。

  王爷!

  燕京!

  这特么的还能有谁?

  镇北王啊!

  那个坐镇燕京对抗蛮族、名声实力比镇南王朱家有过之而无之及的镇北王。

  堂堂镇北王指使人做出这等事,有何所图?

  一个独据一方的土皇帝还能缺钱?

  好吧,就算缺钱也不可能看得上这种钱,所以黄贵这帮人的目的不问可知。便是让京城以及周边的百姓民怨沸腾,失去对朝廷的向心力。

  只有这种可能。

  简单说,他就是要把你的根基挖空,让你民心尽失。如此等到有人振臂一呼时,还能有多少百姓忠心于你?

  没想到之前与方自在的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随口一说,竟然就是事实。

  我CNMD!

  一个个都特么什么玩意儿,简直是畜生都不如!

  还有,国朝三家异姓王,这一段时间他已经见识到两家。

  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镇西王呢,你什么时候来?

  好像说是第一代三王都已离世,如今掌权的是第二代?

  ……

  这一夜终于过去了,黄贵被毫发无损放走,被打个半死的三角眼也被放走。

  他不再担心他与二柱夜入回春医馆并绑走黄贵之事会泄漏出去,因为他觉得受害者黄贵会主动把三角眼搞定。

  因为黄贵全家都在镇北王手中,其不敢冒被镇北王猜忌的风险。

  也正是这个原因,陈亮亮并未强求黄贵反水。因为就算黄贵答应,日后这等人给你的消息,你也不敢相信啊

  而且本来也没必要,所以放任自由就行。

  总体说起来,这次行动乃是大获全胜。不仅知道了镇北王便是那幕后黑手,还知道朝中确实有一个跟镇北王勾结的内奸。

  既然能与镇北王勾结,那很显然,这个内奸的地位和权利都不可小觑。

  马浦这个名字已经第一时间交到了方自在手上。

  ……

  ……

  阴了许久的天终于下起了雨,是过了中午开始下的。雨虽不大,但淅淅沥沥的一直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下雨的时候陈亮亮还在熟睡中,熬了一天一夜再加一个早上太累太困了,直到傍晚醒过来时才知道天在下雨。

  似乎好长时间没有下过雨了?

  对靠天吃饭的农户来讲,这应该算是一场及时雨。毕竟现在是天气渐热、太阳渐毒的季节,每天这么烤着,时间长不下雨对收成很有影响。

  不过对他自己而言,这场雨很是不巧,因为今晚要去有凤阁,有了这场雨让行程很是不方便。

  ……

  陈亮亮就这么坐在床上有一着没有一着的想着,然后终于决定起床弄些吃的。

  二柱还在熟睡,先不忙吵醒,这小子可是比他更辛苦更累。

  悄悄地起床,正打算出门洗漱的时候,吱呀一声,虚掩着的门开了。

  钱清的脑袋探了进来。

  陈亮亮用莫名其妙的眼光打量着钱清。

  这老小子与他可是不对付的很,彼此却都拿对方没有办法,所以向来是极少交集,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怎么会主动找上他的门?

  今天钱仪不是带着一家子去给舅家过生日去了么?主家不在,你这管家能有什么事?

  你又能干嘛?

  见着他莫名其妙的神情,钱清笑了笑,笑容有些尴尬。

  “陈……陈公子,国……国公爷有请。”

  啥?

  一脸懵逼的陈亮亮表示……我是不是听错了?

  国公爷?

  还有请?

  这么客气?

  几个意思?

  莫名其妙找我干吗?

  ……

  匆忙洗漱后,陈亮亮跟着钱清踏上了见国公爷钱卓的征程。

  虽然来到国公府已经有不短时间。但这是他除了出府之外,第二次离开三房的范围,也是第一次见钱卓。

  第一次是偷偷摸摸给二房扔了封自泼污水的信,那一次其实不算离开。

  此时他很是有些紧张,握着的手心里似乎有些汗渍。毕竟将要面对的是这个国家金字塔最顶端的人之一。

  这就好比在后世,平庸的你忽然被某位居功至伟的开国元勋召唤,能不紧张吗?

  而且这位开国元勋还可能是这个国家最有钱的人……

  想到此处,他觉得这个时空的体制真得有很大的问题。

  在他那由后世培养出的世界观里,在华夏这片土地上,资本家是不会被容许拥有在政治上有太大话语权的,这是我们的特色,也是我们的骄傲。

  永远不能让阶层固化、永远要给底层留有上升通道。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换句话说,可以容许资本家这种猛兽张牙舞爪,因为张牙舞爪确实对社会发展有益。但前提是猛兽必须被驯化过,要能把张牙舞爪局限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这是他此时的理解,至于日后会不会随着所了解到的国情不同而生出改变,连他自己也未可知。

  ……

  陈亮亮觉得钱卓的一生果如其名字一般,称得上“卓越”二字。

  年仅弱冠时便散尽家财追随尚是草莽的林太祖,其眼光可见一斑。

  之后拼了命地为老林同志赚钱,足可看得出其深知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个道理。

  都说打仗打得是后勤,尤其是争霸天下,若没有充足的、可持续的财源,仅靠抢,那是万万成不了真正的气候的。所以这个名叫“中国”的国朝能够建立,说钱卓居功之伟并不为过。

  当然,居功之伟不仅他一人,三王和另三公中的任何一位也都能称得上这个评价。

  然而,随着时间的无情流逝,属于三王国公的时代已经或是即将要结束了。

  三王的第一代都已离世,如今掌权的是第二代。四公的光景也好不了多少,目前仅剩下钱国公与郑国公尚在人世。

  郑国公快了,钱卓……钱卓也应该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