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单身狗的养成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340 2019.07.10 09:05

  自从上次朱泽之事后,陈亮亮就再也未与钱盼盼见过面,此时乃是这么多天第一次见。

  对于眼前女扮男装的钱盼盼,他自然是没有任何好感,恨不得立刻划清界线,永远不再有任何交集。

  虽然已经知道逼他为奴一事是出自钱卓的诱导,但执行人仍是钱盼盼,让他倒屎倒尿的还是钱盼盼。

  后来他在府里的地位渐渐高了起来,那时对钱盼盼的恨意其实已经淡了些,若是有个合适的契机,未尝不能让关系缓和下来,可惜并没有。

  然后朱泽出现的那天,在他意识到钱盼盼想要他死、来让利益最大化时,他彻底怒了。

  直到现在,始终耿耿于怀。

  他觉得自己与钱盼盼已不可能会有真正的缓和,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憋屈事总是忘不了。从这个角度来看,自己确实是个气量狭小的小男人。

  可钱照既然开了口,从理智的角度讲,你身在人家的屋檐下,哪怕委屈自己,让关系缓和下来也是有必要的,否则吃苦头的只能是你自己。

  何必跟自己将来的生活过不去?

  而且你现在要做的事与以前不一样了,不能老是一直与钱盼盼维持互不待见的关系,毕竟以后不可能没有交集的。

  所以,忍着吧,不管有什么都深深藏在心里。将来若有机会,再连本带利收回来。

  连勾践一个皇帝都能卧薪尝胆,你凭什么不能?

  当然,若能缓和才会去缓和,死乞白赖去舔的事肯定做不出来。

  他看了一眼正瞪着钱照的钱盼盼,然后坐到了小桌子的另一边、钱照的对面,接着拿起酒壶和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来晚了,先自罚三杯。”他笑着道。

  钱照不甘示弱地嘟着嘴回瞪了一眼钱盼盼,然后向着陈亮亮笑道:“怎么来得这么晚?确实该自罚。”

  陈亮亮把第三杯酒喝完,然后剧烈咳嗽起来。

  他不善饮酒,虽然是个很小的杯子,也虽然是好酒。但一口气连喝了三小杯,还是感觉呛得很。

  于他而言,似乎只要是白酒,那不管多好的酒喝到嘴里都是一个味儿,根本品不出好与差,反正都是火辣辣地烫喉烫胃。

  “来得晚呢……主要是因为老爷子把我喊了去,所以耽误了。”

  钱照陡然双眼放光,且一脸急切。

  “啊?爷爷怎么会找你?找你干什么?”

  陈亮亮没管钱照,而是饶有意味地看着蒙着面的钱盼盼,似笑非笑道:“盼盼,你想知道是什么事儿么?”

  钱盼盼猛得扭过头,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尖锐说道:“你……你叫我什么?”

  陈亮亮耸了耸肩,不以为然道:“盼盼啊,怎么了?”

  说完后,他继续似笑非笑道:“要不日后在外面、还是跟在家里一样叫你小姐或是五小姐?你看着办,怎么叫都行,反正我无所谓的。”

  钱盼盼愣了愣,似乎终于醒悟到二人之间的“特殊关系”,随即满脸胀得通红。

  她可是在朱泽面前自承要跟人家生一大堆孩子的,如今朱泽还不想放弃,这就意味着在外面只要二人在一起,就得表现得亲密些。

  至少得像个偷尝了禁果的情侣样子吧?

  就像这称呼,叫盼盼确实是最合适的,什么小姐五小姐……若是传到朱泽耳中,可不就露馅了么?

  甚至于钱盼盼还因此回想起某些不堪回首之事,便是她曾经被陈亮亮摸着双手还被抱在怀里……

  所以虽然红着脸,但钱盼盼是抓狂的,可却又发作不得,只能握紧拳头低头生闷气。

  陈亮亮深深看了一眼钱盼盼,然后摇了摇头,呵呵一笑。

  “老爷子跟我打了半天机锋,顺便踩了你们某个蠢货堂哥一脚。之后又让我推着他在府里转了一圈,最后又谈了几句。他老人家的大概意思是,我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插手你家与你们大伯二伯之间的竞争了。”

  钱照微张着嘴、缓慢眨着眼,一脸的震惊,片刻后嘴角弯了起来。

  “你……你竟然……我就说嘛,你是有能耐的!”

  钱照的神情很是兴奋。

  对于钱家来说,这是个很重要的消息,就连正抓狂着的钱盼盼也情不自禁地抬起头,用意味难明的目光打量了陈亮亮一眼。

  陈亮亮轻咳了一声,对着钱照道:“要不……你自个儿去找乐子去?我想……单独谈一谈。”

  钱照哈哈一笑,随即打了个响指,露出一个深以为然的神情。

  “行,我去随沁儿跳支舞去。”

  此时沁儿正咿咿呀呀地一遍一遍唱着前两天刚卖掉的一首欧阳文忠公的浪淘沙,几位喝多了的猪哥儿正不受控制地手舞足蹈,神态放浪形骸之及。

  把姐姐卖了的钱照就这么插了进去……

  “……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

  陈亮亮轻轻呷了一口酒,将目光从钱照身上拉了回来。

  “盼盼,你觉得这首浪淘沙怎么样?”

  半晌后,钱盼盼头也不抬的道:“反正若是泄漏了,与钱照没有半点关系,无论什么后果你一力承担。”

  陈亮亮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瞬间冲进一些血气。

  鸡同鸭讲,简直是八字相冲!

  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他根本不会与女人打交道、还是钱盼盼本就无法打交道……

  当初在曲阿宴会上时,他随口说了一句明月沟渠,记得当时钱盼盼是挺欣赏的。所以觉得诗词这方面应该是钱盼盼喜欢的话题,此时纯粹是想以此作为切入点,没想到你的示好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还回了这么令人恼火的一句。

  不管怎么说,我这都算是为了你家吧?

  都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在你们心里,我什么劳也没有,只是个替罪羊的命!

  这还特么缓和个屁的缓和?

  劳资还没那么下贱!

  “是啊。”他一连灌了自己两大口酒,然后一边咳一边擦着嘴角嘲讽道:“当然是应该我承担的,我连命都能送给你承担,为他承担些许恶名又算得了什么?”

  钱盼盼再次抬起头,然后猛得扯掉面巾,鼓着嘴看着他。

  气息有些急促,不过神情……神情看起来倒不像是特别生气,似乎有忍不住想说些什么的冲动,但却始终未能说出来。

  陈亮亮便眯着眼冷笑道:“难道不是么?在你们的认知里,我只是一条狗而已,还是自备狗粮那种。能为你们主子付出一切乃至性命可是一条狗天大的荣幸,应该感恩戴德的,对不对?”

  钱盼盼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脸庞再次变得有些红,就连眼眶都好像红了一些。

  要哭?

  陈亮亮叹了一声。

  该哭的好像是我吧?

  算了算了,太情绪化,跟她较这个劲干啥,这不是自讨无趣吗?

  “就这样吧,我确实没有自知之明,今晚来错了地方。对不起,这就走,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可在他刚站起来时,便听到重重一声砰响,原来是厅门被人狠狠踹了开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