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糜烂的局势、长到不敢想的黑手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439 2019.06.28 12:59

  “这么说吧,虽然撒克逊人控制安南之后从未挑起与我朝的争端,彼此相安无事。但有个异族在南边总归心里不安宁,必须要未雨绸缪。可惜历古以来咱们就没有与西人打交道的经验,根本不知这些家伙是什么样的人。

  我见着你似乎对撒克逊人颇有了解,便想向你取取经来着。”

  陈亮亮嗯了一声,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后才说道:“把我们所处的世界按地理划分的话,撒克逊国属于欧洲,而我们中国则属于亚洲。

  再把亚洲细分,我们这里叫东亚大陆,包括安南在内再往南,则叫做东南亚。

  对于欧洲我不算太了解,因为我家原先去的地方是另一片大陆,叫做非洲,上面都是黑人,那里可以不用当回事。

  不过虽然对欧洲的情况不是太了解,但对于撒克逊人听说过、也多少打过一些交道。以我所见,这帮人的文化与咱们的文化截然不同,切记不能以己之心、度彼之腹。

  这帮人是做海盗起家的,骨子里天生就没有仁义道德的观念,什么肮脏恶毒丧尽天良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咱们的文化讲究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他们奉行的却是己所欲、施于人,这是根子上的差别。

  他们还很有优越感,自认为是神选之子,包括我们在内的其它人种都是劣等人种。

  莫看保罗被我驳到无话可说,就以为可以跟他们讲道理,没用的。更不要以为能感化他们,不可能的事。面对这帮海盗,你所能做的就是一旦他胆敢挑起事端,就得出重拳把他打服打怕,切记不能绥靖,那只会越来越麻烦,他会得寸进尺。

  即便未挑起事端也不能掉以轻心,这只能代表他还未准备好,不代表他打算与你和平相处,你需要严防他对你明里暗里的渗透,就好比传教一事,我便认为这是用心不良,撒克逊人蠢蠢欲动了。”

  脸色凝重的方自在默默点了点头。

  陈亮亮扬着眉又道:“所以,如有可能,我建议把将撒克逊人驱逐出安南提上议事日程,越早越好。因为既然撒克逊人现在还不敢与我们冲突,那便说明他实力不足,这是最好时机。

  只有把他彻底赶出安南,再将安南当成缓冲地,才能保有南方安宁,否则任其渗透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方自在摇着头眯着眼摇着杯子苦笑起来。

  “驱逐撒克逊人?我倒是想,可是以国朝这情况……唉,能维持一个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之势已经是烧高香啰,出兵驱逐这种事目前想都别想,没可能的。”

  “为什么?”

  “力有不逮啊。”

  “如果明知道人家将来肯定会找你麻烦,也不能先下手为强?”

  “不能!”方自在木然摇着头,神情萧瑟。

  “连讨论都不用拿出去讨论,自家有几斤几两还不清楚吗?”

  陈亮亮的眉心不受控制的接连跳了跳。

  看起来这个朝廷中看不中用啊。

  卧塌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个道理谁都懂。

  可莫说打一打,就连管一管的勇气都没有?

  至于吗?

  华夏不至于如此的啊!

  所以,才四十年光景,同为穿越者的林皇帝一手打造的帝国就衰败如斯了吗?

  可这是没道理的事!

  一个大一统帝国,四十年时间怎么可能衰败到如此地步?而且以他所见,整个国家似乎并没什么动乱啊。

  那么……

  根源出在朝堂上?

  林皇帝……三年……其子……四年……孙子承启帝七岁登基……今年是承启三十三年!

  他猛得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如一只被激怒的野兽咆哮着。

  “告诉我,林皇帝是怎么死的?”

  方自在一直把玩着的杯子陡然停了下来,整个人也纹丝不动,只是面无表情地冷冷盯着陈亮亮。

  片刻后,方自在握起酒壶,对着嘴狠狠灌了一大口酒,然后恶狠狠地擦着嘴巴。

  “别问,这不是你该问的事!”

  陈亮亮愣愣了半响,最终颓然坐回到椅子上。

  林皇帝父子的死果然有问题!

  这只黑手的手好长啊,长到他不敢想象。

  承启帝?

  一个七岁就登基的皇帝……呵呵,难怪能做三十三年皇帝。

  他深吸了一口气。

  方自在说得没错,这种事岂是你该问的?莫说管了,怕是只要知道一点风声都能引来杀身之祸。

  所以……

  他再次深吸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还是想想怎么早些回去、参与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才是正理。这里的事……虽然在明白这些后心里很是难受,但终究不是生养自己的地方,而且你根本无能为力,不是你能掺和进去的。

  “那就先这样吧,总之我的意见就一句话,对于撒克逊人必须要重视,且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

  ……

  回到国公府时估摸着已经过了夜里十点,夜已有些深,国公府内一片寂静。

  他的房里还亮着灯,应该是二柱在等他。

  在看到那灯光时,他的心情仍旧很沉重。

  老林啊老林,我该说你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还有,既然你来自后世的更后世,又为何没有试着在这个时空搞工业革命?

  推开门,却意外的发现二柱并不在,在屋里的另有其人。

  钱盼盼与她的婢女!

  很是奇怪啊,从他进入国公府直到现在,哪怕是前些天他表现那么出色,钱盼盼都未与他有过任何交流,怎么这么晚了竟然在他房里等着?

  太阳打西边出了?

  见他出现,钱盼盼站了起来,向着他淡淡道:“听说你今晚见方叔叔去了?”

  陈亮亮弯腰行了个礼,亦是淡淡回道:“正是。”

  “方叔叔找你所为何事?”

  “好叫小姐知晓,自在老哥吩咐过,要小的谁都不能透露。”

  钱盼盼的脸色变了。

  她称方自在为方叔叔,可这家伙却称自在老哥,这明显是故意的。

  “你……放肆!”

  陈亮亮暗暗笑了笑,故作不懂道:“不知小的有何放肆之处?老爷夫人可是说过的,小的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么莫说自在老哥特地嘱咐过,即便只是小的不想说,也有不说的权利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