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你干吗?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444 2019.05.25 11:10

  时间如流水,一转眼就到了次日下午。衣着非常臃肿的陈亮亮戴上斗笠、与杨华三人一起走出了客栈。

  臃肿是衣服穿的太多,因为他把自己那套引来杀身之祸的衣服重新穿上了身,外面再套上这两天一直穿的一件杨华的打着补丁的粗布袍子。

  等会要去的场合可说是精英荟萃,一个这样穷酸可能登不上台面,毕竟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如果真如此,那只能换成自己原先的装束来镇场子了。

  至于斗笠,他不仅是衣服太特立独行,那寸头也是很醒目的,只要出门就必须得遮掩。

  可在信心满满的来到春风楼时,他却傻了眼。

  春风楼是整个曲阿最高档的酒楼,但给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因为他看到的只有高高的围墙,唯一的入口便是那虚掩着的红色大门。

  门前并没有预料中的车水马龙,反而很清静,有两个中年门房正一左一右站在门前。有人入场得停在门前,先递上请柬,经门房查验后才能入内。

  而且看起来随从虽然可以入内,但并不能去宴会厅,应该是另有安置。

  为了这场宴会,今天的春风楼不对外营业。

  这特么的怎么进去?

  他本以为进宴会的难度不大,因为他认为今天人肯定很多、会很混乱,随便怎样也能浑水摸鱼混进去。可此时才发现,是自己太过想当然,此时竟被这从未当成一回事的进门给拦住了。

  没请柬,连门都进不去。

  翻围墙?

  在某次大门打开时他偷瞄了一眼,恰好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护卫在巡逻,甚至于一架搭在围墙的梯子上还伏着一个手执弓箭的护卫在警戒。

  这彻底让他放弃了翻围墙的打算,否则一定是血飞扬透心凉。

  那怎么办?

  看来还是只能从门进去,可要怎样才能进得去?

  最终他站在春风楼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默默想着对策,身边是陪着他过来的杨华三人。

  许是见陈亮亮始终愁眉不展,杨丽终于在某刻开了口。

  “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看这样子太危险了,还是别冒风险小心为上。即使这个五小姐走了,不仍是有何员外么?”

  陈亮亮吸了一口气,看着杨丽笑了笑:“其实我有办法的,不过并不能保证肯定能进去,毕竟机会只有一次,一旦被识破就不可能进得去了,所以想再等等有没有转机。你们先回去吧,反正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我心里有数。”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杨丽再次说道:“那你小心些,凡事都别逞强,就像你之前跟我们说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陈亮亮点了点头。

  三人离去后天色已渐晚,陈亮亮再次想了想,看了看天色后终于脱掉了外面套的衣服,然后换上鞋子,接着扔掉斗笠走出了巷子。

  黑色羽绒服、青色牛仔裤、蓝色运动鞋、寸头,本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东西终于堂而皇之的在曲阿城出现。

  才出了巷子,耳边便传来一阵哒哒马蹄声。他抬头看去,见是一个身着白色绸袍的骑着马的男子在不紧不慢地向着春风楼的方向行去。

  男子挺胖,肚子很大,脸上的肉挺多,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模样。

  这胖子后面还有一辆套着两匹马的马车,走的比较快,比胖子快多了,且马夫还在不停的吆喝着行人别挡着路。

  在经过陈亮亮身边时,骑马的胖子与那马车正好平行。然后窗子上的帘子被掀开,露出一只圆滚滚的硕大脑袋。

  “喂,杨胖子,难不成你这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那你家那只母蛤蟆怎么办?”

  这声音很大,说的也很难听,惹得附近的行人为之侧目。

  孤身骑在马上、被称为杨胖子的男子便哼了一声,不甘示弱的大声斥责道:“何大脑袋,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看着那圆滚滚的硕大脑袋,陈亮亮心道这个绰号倒很形象,忍不住为此笑出了声。

  许是笑声被听到、又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杨胖子往陈亮亮的方向打量了一眼,不过紧接着又被何大脑袋给重新吸引回去。

  “哟,杨胖子你倒是吐一根象牙给爷瞧瞧,只要你吐得出,爷立马敲锣打鼓给你立牌坊去。”

  “拉倒吧,你家杨爷可不在乎是癞蛤蟆还是狗,只要有自知之明都没啥丢人的。怕就怕有的人脑袋虽大,但里面装得全是屎尿,偏偏自己还觉得香、觍着脸想送去给天鹅尝,也不怕把天鹅给恶心死。”

  此时双方已经错开一段距离,也离陈亮亮比较远,他只听到何大脑袋呸了一声,说些了什么就听不到了。

  未过多久,那马车和一人一马已一前一后停在春风楼门前,在看到门房迎上先到的大脑袋时,陈亮亮的眼睛眯了起来,然后走了过去。

  杨胖子是吧,就你了!

  此时那杨胖子也已下了马,正与门房说着什么,另一个门房则是接过马,看起来是要把马存放在某处。

  在杨胖子已进了门、门前暂时只有一位门房时,他掐准时间冲了过去。

  “喂喂,杨胖子,等等我,你跑那么快要死啊。”

  很不幸,想以此蒙混过关的陈亮亮还是被眼明手快的门房给拉了下来。

  “喂喂你……额……这位公……子,您这是?”

  陈亮亮在心里叹了一声。

  还是不成啊,看来只有使出计划中的那一招了。

  不过似乎还好,这位中年门房的语气很清楚的告诉他,这个人确实被他的这身行头震慑住了。

  他缓缓转过身,“冷冷”盯着那只拉着他衣服的手,摆出一副很嫌弃、很不高兴的浮夸神情。

  “你干吗?”

  冷冰冰的三个字让门房愣了愣,下意识缩回手后讪讪笑了笑。

  “公……公子想来也是来赴宴的吧,还请公子把请柬交给小的过目一下呢。”

  说的很客气,几乎可与某宝卖家接待买家时的小心翼翼相提并论,陈亮亮对此感同身受。不过他仍眯着眼,一副似你如蝼蚁的你不配模样。

  门房再次愣了愣,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接着哭丧着脸道:“县长大人特地交待过,没有请柬任何人都不能入内,所以求公子别为难小的,小的只是混口饭吃。”

  效果不错嘛,这就震住了?

  陈亮亮觉得自己很有做纨绔的潜质,很想为此大笑一场。

  可是县长大人什么鬼?县长就县长,后面还加一个大人……老林同志,你的改造不成功啊。

  他用鼻孔哼了两声,以此来表示自己很不满,后果会很严重。

  “没有请柬不能入内?还是县长说的?

  搞笑,劳资大老远的金陵赶过来,你他瞄的竟然跟我来一句县长不让进……我没听错吧?

  你告诉我,我到底有没有听错!

  还他瞄的请柬……你竟然问我要请柬?打小劳资就不知道请柬是啥玩意儿,因为劳资这张脸就是请柬,你他瞄的懂不懂?

  行行,劳资不为难你一个小门房,县长是谁?好像是那个做过清客的胡胜对不对?你麻溜的把胡胜喊来,看劳资不狠狠扇他两个大耳刮子教他做人!

  或者你把钱盼盼喊来也行,我要当面问问她几个意思,居然搞这么一出,一而在再而三拿我开涮寻开心的啰?真真是老虎不发威当我病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