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少爷明鉴?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08 2019.06.13 09:49

  “史昌营!本少爷问你为何鬼哭狼嚎、是不是吃饱了撑着,谁跟你大人过小人过了?”

  钱照边说着边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陈亮亮眨了眨眼,心道看这情况,钱照似乎对史昌营有什么成见?

  一个下人混到主家少爷有成见,好像挺失败的……

  史昌营愣愣看着走过来的钱照,缓缓哭丧起了脸。

  “少……少爷,小的真……真不是故意的啊。”

  “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你挺能耐啊!”钱照一脚踢飞了史昌营扔下的鞭子,劲道很大,怎么看怎么有借题发挥的味道。

  至于为何借题发挥就不知道了。

  史昌营咬了咬牙,将目光移向陈亮亮,随即抬手指向陈亮亮。

  “是……是这样的。这小子名叫陈亮亮,是新来的。可才来第一天就偷懒睡觉,还故意弄坏老爷最喜欢的银红牡丹花,被小的逮了个现行,说他几句他还不服,小的便想教训他一顿、再抓起来交由钱管家发落。”

  “哦?”钱照看向陈亮亮,疑惑道:“果真如此?”

  陈亮亮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不是。”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放心,只要你行得正站得直,这事儿有少爷给你撑腰,谁都不能欺负你。”

  到了此时,陈亮亮大概算是明白了一些。

  从早上打二柱还不准人吃早饭就能看出来,想来是这只拿根鸡毛当令箭的死苍蝇人品太差风评太差,惹得钱照这位大少爷很不爽,可冲着钱清的面子又不能怎么样。如今正巧撞了个正着,这便忍不住“主持公道”来了。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是往死里整!

  “回少爷的话,小的并没有偷懒睡觉,完全是二管家无中生有恶意诬陷。至于那牡丹花倒确实是小的压坏的,不过并非小的有意所为,乃是二管家故意陷害!”

  “你……”

  史昌营的嘴中才蹦出个“你”字来,便被钱照一道严厉的眼神给挡了回去。

  “二管家?谁告诉你他是二管家的?”

  “回少爷话,小的今天刚进府,是二管家亲口告诉小的,说钱清钱管家是大管家,他是二管家。大管家把事交给他管了,所以什么都得听他的。”

  “我知道了。不过不对啊,你说他恶意诬陷你,好端端的他为何要诬陷你?又是如何陷害的你?”

  “小的也不明白。不过事实胜于雄辩,少爷请看地上的水桶和洒掉的水,小的刚才水桶挑在肩上呢,谁能一边挑着水走路一边偷懒睡觉?若真能如此,怕是也不叫偷懒了。”

  “这倒也是,但是为何水桶掉在了地上?”

  “这便是陷害了,因为是二管家故意推的我!”

  话音刚落,史昌营便蹦了起来。

  “你……你放屁……!”

  这次不错,许是语速太快的缘故,史昌营说了四个字才被钱照的眼神杀回去。

  “史昌营,你要再敢多插一句嘴,信不信少爷我抽你大耳刮子!”

  “可是……可是少爷,这小子完全在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啊,他挑水干活,我莫名其妙推他干吗?”

  “你没见少爷在问吗?”钱照不耐烦地接着道:“放心,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你家少爷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错放一个坏人,敢唬弄我的人都会付出代价!”

  说完后钱照再次转向陈亮亮。

  “你的意思是,是他把你推倒、导致你压坏了牡丹花?”

  “正是。”

  “好,那他刚才的话也是本少爷想问的,你好端端干你的活,他为何要推你?”

  陈亮亮耸了耸肩,露出一脸无辜。

  “小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从一大早就觉得不对劲了,二管家似乎看我不顺眼,一直拿根鞭子跟着我,看那意思好像是要找我的茬来抽我一顿。”

  说到此处,钱照微眯起了眼,饶有意味地在陈亮亮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遍。

  “你这话说的,你卖到我家,干活不是应该的么?”

  到了此时,陈亮亮算是彻底明白了钱照的态度。

  虽然对死苍蝇不满,但这个不满是局限在一定范围内,本质上人家还是国公府的少爷,维护的是自家利益。若是他做错了事,即便挨了苍蝇的鞭子,人家也会觉得打得好,而不会怪罪苍蝇半点。

  对死苍蝇的成见完全是因为其不讲理胡乱欺辱人,要阻止的也是这等事。

  先前的那句话正说明了其的立场,

  “不冤枉、不错放。”

  “少爷说的对,努力干活自然是应该的。但小的一个人干了几乎三四个人的活计,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二管家却还是始终盯着我,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这一处算是他的不足,但你一个新人,自然要多干活,这浅显的道理不懂?”

  用的是不足而不是不对,再次证实了他的判断。

  “少爷,我说的是二管家的表现不正常,并非为多干活而不满。”

  “明白你的意思了,继续说。”

  “好,之后到了中午,二管家故意让小的吃不上饭,小的几乎是饿着肚子干活到现在。此事一问其他人便知。”

  钱照看了一眼史昌营,轻轻哼了一声。“继续!”

  “二管家让小的挑水浇花,小的便挑水浇花。接着便是二管家在我挑着两大桶水时推了我一把,让我摔倒在花丛上,就此压坏了牡丹花。

  想来先前少爷也听到了二管家急不可耐地说什么我终于逮到他手里、又什么我偷懒睡觉压坏花的吧?

  小的仍是那句话,一个挑着水的人,怎么偷懒睡觉?又与压坏花儿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能躺在花上睡觉?

  若二管家不是别有居心,为何要说什么逮到他手里?

  所以,请少爷明鉴!”

  钱照扭过头,冷冷盯着史昌营。

  还不待钱照开口,知晓这番话严重性的史昌营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少爷,他中午未吃上饭确实是小的做得不对,他也确实未偷懒睡觉,小的知错了,请少爷责罚。但天地良心,小的确实没去推他,就算给小的一千一万个胆子,又怎敢故意弄坏老爷最喜欢的牡丹花?

  这小子坏得很,他是因为不满干活多还被我盯着,便趁着园中无人故意把水弄洒、再把花弄坏,为的便是报复我嫁祸我。请少爷明鉴,不要受这小子蒙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