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再见手机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027 2019.07.08 21:05

  啪得一声,一把黑色大伞撑了起来。

  陈亮亮撑着伞推着轮椅走出了门。

  木质的轮子压在青色的平整石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咯吱声,与落在伞面的嗒嗒雨声混合在一起,再配合上此时的心境,很是有一种形容不出的微妙感。

  这也是一个很微妙的画面。

  以国公府如今的形势,陈亮亮这个三房的下人被召了来,先是与一府之主、合府所有人的幸福生活缔造者单独谈了好一会,没人知道二人谈了什么。然后又推着老爷子进入雨中漫无目的地闲逛漫步,这其中透露出的信号非常微妙,有或者没有不会有人告诉你,全看你如何理解。

  虽然陈亮亮来到国公府已有不短时间,又虽然他在三房中已无人不晓。但若放到整个国公府,其实他仍籍籍无名,大部分人并不知道三房有他这么一号人存在。

  因为陈亮亮从来不与除三房外的其他人接触。

  这一路上遇到不少诧异目光,有经过的人、有屋檐下长廊中转过来的脑袋,还有某些屋子里特意伸过来的打量。

  从今天开始,陈亮亮这个名字,便算是堂而皇之地在整个国公府挂上号了。

  陈亮亮觉得自己应该感谢钱卓,因为雨中这出戏是钱卓刻意给他的机会,让他从此可以不用在乎很多东西。

  这是认可。

  从钱卓说喜欢下雨时他便意识到了此刻。

  可却感谢不起来。

  因为哪怕你是一个再睿智、活得再明白透彻的人,也终究逃不了那句著名的话。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终究逃不出这个“利”字!

  当然,“利”分很多种,有私利有公利;“拔一毛而利天下仍不为”是利、“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也是利;崇高追求是利,简单不舍仍是利,爱恨情仇同样都是利……

  钱卓啊……如此这般总归是有目的的,虽然还不知晓如此的用意,但大抵仍是逃不了相互利用,那何必感谢呢?

  出了门来到雨中后,钱卓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情绪也似乎很低落。

  大概在想着些什么吧,陈亮亮看着那根一直在椅柄上有节奏敲打的手指,心道第一关自己应该已经闯了过去,接下来大概便是要谈到正事了。

  所谓第一关,虽然只是钱卓要看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起来并不算重要,但其实很重要,因为这关乎着你能不能获得进入谈正事环节的资格。

  钱卓没有说话,陈亮亮也没有说话,二人都很沉默,这与先前在屋子里那看起来莫名其妙到好似装疯卖傻的对话形成鲜明对比。

  在屋子里的彼此并不是真实的彼此,纯粹只是考较和应对而已,这一点两人都很清楚。可惜钱照的堂哥、那个孙子却不清楚,所以被亲爷爷在背地里骂蠢。

  好一会后,钱卓似乎是终于想明白,或者说终于调整好自己,不再沉默。

  “有凤阁里那个沁儿,你真能把人捧上花魁?”

  陈亮亮傻眼了。

  他想了很多,可怎么也没想到,钱卓竟会拿此事作为开头。

  钱卓是如何知道这事的?

  这可是三房的绝密啊,瞒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有人捅出来?

  知道此事的人里……对了,有个钱清。

  这事儿除了他自己和钱照一家四口,也就只有钱清这个管家知道。既然包括自己在内的五个人都不可能透露,那么只能是钱清了。

  难怪之前去唤他时,是钱清出的面。

  呵呵,钱清竟然是钱卓的人……

  也就是说,老三钱仪家的一举一动,其实钱卓的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老三如此,老大老二当然也不会例外。

  这可有是有意思。

  那钱卓此时把这事说出来,是何用意?

  显然,这不是敲打,似乎也不是真想知道能不能当上花魁。

  那是……只是想通过这句话表达某种态度?

  “能不能的小子也不确定,反正尽力呗,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尽人事,等着听天命。而且……现在看来,小子觉得究竟能不能捧上,已经并不重要。”

  既然钱卓知道这事,那对其中的用意肯定也心知肚明。既然如此,能不能捧上其实真不重要,或者说,不是重要到非有不可。

  果然,钱卓点了点头,并未继续这个话题。

  “那个叫保罗的洋人,你做得很好,很合我意。”

  陈亮亮嘿嘿笑了笑。

  连沁儿这等隐秘事人家都知道,那保罗之事更是不在话下了。

  “谢国公爷赞。”

  可钱卓却摇了摇头,头也不回地说道:“盼盼那丫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虽然情有可原,但你仍是过分了。”

  额……

  钱卓的思维很跳脱,蜻蜓点水般的每一事都只说一句,此时又说到朱泽来访,指责的是自己故意把他的孙女坑到要死要活。

  被人当面揭破总是有些难堪的,所以陈亮亮讪讪笑了笑,正想找个合适的措词说几句时,只见钱卓猛得回过头,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且一脸严肃。

  “年轻确实是本钱,但不是做愣头青的借口。有所为有所不为是精神,量力而行才是准则。”

  陈亮亮有些懵。

  这是……

  到底是想干啥?

  他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又见钱卓伸出手在怀中摸索出了一件物事,然后摁在椅柄上。

  一直缓缓推着的轮椅陡然停了下来。

  陈亮亮紧紧抿起唇皱起眉,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

  因为被摁在椅柄上的,是他久未谋面的……手机!

  正是因为这只手机,他才有了这么多的际遇。

  可手机竟然落在钱卓手中,且在这会拿出来……

  怎么会这样?

  这代表什么?

  又是什么用意?

  “你的手机,拿走吧,今日到此结束,你可以走了。但愿日后我能再一次见到你。”

  陈亮亮握着手机一言不发地站了好一会,皱着的眉终于松开,接接缓缓笑了起来。

  笑的很开心,笑容很灿烂。

  好,很好。

  他向着钱卓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在雨中穿行起来。

  天已经有些黑了,雨点落到脸上,有些凉,很清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