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你们……愚不可及!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202 2019.06.22 13:04

  陈亮亮不知道钱照有没有把沁儿供出去,虽然钱照看起来对沁儿很是在乎,他不怀疑钱照保护沁儿的决心,但昨晚跟着钱照一起去的还有一个书童一个护卫……所以此时钱仪应该知道那家青楼的名字,也知道钱照去找的是一个名叫沁儿的清倌人。

  但他觉得,钱仪可以知道沁儿的存在,但一定不会知道钱照昨晚去找沁儿的真实目的。

  因为钱照不会把这件事供出去。

  那书童和护卫虽然跟着钱照一起,但钱照对这事的防范非常严密,即使是一直跟着他的书童都被瞒着。

  与逛青楼找女人相比,贩卖诗词与其的严重性根本不在一个等级。

  这时的大多数人并不会在乎你逛不逛青楼,因为这是一个风气,不会像后世大保健要藏着掖着。但绝对会唾弃你贩卖诗词,因为你这是玷辱了“神圣高尚”的读书事业。

  若是此事曝光,那么没有哪个读书人不会痛骂你几句。到那时,你可以算得上身败名裂了。

  其中的严重性,钱照非常清楚。

  所以,既然只有他二人以及沁儿知道……沁儿可以排除掉,因为钱家就算家大势大,又有什么理由去找人家沁儿、还把人家抓起来逼供?

  钱仪夫妻只要还要脸,就不敢把事情闹大。

  那只剩下自己二人,钱照会认为他陈亮亮同样知道严重性,当然也是能瞒则瞒。所以不到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钱照不会主动把这事供出来。否则若让他爹知晓,后果会比现在严重得多。

  连儿子去趟青楼都能如此大动干戈,可想而知贩卖诗词加上捧清倌人、会让钱仪如何怒不可遏。

  可惜陈亮亮打得就是让钱仪知道的主意。

  不仅要让钱仪知道,他还要拿此事大书特书!

  如果说从他进入书房是戏肉的开始,那么接下来便是戏肉中的精华。

  为什么要把他而不是二柱乃至书童护卫带过来?

  很简单,因为他与这三人不一样。

  虽然同样是下人,但在钱家人心里,都知道无法把他与真正的下人划等号。

  父母总是认为自己孩子是优秀的,一般也都会认为自己的教育方式没有问题。那么钱照之前一直表现那么乖,若没有外力推一把,怎么可能突然就胆大包天到忘了所有教导去逛青楼?

  肯定是别人带坏的是不是。

  一起去了四个人,与另外三个人比,显然他陈亮亮是罪魁祸首……

  直到此时,他的所有推导都没出现意外。

  ……

  “请老爷知晓,昨晚少爷去青楼,确实与小的有关。不过想来老爷是误会了,昨夜之行与男女之事无关。”

  他话音刚落,伏在地上的钱照陡然抬起头,指着陈亮亮惊骇道:“你……你疯了么!”

  用的是惊叹句,而不是疑问句,可想而知钱照心中的惊恐。

  陈亮亮对着钱照摇头笑了笑。

  钱仪哼了一声,紧紧盯着陈亮亮。

  “继续说,柳公说你巧舌如簧,我倒要看你如何说出个花来!”

  陈亮亮不再看钱照,而是对着钱仪拱了拱手。

  尽管这根本不是一个仆人对主家的礼节,放在此处总有不伦不类的感觉。

  “陈某不才,自幼便有几分诗才……

  ……

  钱照昨夜的主要目的是要与沁儿谈一桩生意,确实与男女之情无关。

  ……

  这桩生意与我那所谓诗才有关,便是我负责写、钱照负责运作。开始打算的是以此赚钱,后来又决定不止要赚钱,我二人还要联手将那沁儿捧红,最终助其拿到未来的花魁身份。

  ……

  目前已经与沁儿谈的差不多了。

  ……”

  随着陈亮亮的一句句,钱仪的脸色已不再铁青,而是变得惨白,甚至还可隐约见到数滴汗珠从额头上渗出。

  其身后的刘蓉与钱盼盼的神情也好不了多少。

  这番话的冲击力很大,似乎被忽略掉了称呼上的变化,什么陈某什么在下什么我的……

  “为……为何?”沉默了好一会后,钱仪终于咬牙切齿地问了起来。

  陈亮亮向后看了一眼。

  他的身后是钱清。

  “让钱清出去吧。”

  钱仪阴沉着脸向钱清挥了挥手。

  目送着钱清离开、又带起那扇门后,陈亮亮重新看向钱仪。

  “为何?很简单啊,因为我觉得你……”

  他拿手指着钱仪,又缓缓移向刘蓉与钱盼盼,风清云淡般的继续道:“……包括你们,都是错的,甚至是愚不可及。”

  钱仪震惊地张开了嘴巴。

  如果说先前让钱清离开,是让钱仪感觉到陈亮亮可能要触碰到某些事。那么接下来的这番张狂之及的话便已经证实,陈亮亮确实是触碰到了这些事。

  什么事?

  一个下人,哪怕再惊才绝艳也是下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去张狂放肆地指责主家一家人既错还愚不可及?

  还继续我你你们的……

  所以必定话出有因。

  所以,虽然陈亮亮还未明说,但结合钱照逛青楼之事的“蹊跷”,钱仪已经能很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在争继承权一事上,你们的做法是错的、是不合格的!

  愚蠢,这便是我对你们的评价。

  在这一事上,我是来给你们指路的,不是以你家下人的身份、而是我与你。

  你不是老爷、只是“你”及“你们”而已。

  陈亮亮说完之后便闭嘴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于是钱仪明白了,陈亮亮是在借称呼开条件,一个关于下人帮主家争继承权能得到什么好处的条件。

  这个好处与身份有关。

  愿意、还是不愿意?

  若真能有效果,想必没几个人不会愿意,因为这近乎是空手套白狼。

  但……有这么简单这么儿戏吗?

  不过他不是个没有容人之量的人,虽然陈亮亮的态度着实张狂到令他无比不喜,所言所行也让他很不认可,但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听一听,未尝不可。

  “继续!”

  陈亮亮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证明自己的时候到了。

  “我说你们错了,并不仅是单指这一事错了,而是你选择的路错了,否则为何要说你们愚不可及?

  如果走错了路,那么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是南辕北辙,离终点越来越远。

  你是怎么做的?

  据我所见,你选择的路是严格要求自己,再以对自己的要求严格要求钱照,试图把钱照培养成另一个你。

  你对自己的要求是做一个中正之人,凡事追求持身以正。

  然而,中正者,庸德之行、庸言之谨,若禀此去为官或为人,自是无可挑剔的典范。可你要知道,你这是在争国公之位的继承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