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一个非常激进的主意、一场意义深远的赌博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073 2019.06.20 10:29

  天亮了,新的一天已经来到,国公府从寂静中苏醒过来,慢慢变得喧嚣。

  今天陈亮亮起得很早,天还未亮就已起床,鬼鬼祟祟地也不知做了些什么事,然后重新回到房间里。再接着,便是到了大伙儿都起床的时间。

  一番忙碌后,所有人都开始各司其职。

  陈亮亮则仍旧抱着那柄扫帚杵在他的“地盘”上。

  昨晚睡得太晚,今天起得太早,很早他就呵欠连天。

  困了嘛,那就睡呗。

  他借着阳光,坐在屋檐下打起了盹。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响了起来,还伴随着一个大呼小叫的声音。

  “亮……亮亮哥,大事不好了。”

  来的是二柱。

  陈亮亮睁开惺忪的睡眼,打着呵欠看着二柱道:“一惊一乍的干啥呢?啥不好了?”

  二柱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

  “咱……咱们有麻烦了,昨晚出府的事,不知怎地被人给知道了!”

  “这个……这个……”陈亮亮懒洋洋的站了起来,神情上丝毫不见紧张,似乎是敷衍似的回道:“怎么会这样?”

  “这谁知道啊!”憨厚的二柱根本就没注意到陈亮亮的异常,懊恼地跺了跺脚。

  “就刚刚的事,据说是二房那边的人给捅出来的,估计夫人现在已经知道了,如果牵连到我们,那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找过来,到时你可千万不能说咱俩昨晚去了你那东风快递。”

  陈亮亮似笑非笑地看着二柱。

  “那依你之见,我该怎么说?”

  “唉,夫人严禁少爷去青楼,这次肯定会大发雷霆。虽然咱俩未跟少爷一起去,但也免不了受牵连。你跟管家他们不对付,一旦让人知道是你擅自出府,那莫说这次,以后的日子也难过了。

  如今只能赖在我的头上,你就说因为我老娘病重,昨晚是我让你跟我偷偷回去看老娘的。”

  陈亮亮的神情有些意外。

  钱照昨晚去青楼找沁儿一事的泄漏是他搞的鬼,他也没做什么,就是早起后偷偷摸摸写了封信,然后趁着无人给扔到了二房那边。

  信上写了钱照带着四个下人,在何时离府,去了青楼后,又在何时回府……

  虽然国公爷从未说过不允许自家子孙进青楼找乐子,这也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罪过,算不上多大一回事。但进青楼终究不算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行为,尤其是三房本就严令禁止钱照去青楼,现在让二房的人知道这样的事,自然会有意无意地宣扬一番。

  然后会传到钱照父母的耳中,这时大发雷霆是不可避免的,一查到底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也是不可避免的。

  对陈亮亮来说,目前的反应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的是,二柱竟然这么够意思,宁愿自己扛下责罚,也要替他打掩护。

  要知道二柱可是因为他才出去,算起来这是无妄之灾。

  “二柱啊,你娘病重了?怎么从没听你说过呢?”

  二柱的神情有些黯淡。

  “我娘……我娘的身体很差,正是为了给我娘筹钱治病,我才到处找活干,最后来到国公府的。”

  “哦,那昨晚咱们回来时,你一直往北方看,当时是不是想着回去看看你娘?”

  二柱嗯了一声。

  陈亮亮又道:“那你娘现在是谁在照顾?”

  “小妹,我爹早就过世了,我大哥也是很小的时候过世,如今是唯一的小妹在照顾老娘。”

  “嗯,那老人家现在身体如何?”

  “现在问题不大了,只要我能多攒些钱,就能让娘恢复健康。”二柱的神情有些欣慰。

  陈亮亮点了点头。

  “可是二柱你想过没有,你这么替我扛下来……若只是罚抽你几鞭子或是多干活,这你是无所谓,可若是罚钱呢?”

  “这……不能吧?老爷夫人可从未做过这种事。”二柱始变得迟疑。

  陈亮亮笑了笑,拍了拍二柱的肩膀。

  “不用你替我扛,放心吧,我不会有事。若是真有人找到你问昨晚的事,该咋说咋说,千万不要隐瞒,否则你娘的病怎么办?还等着你赚钱救她呢。

  而且就算你有心想替我扛,也是瞒不过去的。别忘了又不是只有咱们俩个人,还有别人呢,到时被供出来可是罪加一等。”

  二柱举起手想要说些什么,可愣愣了半天也未说能出来,最终颓然落下了手,长叹一声。

  陈亮亮正想再问些二柱家里的事,只听得又是一阵急促且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然后钱清出现在门口。

  阴着脸的钱清面无表情地向着陈亮亮一指。

  “夫人有令,立刻把二柱与陈亮亮绑起来,扔到柴房听候发落。”

  话音刚落,钱清的身后便窜出数个手拿绳索的壮汉,其中几个陈亮亮还很眼熟。

  ……

  许是与那几人还算有点头之交的缘故,陈亮亮虽然被五花大绑到像只粽子,但绑得并不算紧,倒是少吃了很多苦头。

  不过嘴巴被堵了起来,就这么被扔在柴房的地上,不仅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挺难受。

  此时的阴暗柴房内,除了他便是二柱,二柱也是与他一样的待遇,被绑得像粽子、被扔着如死狗。

  陈亮亮觉得自己还是先睡一觉比较好。

  按这架势,这是要等钱照的父亲钱仪、这个三房之主回来处理。钱仪身为国公爷的嫡三子,如今身上挂有官职,这会正在上朝。等其回来,估摸着怎么也得是中午了。

  ……

  虽然难受,但陈亮亮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然后在某一刻,他忽然被人踢了一脚,于是清醒了过来。

  踢他的是钱清。

  “起来吧,老爷回来了,指明叫你。这次啊,神仙也帮不了你啰。”

  虽然始终是面无表情,但仍是能看出幸灾乐祸的意味。

  陈亮亮盯了钱清一眼,因为这一脚踢的他挺疼。

  因为他的缘故,死苍蝇被赶走了,钱清对他自然是有些恨意的。

  有人过来帮他扯掉了嘴巴里的布,接着解开了绳子。他便甩着胳膊踢着腿,跌跌撞撞地跟着钱清走出了柴房。

  终于到了戏肉部分了。

  钱仪啊钱仪……嘿嘿。

  这是一场意义深远的赌博,成败在此一举!

  这便是那个非常激进的主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