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这都是为啥呢?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76 2019.07.01 23:35

  陈亮亮从未放弃过追索钱盼盼身后那个人,可他进入国公府也有不短时间了,却一直未发现有任何这个人存在的迹象。

  然而一定会有这么一号人存在的,否则“手机”一词不可能出现。

  那么既然自己找不到,便只能把突破口放在钱盼盼身边人身上。在这一家子里,钱照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恰逢今天这个机会,加上如今他与钱照的关系已经很密切,所以终于旁敲侧击着问了出来。

  钱照挠着头,用一脸狐疑表示你的这个问题很莫名其妙。

  好生生的扯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干吗?

  陈亮亮笑了笑,摊着双手解释道:“你也知道我与你姐之间……这个事很重要,关乎着能不能让我与她和解。”

  钱照哦了一声,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于他而言,自然希望陈亮亮能与他姐解除这种针尖对麦芒的状态,否则他处在中间也会为难。

  前些天感觉已经好转了些,可没想到朱泽的出现又让关系恶化,甚至看起来更加不可调和。

  “她啊……你让我好好想想,好像……似乎……对,是送的一个长管子,叫什么千里镜来着。那玩意儿可神奇了,很远很远的东西都能看清楚。”

  陈亮亮点了点头。

  钱盼盼送出的是何大脑袋的千里镜,也就是说,手机根本就未送,那这损失……损失在何处?

  他皱眉沉思着。

  钱照接着说道:“可这跟和解能扯上什么关系?对了,你先前骗我姐一千两银子那玩意儿,寿宴那天倒有人提起过。”

  陈亮亮挑起了眉。

  为了隐藏自己的心思,他一直不敢与任何人谈起手机一事,怕的是一旦引起别人的警惕会有麻烦。

  不过钱照身为钱盼盼唯一的亲弟,对被骗之事肯定有所了解,如今其主动说了出来,倒是省了他的工夫。

  “是谁?又是怎么提的?”

  “是二伯家那位比我还小一岁的堂妹。也不知她怎么知道我姐有那玩意儿,那天见我姐送的是千里镜,便冷嘲热讽我姐太小气,说明明有更好的东西却舍不得送给爷爷,把我姐给气得脸都绿了都说不出话来。”

  堂妹?冷嘲热讽?

  这种门阀世家中的勾心斗角不知凡几,所以那位堂妹知道钱盼盼手中有手机不稀奇,再知道手机已经成为废物还是不稀奇。以此来让钱盼盼丢脸很正常,钱盼盼无法否认也是正常。

  可这仍旧解释不了钱盼盼是如何得知手机为何是手机的。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寿宴时的钱盼盼还被蒙在鼓里,只知道手机用不了,并不知是因为没电用不了。

  从钱清去曲阿带走他的时间上来看,钱盼盼是寿宴过后才知道手机的奥秘。

  也就是说,那位穿越众是寿宴后才出现,而且肯定是个陌生人,可……跟三房有联系的陌生人,他来这么久都没发现。

  就算不在国公府住,但既然能跟钱盼盼扯上关系,不可能就这么放弃这根大粗腿吧?

  又斟酌了一番,陈亮亮决定放弃这个话题,不仅因为已经问不出什么,也因为再问就会露馅,只能自己慢慢摸索。

  总有一天会把你揪出来!

  他正想着时,钱照又说了起来。

  “你说要与我姐和解……我倒有个好主意。”

  “你说。”陈亮亮似笑非笑回道。

  他才不想与钱盼盼和解,逼他为奴加上倒马桶打扫厕所、还有最近的一个耳光和想他死,哪能说释怀就释怀的?

  不过既然钱照提了出来,那就算再不情愿也得假装情愿。

  钱照嘿嘿一笑,凑到他面前小声道:“我觉着吧,你俩在家里是和解不了的,因为她如今根本不想看到你,只有出去才有可能。

  她一直对青楼很好奇,上次悄悄的跟我说,想哪天化个妆,让我带她去见沁儿。我没敢允,怕被爹娘知道,到时倒霉的是我不是她。

  如今为了你俩豁出去啦,我用帮她散心的名义带她去。去的时候不跟你一起,等到了沁儿那里再碰面。到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不敢甩脸子给你看,你再悄悄跟她好好谈谈,我相信你的口才。”

  陈亮亮无可无不可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行,那你挑个时间。”

  说到此处,二人便打算结束了。可在还未走多远时,只听到钱照猛然回头大声喊了起来。

  “倒是把正事儿给忘了,就是你给我姐念的那两句诗啊,什么在天比翼鸟在地连理枝的,你把整首给写出来。”

  陈亮亮耸了耸肩。

  “这是临时想出来的,没有整首。”

  开玩笑,长恨歌哎,那么长我怎么记得住?而且就算记得也用不了的啊。

  这里哪有什么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咦,对了,他在这里抄诗词抄得不亦乐乎的……为啥没见那位穿越同行抄过?

  就算这人不愿意抄,那他如此大张旗鼓,总该也能反应过来吧?

  然而仍是没动静。

  这究竟是为啥呢?

  ……

  ……

  朱泽一事过了两天后,风波已慢慢平息,陈亮亮又回到了他已经熟悉的生活。

  与钱眼说好的把钱盼盼带到有凤阁的事还未有消息,因为这事儿并不简单,钱盼盼毕竟是一个女儿家,还是钱国公的嫡孙女儿。别的不说,光是钱仪夫妻这一关就无论如何都过不了。

  所以就算钱盼盼无比想去,也得趁着父母的疏忽才能找着机会。

  然后在某才过了中午,陈亮亮正在一边看着二柱浇水、一边晒着太阳磕瓜子时,见到一个很瘦弱、大概十四五岁的黄毛丫头出现在视线中。

  是钱清带过来的,小姑娘看样子很慌张,神情很是悲痛。

  “二哥。”人还未到,悲痛的声音就已到了。

  是来找二柱的。

  陈亮亮站了起来。

  这应该便是二柱那位在家里照顾老娘的妹妹吧?

  二柱姓张,记得二柱说过,其妹好像是叫……张巧妹来着。

  看这模样……是老娘不行了?

  “娘不行了,你快回去见最后一面啊。”

  二柱哇得一声扔掉手中的瓢,然后抱着头、不由分说的飞奔起来。

  陈亮亮轻轻嘶了一声。

  不对啊,他这些日子给了二柱不少钱,二柱也喜滋滋地告诉过他,说是他老娘的病应该没什么问题了,那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想了想后,他一边大呼小叫着“等等我”、一边追向二柱。

  反正闲着无事,跟着看看去吧。二柱太耿直也太孝顺,可别伤心过度,去安慰安慰帮衬帮衬总是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