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壮怀一把、激烈一把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62 2019.07.03 23:20

  没有了老杨的马车是个大问题,总不能靠双腿跑到那个还远在城外的基层派出所。好在这是在方御史家,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片刻后,坐上马车的陈亮亮再次在金陵城中穿梭起来。

  仍是月色皎洁,可已经是万籁俱寂。

  金陵城在大多数夜里是不关城门的,毕竟从地理上来说没有必要。今夜恰好也城门大开,所以出城之路一路畅通。

  ……

  再次见到二柱已经到了子夜,从表面上来看,二柱看起来一切正常,可神情却萎靡到了极点,就连走路都跌跌撞撞。

  才在搀扶下走出门,二柱便蹲到地上,哇得一声大哭起来。

  想折磨一个人还不留下伤痕,办法太多了。

  陈亮亮没有管正哭着的二柱,而是转过身抱了抱拳。

  身后之人名叫李安,今年三十来岁,身材高大,国字脸。便是方自在找来捞二柱之人,同样是一名朝廷官员。

  很显然,这是方自在一派的人。

  能以三十来岁的年纪成为一名朝廷官员,此人之优秀可想而知。

  只是没想到的是,李安竟然大老远的亲自赶了过来。

  “多谢李兄仗义援手,陈某感激不尽。”

  李安摇了摇头,面露苦笑。

  “言重了,你对自在兄说的那番话很在理,并不是该你谢我们,确实是该我们谢你。”

  陈亮亮打了个哈哈。

  方自在这货,怎么这种玩笑话都说?

  不过这也可以说明,他的这番话确实触动了方自在。

  本来就是的嘛,只要你们这些当官的还有为民请命的心,那民众落到这般田地还申冤无门,难道不是你们的责任?

  我没骂你们尸位素餐就算客气的了。

  又交谈了几句,李安便率先离开了。陈亮亮拍着二柱的背,又将二柱扶上了马车,接着马车借着月色缓缓行了起来。

  ……

  “他们……他们说那三角眼被我打到生死未知,说我这次摊上大事了,倾家荡产是轻的,坐一辈子牢乃至被砍头都不是没有可能。”

  ……

  “他们还说这次的事可以不跟我计较,但前提是要我不再追究我娘的事,还得配合他们骗人。我不允,他们就打我。”

  ……

  “用一本书垫着我的身体打,还用毛巾捂着我的口鼻不让呼吸,我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

  “后来又威胁我,说我若不从,那便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搞死我,还拿小妹威胁我,说要把小妹卖到外地的窑子里去。”

  ……

  二柱断断续续的说了很多,虽然都是陈亮亮预料之中的事,但听来仍是很沉重很愤怒。

  一群丧尽天良的畜生!

  “那你最后同意他们了吗?”

  “没有,我娘尸骨还未寒,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让我眛着良心去替他们说话更是不可能,做他娘的大头梦!”

  “那巧妹呢?你打算怎么办?”

  二柱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挠着头不好意思的道:“这不是还有你呢么?我想着你既然已经识破了那些骗子,就不会料不到小妹的危险。虽然没想到你能把我救出来,但我觉得你一定会帮我把小妹照顾好。”

  “你就这么对我有信心?”

  “有啊,连方御史都那么看好你,怎么会没有?”

  “那如果我确实没做到呢?如果那些人把巧妹带到你面前威胁你,你怎么办?”

  二柱愣了愣,随即捂着脸,痛苦说道:“我……我不知道。”

  陈亮亮轻轻叹了一声,拍了拍二柱的肩。

  “现在你出来了,打算怎么做?”

  “我……我还是要为娘讨一个公道,可是……可是……”

  虽然没有说出可是什么,但意思陈亮亮能明白。

  “先不用想太多,暂时先这样。我现在把你送回去,你与巧妹把你娘好生安葬了。估摸着有了李安的出面,那群人不会再拿你和巧妹怎么样,当然前提是你不去惹他们,否则怕是他们不会再抓你,而是直接让你永远开不了口。

  有一句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学乖一点,别轻易着了别人的道,没有足够的本事前要学会隐忍。”

  二柱愣愣着点了点头。

  ……

  送完二柱再次往城里赶时,已经快要到黎明了,他也已经极为疲惫。

  这一夜的劳心劳力可真是够受的。

  然而未来还有更劳心劳力的时候,

  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

  怎么可能!

  那种很空闲很懒散的生活状态要暂时告一段落了。

  在方家时,方自在说还想在未来再谢一次他,说得便是关于这群骗子的事,他已经爽快的接受。

  首要任务,是得把隐在这群人后的始作俑者给查出来。然后得弄明白其的目的,是究竟仅为了钱、还是另有所图。

  若是另有所图,那所图必定不小,便是与他与方自在所分析的、关于民怨沸腾之事。

  这些事朝廷当然可以做,但常言道料敌从宽。如果那始作俑者真是这种目的,那身份肯定不简单,所以朝廷有一举一动其实都落在人家眼里,那还查什么查?

  他是一个没有任何人关注、也不会被人放在眼里的国公府下人,不可能有人知道会有他这么一号人对这种事很上心。加上方自在们很信任他,算得上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也能如此壮怀一把。

  能为正义站一次台,想想就有些小激动。

  人总该有些追求的对不对?

  更何况若把这事儿成功完成,对将来借月光宝盒回家也大有帮助。

  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实月光宝盒在皇家手上,那么想要借月光宝盒,就得跟皇帝打交道。

  你怎么跟皇帝借月光宝盒呢?

  换句话说,你要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跟坐拥天下的皇帝借到这等神器?

  而且应该还不是借,因为宝盒是跟着人走的,那你带走了,就等于让人家永远失去这等神器,毕竟你不可能再回来。

  那就只能让皇家找个信任的人送你回去,如此又涉及到信任的问题了。

  人家怎敢保证把你送回去之后,你不会失出什么歹心思?

  这些都是问题,需要一点一点解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便是你首先得要双手送上足够大、大到能打动人家的利益。

  一个极具战略意义、四通八达的物流网络算一个,为方自在们做些力所能及的、维护江山的事当然也能算一个。

  若还不够,那就再说。

  所以,那就玩吧,搞吧。

  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

  反正劳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