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你猜?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32 2019.06.04 17:01

  郭大自然是个恶人,若你被这等恶人盯上,那么常规手段是不起作用的,你所能做的要么是干脆认输走人、要么是把他彻底弄服。否则他就会像一条藏在暗处的毒蛇,早晚会扑上来狠狠咬上致命的一口。

  让输走人是不可能的,所以……恶人还需恶人磨,这是陈亮亮给郭大之事早就确定的原则。

  他恶,你得比他更恶!

  为此,陈亮亮特地拉着杨胖子,二人在房里密议了很长时间。

  ……

  除开郭大所带来的阴霾、仅从快递本身来看,陈亮亮觉得形势还是很不错的。才刚开业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来寄东西,证明快递在这个时代一样有市场。

  待时间久了后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过不了多久就能盈利。

  很快一天就过去了,第二天仍与前一天一样,天才刚亮,去往金陵的车就已发出。

  一百多里地的路程,放在后世并不远,但在这个时代,你得走上整整一天。毕竟人和牲口都不是机器,不能连轴转,总得有休息的时间。

  郭大昨日临走前曾问过他那两只金球送到的时间,他当时表示若无意外,大概会在第三天上午送到。所以估摸着郭大再次登门的时间应该是在明天。

  肯定会来找茬,因为那两只金球根本就未被装上去往金陵的车上,如今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抽屉里。

  反正你是要以此来讹我,那干吗还要给你送?我吃饱撑的?

  这一天很是平静,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除了接待上门寄东西的客户之外,陈亮亮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人员培训上。

  识字率太低了,不认字可不行。所以不论是谁,只要你在店里、且是在闲着,都得乖乖的来听课。

  他所招来的人大部分都是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只得自己从头做起,做着文字的启蒙工作。

  虽然自己文化也不算高,但教这些人还是绰绰有余。毕竟他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认识一些简单的、工作上需要的字,不会因此犯错误就行。

  像是杨丽,其实原本杨丽识得字也不多,但经过他这一段时间的辅导后,如今已经能帮别人写简单的家书了。

  还有规章制度,不仅需要在实际情况下完善,也需要解疑释义、三令五申。

  又是一日匆匆而过。

  太阳落下,黑暗降临。然后黑暗褪去,阳光再次普照,周而复始,一如过往无数个日日夜夜。

  对陈亮亮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一天。

  因为郭大今天应该要来了,只要一来就意味着摊牌。

  检验他成色的时刻到了。

  如果他连郭大这一关都过不去的话……那还是洗洗睡吧,自觉点、干脆点。

  因为这只是第一关而已,就像是玩游戏,你如果连新手村都出不去,哪还有去刷大小BOSS的资格?

  初始一切如常。

  上午如常,下午也如常。一直到傍晚,“正戏”才终于上演。

  砰得一声。坐在椅子上的陈亮亮抬头看去,只见靠在墙上的门板被郭大狠狠踹了一脚。

  郭大仍是前日的打扮,也仍旧是三人前来。所不同的是,这时的郭大脸色很难看。

  “姓陈的,爷爷那对金球呢?”

  郭大边嚷着边大踏步走了进来。

  陈亮亮便向着店里的其他人挥了挥手。

  “都去后院吧,所有人都去。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露面。”

  有些事,独自一人面对才能没有束缚。

  有些氛围,独自一人才能营造得出来。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陈亮亮向郭大伸出请坐的手,轻描淡写的道:“郭员外何故如此暴戾?须知气大伤身啊,年纪大了,保重身体才是正理。”

  “你……!”又是砰的一声,气急的郭大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

  陈亮亮摸着下巴皱起眉头,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

  “那啥,弱弱问下哈,你这样……手不疼么?我这边是建议您无论怎样都不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呢……”

  ……

  郭大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眼前这小子的可恶。

  他当然知道陈亮亮是在故意激怒自己,不过并不知道陈亮亮为何要这样做,而且看起来也成功了。

  毕竟他已养尊处优很多年,早就习惯了别人的巴结吹捧。如今乍被人戏弄,那股邪火可想而知。

  他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盯着陈亮亮,咬牙切齿道:“敢戏弄你家郭大爷的,你是第一个。相信我,别看你现在叫的欢,将来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咦?郭员外此话怎讲?什么死不死的……如今太平盛世海晏河清,朗朗乾坤之下……我宁愿相信是员外在开玩笑。”

  这句话让郭大慢慢冷静了下来。

  是啊,这可不是数十年前那个兵荒马乱无法无天的时代,就算像他这种恶名在外的凶人,想要找别人麻烦也要师出有名。否则即便是有关系有后台,自己也落不得好。

  除非你真活到不耐烦了,否则想要弄死一个人可不是开玩笑的,必然要有非常周密的准备,还得从长计议,可不能脑子一热把自己给搭进去。

  那现在……仍着落在先前的金球上?就像很多年前自己刚刚出道时那样,慢慢玩,把一个个对手都玩到欲生欲死。

  “小子,爷爷不想跟你废话,我只问你一句,那对金球呢?”

  “这个啊……你觉得呢?”

  “你的意思是……一切都是你故意的?”

  “你猜?”

  “很好,希望你能一直这么硬气,别让我失望。”郭大桀桀怪笑起来,接着扭头向着身后的一名随从大声说道:“这小子吞了你家老爷那对价值连城的金球,可不仅不认账,态度还极其嚣张,三番两次挑衅你家老爷,你们说该怎么办?”

  “老爷向来与人为善,却好心没好报,反遭无良奸商刁难戏弄,天理何在?公序良德何在?小的记得那对金球是老爷花了一万两银子买来的,既然他不认账,那自然是得先把他的店给砸了,账以后慢慢算。”

  “砸了?”郭大与随从的一唱一和倒也挺像模像样。

  “不不,可不能这么便宜他。这样,你回去一趟,多叫些人过来,给你家老爷把这里拆了,借此来警醒我曲阿城的百姓。”

  说完后,郭大还向陈亮亮舔了舔泛着青黑的下唇,表情很是嗜血,还带着些享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