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劳资看你镇南王不爽!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083 2019.06.29 23:35

  若钱盼盼明着拒绝掉朱泽,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便是朱泽就此死心,日后自然是另谋良人,反正钱盼盼从此是过去式。

  那既然钱家没有明着拒绝,也就是说,钱家是不希望这种状况发生的。

  现在拿他陈某人当挡箭牌,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朱泽会死心吗?

  表面上会,但若深究,会发现其实并不会。

  别忘了,他陈某人可是如同狗一般的钱家奴仆,钱盼盼表示自己对家里这个下人有意思,那朱泽会怎么看?

  朱泽会第一时间表示怀疑,毕竟身份地位相差太大,国公府不可能同意,放在任何人眼中,也都会觉得这样的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未来。

  然后朱泽会了解到,上一次钱盼盼躲他去曲阿时,这个陈某人正好在曲阿。之后钱盼盼回京,没过多久,这个陈某人又来到国公府,并且成了三房的下人,而且还是一个极受优待的下人。

  这时朱泽大概会相信了,但只会认为钱盼盼是遭人迷惑一时冲动以及年少不经事,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悟过来。

  所以朱泽不会死心,因为不仅是朱泽,无论是什么人,都不会认为堂堂钱国公的嫡孙女儿会嫁给一个家里的下人。

  怎么可能呢,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所以有了先前的那句话。

  开个条件,然后有多远滚多远。

  言下之意是,做人得有点自知之明,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拿点好处赶紧滚蛋,别打扰劳资好事。

  这是从朱泽的角度上看。若站在国公府的角度上,这个拿他当挡箭牌的计策最大的缺陷是容易让钱盼盼遭人非议,清名上受到影响。不过在非议的另一主角乃是自家下人时,这个缺陷也便不是缺陷。

  难不成你姓陈的还敢大肆宣扬?

  朱泽既然不死心,当然也不会宣扬。

  陈亮亮又四下看了一眼,发现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都被调走了,也就是说,此时发生的一切,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呵呵……

  考虑得真周全!

  特么的好算计。

  到了此时,他当然知道这场戏该怎么演,便是自己扛着朱泽的压力,帮着钱家稳住、先拖下去再说。

  其实若是可以选择,他还真想向朱泽提一个要求,然后有多远滚多远……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钱盼盼或者说钱家,为何要维持着既不同意朱泽、又不想让朱泽死心的局面呢?

  这对钱家有什么好处?

  陈亮亮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桩婚事,要么与感情相关,要么与各种利益相关。很显然,钱盼盼和朱泽之间与感情无关,那就只能是与利益有关。

  所以……

  利益啊!

  这里是钱国公,那里是镇南王,都是权倾天下的门阀世家。从古至今,哪怕是在后世,联姻都一直是门阀世家实现政治目的的重要手段。

  这是不是说明,朱家想要靠联姻拉拢钱家,但钱家暂时不想被拉拢,可又不希望失去将来被拉拢的机会,所以先拖着、能拖一时是一时?

  想到此处,陈亮亮又通过手头的一些信息,联想到一些极为“有趣”之事。

  朝堂之上显然是各种派系林立,方自在肯定是其中一派,虽然不知道是哪一派,但看方自在的举动,应该是国家利益至上派,这也是他最为钦佩的一派。如果他身在朝堂,大概也会是这一派中的一员。

  还有里通外国、只为私利出卖国家的买办派。

  在保罗一事上,方自在在面临买办派的压力时,选择的是来找钱仪做样子,这可以证明钱国公府与这两派不是同路人。

  钱国公府虽未明着拒绝、但也未把同意把钱盼盼嫁给朱泽,加上今天这一出,亦可证明钱国公府与镇南王府仍是不同路。

  那么钱国公府到底是哪一派?

  钱……商人……

  所以,是骑墙派?

  或者说的好听点,叫中立派。

  从这个思路来看,朱泽提亲这个举动很微妙,国公府的应对更加微妙。

  若再想得深一点,还能解释之前的一些不合理现象。

  钱盼盼去曲阿时,用得借口是因为不满意家里的安排,最后大闹了一场。可……你生在这样的门阀世家,哪怕再宠惯你,焉能有你自己做主的份儿?

  若真有必要,怕是就算你再不情愿、再不喜欢朱泽,也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所以,其实上一次所谓的大闹一场,怕不是自家合伙演的一出戏吧?

  这一次朱泽又来了,恰巧家里多了这么个姓陈的下人,便拿了出来再演一出戏?

  难怪钱盼盼说要他猜,也的确是,一个姑娘家怎好启齿这等事?

  可是……你们的设计确实巧妙,但可曾为我考虑过半点?

  我招谁惹谁了?

  镇南王啊,好惹的吗?

  人家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我压到粉身碎骨的啊!

  因为这种无厘头的事惹上这样的人,谁能保证将来不会发生些什么?

  凭什么要我冒这么大的风险?征求过我的意见了吗?

  你们把我当人看了吗?

  不不不,想多了,你根本就不是个人,只是一条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狗,一直都是。

  然而,即便再不情愿、乃至满腹怨气,自己的心里都清楚的很,今儿这朱泽,是必须得得罪的。

  那么,我能不能给自己加点戏?

  既然你们把我当狗,那我这条狗就让你们这些主子哭都哭不出好声来,让你们求仁得仁、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们不是想拖的吗,我偏让你们拖不成!

  生出这种想法并不完全是心里憋着的气,跟镇南王也有非常大的关系。

  镇南王,你告诉我,国朝南大门的撒克逊人是怎么回事?

  显然,你家与方自在们不是同路人,也显然在国家利益一事上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那你想要得到钱国公府这个强援……我若无能为力也就罢了,可既然现在碰着这机会,那问过劳资同不同意先!

  劳资看你镇南王不爽!

  劳资就是要让你两家走不到一块儿!

  “哈哈哈哈……”

  他转过身、先是用一阵轻狂之及的大笑当作回应。

  “小王爷可知陈某为何大笑?”

  “不知也不想知,不想跟你废话,脏了我的耳朵,赶紧开条件滚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