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谁该感谢谁?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225 2019.05.20 10:52

  陈亮亮终于醒了,是被说话声吵醒的。

  睁开眼,发现脑袋有些晕,也有些懵,好一会后才想起自己的经历,然后挣扎坐了起来。

  他是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很暖和,有阳光的味道。脑袋也被包扎了起来。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屋里无人,陈设也很简单,甚至有些寒碜。

  看来是被人救了,那么是被谁救的?是不是行凶者?

  他看了一眼窗外,发现此时应该是靠近傍晚的下午。

  也就是说,自己已经晕了起码接近一天一夜了。

  然后隔壁的说话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杨华,你打的那小子可醒了没?”

  “还没,不过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估计很快就能醒过来。”

  “很好,听二叔的,你下不了手没关系,把他交出来、让二叔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弄死,如此即可一劳永逸的永远解决这个后患!”

  听到此处,陈亮亮的心头一紧,脸也陡然寒了下来。

  听声音,那个叫二叔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而杨华则是一个年轻人,这二人谈论的正是他。

  偷袭他、以及救他的人都是这杨华,可这什么狗屁二叔……这是什么意思?

  要把我弄死?

  为什么?

  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甚至连面都不曾见过,为何如此暴戾?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世界,如此野蛮、如此不讲道理无法无天的么?

  可尽管气极,他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因为此时状态太差,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与砧板上的鱼肉没什么区别,只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杨华身上。

  杨华会怎么选择?

  似乎杨华并不同意,否则也不可能把他带回来救治,直接当场活埋了就是。

  “二叔。”杨华的声音有些大。

  “如果昨晚他死了也就罢了,但并没有,他已经没问题了,很快就会醒过来。二叔为何还执意要弄死他?这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咱们与他连见都未见过,更莫谈过节。”

  “杨华,二叔跟你说过几次了,那小子的身份不简单,若留下他,将来的后果族里承担不起。”

  “二叔总是说他不简单,仅凭衣服就能看出来?我不这么觉得。”

  “你说对了,仅凭衣服还真能看出来。这不怪你,你没见过这种样式的衣服,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二叔见过啊,不仅见过还打过交道,那都是京里真正的权贵之家那些追求特立独行的子弟才穿。你再看他衣服的料子,连二叔都未曾见过,你说这小子简不简单!”

  “二叔,若真是权贵子弟,怎会孤身跑到咱这偏僻小村子?”

  “这谁知道?或许是碰上什么意外了呗,反正这个人肯定不简单,听二叔的没错。”

  “就算……就算他身份不简单,那也不代表他会报复。就算万一报复,偷袭的人是我,也只会报复我而已。杨华保证任何时候都不会牵连到族里半点,我的为人二叔难道信不过?”

  “杨华,二叔知道你的意思。从常理看,咱们只要悉心照料他,事后再给他赔个不是,有很大可能他会既往不咎。可谁能保证他一定不追究?

  还有就算他不追究,那他家里呢?那些权贵的家里复杂无比,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

  你说不会牵连族里,二叔也相信你的为人。但昨晚的事是二叔代表族里指使你们埋伏的,到时上面有人压下来,县里肯定会派人来查,凭你能掩盖得下去?族里怎么办?”

  “二叔,你的疑心病太重了,恕侄儿不敢苟同。”

  “哼,杨华,说来说去,你仍是铁了心要跟二叔对着干?”

  “侄儿不敢,侄儿只是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之人被我害死,要不然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和自责中。”

  “屁!内疚自责能当饭吃?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真不知道你爹娘当初是怎么教的你!”

  “二叔错了,杨华的决定正是源自于爹娘的教导,所以绝不敢违,否则无脸去见九泉之下的爹娘。”

  “你……!好好,那你呢杨丽,你是打算劝劝你哥,还是与你哥一起跟二叔犟着?这是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先想清楚跟我犟的后果再回答。”

  一阵短暂沉默后,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回二叔的话,杨丽只是一个见微识浅的小女子,向来不敢多嘴。不过就此事而言,杨丽支持哥哥,并且为他的决定而骄傲。”

  “你们……!行,你们长大了,翅膀硬了,就当族里养了一对白眼狼,咱们走着瞧!”

  ……

  “哥,你快些去请人去跟二叔说说好话吧,否则真让他把六亩地和驴车都收回去,咱们可怎么办啊?”

  “不去,他要收就收,我就不信咱兄妹有手有脚的还能饿死。”

  “话是没错,若实在要收咱也没办法,可地里现在长着麦子呢,怎么着也得想着把这一季收完吧?”

  “这个……也是,那我找三爷爷去。”

  ……

  随着又一阵脚步声的消失,隔壁的屋子陷入了平静,陈亮亮终于松了一口气。

  逃过一劫了?

  很匪夷所思的一劫啊,仅因为担心概率极小的报复以及被查就要杀人灭口,这比后世那些开车撞了人不救人反而把人碾死的人还狠还毒。

  人心才是这世上最狠毒的东西,比洪水猛兽更可怕。

  他将听到的对话又回想了一遍,然后觉得那狗屎二叔应该是隐藏着某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如此说来,只是暂时逃过一劫?

  正默默想着时,只听吱呀一声,卧室的门开了。

  他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挽着头发、穿着浆洗到发白的衣裙、应该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长相算不上漂亮,许是风吹日晒的缘故,皮肤也不算白皙。但很恬静,有一股温婉贤慧的味道。

  见陈亮亮正在看着她,女子惊喜道:“你……你醒啦。”

  是那个杨丽的声音。

  “你叫杨丽?”

  “啊……你怎么……难道先前二叔……你都听到了?”

  “嗯,我叫陈亮亮,谢谢你哥,也谢谢你,真心的。”

  “不对不对,该我们说对不起才是,要不是我哥太鲁莽,你也不可能落到这个地步。”

  “与对良善的坚持,些许鲁莽造成的意外可以忽略不计,不是吗?”

  “这是……你不打算跟我们计较了吗?”

  “哈哈,有啥可计较的啊,你们长着心,我也长着呢。”

  “这真是……太感谢你了!”杨丽激动的掩着嘴巴,然后鞠了一躬。

  感谢?

  又是谁该感谢谁?

  陈亮亮看着一脸真诚的杨丽,心道为何同样水土养育出的人,区别却这么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